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一百七十章 厉鬼化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时间过去的不长,连十分钟都没有,但是牧柔柔的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了,特别是显露在外的右腿,看得稻穗都不由的为她感觉到痛。

    没有了皮肤的右腿,血红一片的右腿,没有了脚趾甲的样子,真的和原来那美腿,美脚联系不上啊。

    “稻穗!你怎么过来了!”吞下丹药,牧柔柔急声道;“不是说了吗?你重点就是那一拳!其它的交给我啊!”

    “可是!”

    “听话!虽然没有举行过什么仪式,好歹我也是领你进入修炼之道的人!算是你半个师父了!乖!”

    像是哄小孩一样的说着,牧柔柔勉强站起,往前走了一步,脸色因为痛苦扭曲起来,很果断的,牧柔柔抬起右腿,就单凭着左腿着地,真元破体而出,一个闪烁下,扑向了前方仍为消散的冲击波中。

    “我现在对上化神期!会怎么样?”

    “死!”

    稻穗无言,她学的应龙掌,云雷幻风禁,吃下的恶魔果实,掌握的一身仙法,可以支持她以凝气期的修为硬抗筑基期,这跨越了一个大境界的程度。

    对上在金丹,元婴这两大境界以上的化神期,差距实在是太大,手段和神通,稻穗不欠缺,缺少的是一个,修为。

    沉默,稻穗长呼口气,写轮眼悄然打开,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战斗,右手捏紧拳头,调出老师那一拳的使用次数界面,视窗就在左手的前面,往前一点就可碰到。

    既然在这样的战斗中无法插手,那么,等一下,牧柔柔给她创造的机会来临时,她绝对要抓住,稻穗的精神高度集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战斗地方。

    那边,牧柔柔和司空河极又一次的战在了一起。

    无极!骨践踏!

    司空河极没有受伤,他只是脏了而已,不多,头发上的灰尘,脸蛋上的痕迹,还有衣服上的点点破洞,对于有着严重洁癖的司空河极而言,这是非常难受的。

    不耐烦了,对牧柔柔这样死缠烂打的攻击,不知死活的攻击,司空河极真的是感觉到不耐烦了,不耐烦也没办法,身为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怪,司空河极这点沉稳还是有的,顾全大局,一点不假。

    司空河极已经放弃说话了,因为说了也等于没说,牧柔柔明显没有要回答的样子,还说那么多做什么呢?闲得无聊吗?

    咔嚓!咔嚓!

    断角上的裂纹持续增加,当达到一个地步以后,嘭的破碎。

    司空河极一喜,抬手就要撕开空间离开这里,紧接着看到的一幕让他忍不住一呆。

    断角是破碎了,这没错,问题是,这断角中,居然还有一个小角!小角散发着和那断角同样的色泽和外形,就质量来说,也比断角要坚硬。

    两者间的对比,就好像是年纪老迈,半截身子入土的老者,和正值年轻,正当壮年的大汉,所以呢,禁空效果还在。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奢望到用一支墨角空龙的角就能限制住你吧?呵!”牧柔柔不紧不慢的笑道。

    “什么意思?三皇女!你,到底想干什么?”司空河极脸色阴沉难看,沉声道。

    “干什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牧柔柔眼睛眯起,出手不间断,不停留,招招用尽全力,致命的攻击;“当然是!杀了你啊!”

    司空河极一愣;“等!三皇女!你说什么?”

    他想过很多的可能,很多的理由,万万想不到是这个,话说,牧柔柔凭得是什么啊?元婴后期的修为吗?开玩笑的吧?

    不管司空河极如何荒谬,觉得这个理由很不可靠,牧柔柔的行动,眼神,语气,都在传达着这个信号,她是想要杀他。

    司空河极不是外表不到十岁的小孩子,他是切实存在,生存了两千多年的老怪,化神期的可怖大能,和自己的生命比起来,其它的一切,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暂时放下的。

    比如···不能杀牧柔柔的心。

    心思如电转,司空河极表情平静下来,眼神没有波澜,如死寂的湖泊,轻易拨开牧柔柔的血掌,小巧犹如孩童般的手一下印在牧柔柔的肚腹上。

    噗的,牧柔柔眼珠子突出,大喷鲜血的倒飞出去,没出去多远,身体定格在半空,随着司空河极收手的动作返回,正面又是一掌印在了牧柔柔的腹部。

    牧柔柔身子弯曲成了弓形,眼前模糊一片,直到飞出去砸落地面,一声轰的才是响起。

    展现在稻穗眼前的就是牧柔柔被司空河极拍了一掌,速度太快,真实来说有两掌,在稻穗写轮眼的注视下,只能模糊的看到一掌。

    打伤牧柔柔,司空河极遥遥看了远处的稻穗,沉思了下迈步走出,去往的方向是稻穗,

    若隐若现的直觉告诉他,稻穗很诡异,神秘,让他看不透,如果说牧柔柔真的抱有杀他的心,那么可以给牧柔柔这个心思带去帮助和益处的,这个小狐狸有很大的可能。

    危机感越来越强,司空河极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一旦有丝毫的怀疑和理由,他会果断出手。

    “稻穗!!”牧柔柔艰难的翻身坐起,被血溅到的眼睛虚睁着看向那边,想起妈妈,想起诗乃,牧柔柔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肚皮。

    那里有着司空河极刚才两掌打下残留的小手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肚皮上,在牧柔柔自己流的血的侵染下,浮现出的一个印,那是用朱红色的漆勾勒刻画上去的,是一披头散发的厉鬼。

    “皇姐!我跟你说过的!不要逼我!不可以逼我的啊啊啊啊!”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声音一度惊起了大片的风力呼啸。

    朝着稻穗逼近,要将稻穗毙命于掌下的司空河极闻声情不自禁的回头看去,看到了让他瞳孔缩小的一幕。

    齐颈银色短发疯狂生长,根根倒竖,脸蛋上一条条新生的纹路,眼睛瞳孔不在,眼白不在,成为了血红,单纯的血色,皮肤咕噜噜犹如冒泡的在滚动,啪的,血液爆出,犹如衣服一样的穿戴在身上,

    森寒的鬼气,阴森的煞气,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出现,缭绕在身边,像是缎带一样缠绕在身上。

    “柔!柔!”稻穗呆呆道,认不出这个化身为厉鬼的是牧柔柔。

    话说,牧柔柔不是浩天王朝,三王爷的独生女吗?为什么要修炼这种功法呢?

    用的剑是白玉骨剑,神通也尽是些和血,骨,鬼怪有关的!

    为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