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稻草人
    司空河极来了,如牧柔柔设计的来了,通过假消息诱骗皇姐派出司空河极,这一步完成,后续的步骤,牧柔柔已经算到。

    眼见司空河极处于高空,禁制范围外不近身,牧柔柔做出一副气息不稳的样子,脸色一阵游移,最后貌似被逼到尽头了,不再顾忌的取出一瓶丹药灌下,当即,紊乱的气息开始趋近于平稳。

    “真的是在平息突破波动吗?”司空河极怀疑的暗道,想到牧芸芸的命令,再联想到牧柔柔真的在她眼皮子底下平息完成,回去以后面对牧芸芸的怒火,司空河极沉下心,面前空间拉开一道口子,一步迈入,出现的地方,正是牧柔柔的面前。

    “得罪了!”身体悬空,右手伸出,一指朝着牧柔柔的点去,指尖凝聚着璀璨夺目的极致光芒,快若闪电的,临到牧柔柔的眉心前。

    在这一时刻,牧柔柔的嘴角微微勾起,对于眼睛没有离开过她脸的司空河极来说,这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瞬间看到,心里咯噔一下。

    “你···下来了!”牧柔柔轻声道,右手凭空一抓,一把白玉骨剑出现,这个武器稻穗见过,曾经面对赵光明的时候用过,用这白玉骨剑和司空河极的手指对了一记。

    轰的一声闷响,牧柔柔左手抱住稻穗一个劲的后退,卸去司空河极打来的力,神识操控着白玉骨剑主动迎向司空河极,右手在储物戒指上一拂,出现了一支断了的角。

    这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角?还是断了的,为了搞到这个东西,牧柔柔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现在,它起作用的时候到了。

    “禁空!开!”一声清喝,牧柔柔举起这支角,用力将那断裂的部位狠狠扎进面前的虚空。

    咔嚓!

    角刺在了虚空,几道细密的裂纹以角的周围开始扩散。

    嗡!

    一圈涟漪震荡开来,朝着八方四面辐射,速度之快,就是司空河极都未能反应过来,这下,司空河极跑不掉了,同样,她牧柔柔和稻穗,也离不开了。

    “三皇女!你这是做何意?”司空河极察觉到空间的异样,慢慢的落地,对于射至面前的白玉骨剑看都不看,挥手一道光幕打出,噼啪声下,白玉骨剑被一层金色锁纹覆盖,无力的掉落在地。

    牧柔柔没有回答司空河极的意向,凑近稻穗耳边低声道:“记住了!等待机会!抓住机会!小心!”

    放下稻穗,牧柔柔一步跨出,闪身冲至司空河极近前,白嫩的手掌携带着阴寒鬼气朝着司空河极拍去。

    从司空河极的角度能清楚看到牧柔柔的手骨,情况不明,司空河极不明白牧柔柔是打的什么主意?

    面对牧柔柔这饱含杀意的一掌,司空河极轻描淡写的又是一指点出,微小的指尖上,不知道汇聚压缩了多少神秘,一眼看去,仿佛浓缩了一个文明。

    嘭!

    对碰的瞬间,牧柔柔浑身巨震,手腕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差一点点就要碎了。

    这是司空河极手下留情,不然全力之下,牧柔柔这整个手都别想再要了。

    濒临粉碎的右手剧痛无比,牧柔柔咬牙,左手掐诀,樱唇微张,一个《煞》字脱口而出,这个煞字不属于这个时代,是古老的晦涩文字,煞字出口,幻化成了阴森可怖的湿寒煞气,迎面笼罩向司空河极。

    面对这一招,司空河极表情不变,破解牧柔柔骨手的那一指,旧力未散,新力又起,调转方向,以不可能的角度来到这个凝成实质的煞字前端,和其对在了一起。

    没有惊天动地的巨响,也没有震天裂地的余波,很平淡的,煞字泯灭,化为虚无,司空河极的那一指,好似将煞字涂抹掉了一般。

    牧柔柔噗的喷出口血,神色萎蔫。

    越是平淡无奇的攻击,越是威力惊人,因为那代表了将全部力内敛,返璞归真,当然事情不能一概而论,有些招数还就是声势代表威力呢。

    “三皇女!再继续下去可就不是简单能收手的了!”

    牧柔柔没有回应司空河极的话,深吸口气,后退,右手一抹嘴角的血,涂在左手的手心里,噼里啪啦的一连串敲打和勾画,一个诡异又凶悍的印呈现,右手用力一拍自己的腹部,喷出一大口血,这口血没有一点一滴的浪费,尽数收聚在左手的那个印中。

    “无极血手印!”司空河极皱眉,连这种消耗寿元来驱使的神通都用了,虽然消耗的寿元不多,就几个月而已,对于元婴期等于九牛一毛,但是这不是问题的根本,而是牧柔柔的态度。

    司空河极不认为牧柔柔是天真到以为能用这种手段就将他杀死的,那么牧柔柔是为了什么?司空河极百思不解。

    “无极···血手···”牧柔柔左手对准司空河极遥遥按去,整个左手化作了血,位于司空河极的上空,凭空具现出了一巨大血手,外形跟牧柔柔的手掌一模一样,手掌中的那个印亦是一样。

    面对这一神通,司空河极没有之前那么的轻松,他取出了一物,那是一个没有头的稻草人,稻草人手里托着一个残破的小碗,像是乞丐,此物的出现,光芒为之一暗。

    牧柔柔瞳孔猛缩,急忙的倒退,心头一松;“果然!”

    事情按照她的预想在进行,无极血手印,分为两个步骤,初始的巨手,击打在目标后爆裂的血滴。

    司空河极有着非常严重的洁癖,牧柔柔动用无极血手印,并不是为了伤到司空河极,纯粹是为了迫使有着严重洁癖的司空河极动用一物,没错,正是那个没有头的稻草人。

    巨大如山的血手犹如天塌了一样的压迫,司空河极眼里流露着不明显的厌恶,轻轻将手中的无头稻草人抛出。

    身材比例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两者接触,血手凝固,其中的血液枯死,印失去了光芒,如山岳的巨手不断缩小,尽数被收进了碗里,那被无头稻草人抓着的残破的小碗,其中好似有着无穷尽的空间一样,填不满,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巨大如山的血手消失了。

    自己的神通被化解,牧柔柔没有丝毫的沮丧,倒不如说,这恰好合了她的心意。

    隐秘的取出那事前准备的血娃娃,拔出娃娃嘴里的塞子,将一枚漆黑的扣子对进去,扭动,血娃娃的眼睛立刻亮起血芒,嘴角咧开,发出渗人的尖笑。

    牧柔柔急也似得将它朝着半空中刚收走血手的无头稻草人丢去。

    血娃娃的眼睛第一个看到的目标,正是无头稻草人。

    一直淡定自若,平静如神的司空河极,见到这血娃娃以后,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面色大变,那是稻穗第一次看到,这个可爱又精致的孩子露出的表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