首页穿越之教主难为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十六章 荣归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十六章 荣归

    黎浅浅一行是一起出京的,离京后才分道扬镳,凤老庄主带着义子和两个侄儿回凤家庄,黎浅浅她们则是往莲城去,进了莲城总坛修整几日,顺便帮蓝棠准备嫁妆,然后黎经时带着儿女直奔南城,章朵梨留在莲城总坛,帮蓝棠打理嫁妆。_)读/书/族/小/说.网+_

    章老则和凤老庄主他们回凤家庄去了,说起来,凤家庄迁址好些年了,章老还是头一次来。

    看到庄里许多相熟的人,章老心情可好了,只是一聊起来,不免说到在京城变故里死去的那些人,大伙儿心情难免又低落。

    章老拍拍手,跟他们说起方束青这个祸首的近况,大家才又开心起来,只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可还在京里安享荣华呢!

    想到这儿,章老就坐不住了,跑去找凤公子,凤公子请他坐,命玄衣上茶后,才道,“瑞郡王妃的亲弟东齐九皇子如今已然失势,瑞郡王大概也容她不了几日了。”

    之前忍着她,无非是因为碍于东齐九皇子的权势,他还想借九皇子的势,帮他哥静王一把呢!

    没想到先是杀出个十三皇子,甫回归其声势就直逼九皇子,原本以为九皇子十拿九稳会登上皇位,结果被十三皇子打乱计划不说,最后甚至双双落败在六皇子手里。

    瑞郡王对妻子没有感情,早些年还因妻子的任性胡为,被皇帝申斥,从那之后,夫妻两就是一对搭伙过日子的陌生人,虽然育有一女,但女儿身体不好,一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风寒,就要了她的小命。

    夫妻两本就不睦,唯一的连系就是这个小生命,虽然瑞郡王妃没把这女儿放在心上,她一死,他们夫妻关系就彻底降至冰点,现在六皇子登基为皇,瑞郡王已在蕴酿着和长平公主和离了。

    为何不是休了她?毕竟人家是东齐的公主嘛!总要给东齐太上皇和新帝留点颜面咩!否则朝中那些老古板肯定会死盯着他不放。

    凤公子笑道,“之前把她留在东齐的孩子全收拾了,让她也好好体会一下,失去至亲的痛苦,只是这女人实在凉薄,知道那几个孩子出事,她也不曾回去看望半次,更没派人回去关切。”

    不过就算如此,凤公子他们还是狠狠的收拾了那几个孩子,别看他们年纪小,实则个个手段狠辣,都不是善类。

    就连长平公主前婆婆一家子,虽然心痛和皇室的连系没了,但其实也松了口气,因为长平公主所出的这几个孩子,仗着是长平公主所出,又有得势的舅舅,在家在外都极为嚣张跋扈,他们家里的人都很怕,哪天这几个孩子会闯出他们都无法收拾的大祸来。

    尚主的儿子死了,他的两个儿子一死一失踪,唯一活下来的女儿又成残废,原就泼辣的孙女自受伤后,脾气更加火爆,动不动就拿东西打人,就连祖父母都不曾幸免。

    纵使曾经疼爱这个孩子,怜惜她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娘兄长,自己又成了残废,但再深厚的情份也禁不起如此的消磨。

    长平公主这个女儿,最后还是死了,跟她在南楚的小女儿一样,死于一场风寒。

    凤公子还特地让人把消息送到长平公主跟前,不过长平公主似乎不以为意,仍然纵情声色中。

    也就莫怪瑞郡王想要同她和离。

    “等她和瑞郡王分开后,再来收拾她。”

    凤公子向章老许诺。

    章老点头,他有两个师侄就死在那场变故里。“不知道朵儿她们现在到哪儿了?”

    “她们已经到莲城了,梨姐姐留在总坛帮棠姐儿打理嫁妆。”凤公子道,章老笑着点点头,他拉着凤公子问,“刚刚那两个是老庄主的女儿和女婿?”

    凤公子沉着脸重重点头,章老摸着下巴,“那女孩子可惜了。”

    “怎么说?”

    “她可是习武的好苗子,虽及不上黎教主和你,不过比起棠姐儿,可是强太多了。”可惜得了失心疯,情况时好时坏的。

    蓝海在为她诊治时,因恼她胡涂,用药上难免有所迟疑,便是因此,她的病情才会时好时坏,凤老庄主也知女儿的情况,他不想女儿恢复神智,怕她会承受不了害死他在乎的人,他在意的人已经所剩不多了,他不能让她再毁了他们。

    成亲后的凤乐悠,虽然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较多,但丈夫在侧时,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看着他。

    让凤老庄主稍稍放下心,至少女婿被女儿放在心上了。

    黎浅浅她们这头则是赶往南城,黎老太太已经入土为安,黎大老爷他们得知黎经时一家回来,赶忙从水澜城赶回来,兄弟三人距上次见面,已有多年,那时候,黎老太太还在呢!

    现在,老太太新坟未干,黎经时父子三人立了大功封爵,而且……“这位是……”黎二老爷指着黎令熙,那张脸很眼熟,又有些陌生。

    “二伯父,这是我三哥,我爹他们去东齐办事的时候,和我三哥遇上了,回来时就把我三哥给带回来了。”

    “可你三哥……”不是被老娘给卖了,还交代那人伢子要卖得远远的,卖到小倌馆去啊!

    他看黎浅浅一眼,这丫头说,三弟父子去东齐办事时遇上他,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遇到他?可是看这孩子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小倌馆里的人……

    “我三哥虽然时运不济,被人卖了,不过呢!也算他运气好,在人伢子那时,就被他师父相中然后带回师门去了。”

    黎浅浅笑嘻嘻,黎二老爷就苦哈哈了,他想打探究竟,可是黎浅浅这么一说,叫他不知怎么问下去了。

    他也不想想,黎令熙若真被卖去小倌馆,对黎家来说,难道是件光彩的事不成?黎大老爷有些愧疚的看着黎令熙,神色颇为复杂,良久才道,“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

    他娘那时也不知是那根筋不对,抓了黎令熙就找人卖了他,偏他那时不在,等他接到消息赶回来,孩子已经被卖了,他把南城的人伢子全都找了,却没人接这笔生意,后来还是他娘身边一个小丫鬟,偷偷告诉他,那个人伢子是从邻县过来的,听说此人专做跨国生意,在南楚买了人,带到东齐、西越等国去卖,再从赵国、东齐等地买人回来卖。

    便是因为如此,后来黎漱他们想找黎令熙时,才会这么困难,因为这个人伢子被人杀了,他经手过的资料全都付之一炬,他们只查到,那年他在南楚买了不少孩子,只是还没出南楚,就被东齐来的富商卖走了。

    循线找去,就只查到黎令熙似乎是被富商买回去侍候他儿子。

    等他们和黎令熙相认后,才知道当初黎漱他们查到的消息,原来都是黎令熙故意散布的,为的就是不想让黎漱他们查到他的下落。

    毕竟当时,副门主可是视他为眼中钉,要是让他知道,他还有亲人在南楚,说不定就会被利用来要挟他。

    黎浅浅在旁边看着,心道,怪不得会传出,三哥的主子带他出海去了,扫过黎大老爷夫妻身后的几名女子,嗯,这些都是大房和二房的庶女们,咦,黎净净竟然混在里头。

    黎净净看着她三叔和三位堂兄,心里有些难以形容的感觉,黎浅浅站在他们之间,就像众星拱月,真好,被兄长们疼爱着。

    大房的庶女们跟着黎净净看向黎浅浅,心里不由感叹,都是黎家的女儿,却是命运大不同。

    看看黎浅浅身上穿的衣服,头上插戴的首饰,大房的庶女们不由轻叹,之前黎浅浅也曾送她们衣服和首饰,只是都被黎净净一个人拿走了,想到这儿,众女不由暗暗的瞪了黎净净一眼,黎净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发现姐妹们的视线。

    黎浅浅没多注意她们,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二房庶女身上,二房的庶女们畏畏缩缩的靠在一起,虽然没有嫡母挡在前头了,可是她们也没有底气站出来,只能畏缩的躲在大房庶女们的背后。

    黎浅浅看着她们良久,直到黎大太太开口把叙旧的三兄弟请进客厅去,这些姐妹们才鱼贯离去。

    “看什么?”

    “看她们啊!”黎浅浅摇头,“我才发现,我这些堂姐妹们个个都是美人呢!”黎浅浅转头对黎韶熙道。

    黎韶熙冷哼一声,“其中有几个可不是黎家的女儿。”

    咦?不是黎家的女儿,那是谁家的?

    “二房的主母被处置了?”

    “大概吧!”她对二太太完全不感兴趣。

    黎韶熙笑着伸手揉了揉妹妹的头,“那二房内宅现在是谁当家?”

    “不知道。”

    “让人去查一查,还有大房,掺杂在其中的那几个女人的眼睛里,满满的全是野心。”让人作呕的野心。

    黎韶熙早就料到了,他们兄弟两个身上有着爵位,怕是会有人盯上他们,不,不止他们两,他们两身上的爵位是不世袭,但他们的父亲身上的爵位可是世袭的,他们两有爵位在。

    “我怕她们鬼迷心窍,要是赖上父亲可就不好。”

    黎浅浅歪着脑袋想了下,“你和二哥有爵位,又已成年,在军中有威望,想再立功把一世爵延续下去不难,父亲未必要把爵位传给你们,外人不知三哥回来了,所以她们肯定会想,若能嫁给父亲,娇妻幼子,说不定父亲会把世子位留给小儿子。”

    黎韶熙笑,“就是如此,父亲正当年,再娶也不为过,可是不能让这些野心勃勃的人,利用丧期对父亲做什么。

    黎浅浅和大哥并肩跟在黎大老爷他们身后,小声的交换意见。

    黎令熙内力深厚,不用特意去听,也能把他们两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嘴角微抽,走过来把手搭在妹妹肩头,“妹啊!你可别忘了,你是父亲唯一的女儿,想要攀结上你的男子,只怕不少。”

    黎浅浅闻言眉头微皱,不是吧?她看着眼前的三张脸,忽然有种想弃他们而逃的念头,不想黎韶熙似是看穿她所想,伸手牢牢的抓住她的手,“小妹,你别想逃啊!想走,也得等事情办完,咱们再一道儿走。”

    黎茗熙不知他们几个刚刚在说什么,不过那不妨碍他凑过来帮忙出力,“小妹啊!好歹你也看在咱们兄妹一场的份上,帮我们把难关渡过去再说。”

    黎令熙则道,“小妹的婚事已定,可我们哥儿三个,还有父亲的婚事未决,小妹,你是咱们家唯一的女孩儿,这暗访准嫂子和准继母人品的活儿,可得劳烦你啦!”

    什么啊!喂!

    黎浅浅就这样在三名兄长的簇拥下,进入客厅。

    客厅里黎大老爷看到他们四兄妹进来,不由暗暗叹气,这别人家的孩子啊!再对比一下自家的孩子,真让他羡慕不已,三个高大健壮俊美的儿子,女儿绝美秀妍,左看右看,就是比自家的孩子好上好几倍!

    想到体弱多病的长子,年幼不知事的次子,还有不晓事的黎净净,不对,净净这丫头现在比之前好多了,反倒是妻子变胡涂了。

    暗地里长叹一声,怎么就没有一个是省心的呢!

    二老爷想的没他多,他只想着三弟命好运好,娶的老婆好生养,连生四个儿子啊!还有那个死丫头,记得她是早产的,可是看看人家现在,头好壮壮,四个儿女站在一起,硬是把他家那些女儿们给比下去。

    嫡女庶女一堆有啥用,比不得人家一个儿子啊!想到从妻子身边那些人口中问出来的消息,二老爷就一肚子火,他那好老婆啊!只要大夫说,姨娘肚里怀的可能是儿子,她就想方设法把人肚里的肉给弄没了,他活到这把年纪,膝下没有儿子,都是拜她所赐啊!

    她自己生不出儿子来,还不许别人生,真真是太可恶了!

    黎浅浅完全没想到,他们一家的到来,会让二老爷想这么多。

    “对了,你们父子三人都封了爵?是因何功封的?”黎大老爷让他们坐下后,才问道。

    黎经时看长子一眼,由黎韶熙负责怱悠,就听黎韶熙讲了当初对西越的战事,又讲到去东齐与南楚接壤边界剿匪等事,他口才好,把好几场战役串起来说,竟也没人听出破绽来。

    黎浅浅腹诽大哥是个大忽悠,黎茗熙靠在她耳边道,“反正他们也搞不清楚,大哥说的这些战役,不是发生在赵国与西越边界上,就是南楚和东齐接壤处,他们这些人连京城都没去过吧!”

    “二伯父他们都去过京城的。”

    黎浅浅跟黎茗熙说的同时,也是在提醒黎韶熙,可别得意忘形啦!

    【就爱文学www.9aiwx.com

同类推荐: 飞剑问道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超级学神莽荒纪网游之屠魔霸世幻界大武侠成神风暴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