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杀心起
    “嗬···”森寒,让人心,胆俱颤的凄冷声音,身穿血衣,披戴鬼气和煞气,化身为厉鬼的牧柔柔,战斗能力比之原来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超越了元婴后期,超越了元婴大圆满,无限逼近化神初期。

    如此战力,已经能对司空河极造成一点威胁了。

    一点!也仅仅是如此而已。

    无限逼近和真正的化神期,差距仍然是天与地,十几个照面下来,司空河极除了衣服上沾染了些血,和身形略显狼狈以外,其它地方毫发无损。

    而反观牧柔柔,血衣被打爆了大片,鬼气,煞气更是十不存一,右手以一个诡异的扭曲形状弯着,断了。

    无碍,这样严重的伤势,呼吸的时间就可恢复,呲呲的声音响起,牧柔柔被打断的右手恢复,残破的血衣重新出现,套在身上。

    这是在用生命消耗啊,燃烧血液,燃烧真元,燃烧生命,化作那不败的厉鬼,不死的厉鬼。

    一个交锋中,司空河极被牧柔柔以伤换伤的打了一掌,牧柔柔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跟那破布似得甩出去老远,司空河极嘴角溢出一丝浅显的血迹。

    “哼!”怒了,司空河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心口位置,那扎眼的血手印,只感觉脸火辣辣的挂不住。

    碍于牧柔柔皇女的身份,他一直避让着,放水,没有动真格,所用招式无一不是留了七分,只打三分,却不想这牧柔柔得寸进尺,丝毫都不退让的拼死也要打他。

    “三皇女!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吗!”孩童般稚嫩的声音,说出的话带着某种深意,天地间好似冥冥中相应着这句话,发生着波动。

    “嗬···”牧柔柔摇晃着晕乎乎的头,渗人的声音发出,失血过多,且这个状态下,每时每刻消耗的血,真元,寿命都是不菲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还不用吗?”牧柔柔暗暗焦急,据她调查到的情报,司空河极的两个底牌,不算他化神期修为这一点,这两个底牌相当麻烦,难缠。

    已经弄掉了那个无头稻草人,还剩下一个,不把那个给断掉,就没有绝对的保险和把握,稻穗那一拳可以成功。

    牧柔柔心知稻穗的那一拳,对于司空河极只能用一次,也只有一次而已,因为一次之后,司空河极必定会有所防范,再想成功那是难上加难,近乎不可能。

    为了这唯一的一次,牧柔柔务必要做好万全准备,那就是,断去司空河极的这两个底牌。

    想法转瞬即收,牧柔柔速度飞快的扑向司空河极,不要命的疯狂攻击再次展开,采取的是以伤换伤。

    这一次,司空河极没有留手,对着冲至面前的牧柔柔一巴掌甩去。

    嘭!

    空气凝固,气压以一个扭曲成葫芦形状的样式呈现,紧接着,气爆开了。

    轰隆!

    闷雷般的炸响,惊天动地,牧柔柔身体外的血衣顷刻间破碎。

    司空河极这一巴掌扇出去的势硬生生停滞,调转方向,以手背的部位甩在还未来得及倒飞出去的牧柔柔的腰侧。

    咔嚓!

    腰椎断了,粉碎性骨折,只一下,牧柔柔受到了重创,变了音调的痛叫自牧柔柔所在发出。

    “不自量力!元婴和化神,其中的差距!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司空河极淡淡道,无法动用空间,这对化神期来说是个极大的削弱,但是面对的对手是元婴期,这份削弱就等于没有了。

    一步迈出,瞬移的来到牧柔柔面前,连续点出几指。

    噗!噗!噗!

    细小的手指犹如无坚不摧的利器,轻而易举的破开了牧柔柔的皮肤,在她身上打出一个又一个血洞。

    “再怎么天真!也要有个限度!你这个···”

    噗!牧柔柔故意张嘴喷出一大口血,正中近前的司空河极脸蛋,距离太近,司空河极也没料到牧柔柔会如此,被喷了个正着,说到一半的话卡住,后面的内容再也说不出来。

    牧柔柔艰难的半撑起身体,被血沾染到看不清她本来面貌的脸抬起,虚睁着眼睛,断断续续道;“老怪物!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你今天死在这里的结果!”

    司空河极呆了,刺鼻的血腥味,脸蛋上沾染的血,那污秽的血,一层鸡皮疙瘩浮现,直冲身体内外,不堪,不适,不爽,好难受。

    啪!嫩白小手抬起,挡住了牧柔柔打来的一拳,司空河极面色冷漠至极,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看来!三皇女是真的在找死了!”

    可以的话他真不想以这样的形势杀掉牧柔柔,可以的话,他很不愿意,但是,跟他自己的生命比起来,这一丝不愿意,就不算什么了!

    挡住牧柔柔拳头的小手骤然捏紧,咔嚓,捏碎了牧柔柔的手骨。

    “明年的今天!我会去你的坟前上一炷香的!”

    一脚踢在牧柔柔的肚腹上,将牧柔柔踢出去老远,司空河极擦拭掉脸上的血迹,用手巾清理掉,整理着自己的形象,一番动作下来,司空河极目光重新落在远处牧柔柔的身上。

    牧柔柔软趴趴的站在那里,跌跌撞撞的朝着他这边走来,竟是还要战斗。

    司空河极已经不想再继续了,杀心起。

    寻常神通,杀掉牧柔柔会很难看的,溅射的血还会弄脏他,考虑到这点,司空河极有了定计,在稻穗呆滞,牧柔柔眼睛瞪大的注视下,两手抬起过头顶,抓住头皮。

    撕拉!

    以那个位置的皮被剥下,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司空河极居然把他的皮给剥了!就是一个头,剥到脖子的位置停下。

    里面的骨头上爬满了蛆和虫,不,确切的说,蛆和虫就是司空河极的头骨。

    在依稀的大脑里,能看到一只人面蜘蛛倒吊着在那里,面孔是一个丑陋无比的老者,这只人面蜘蛛眼神泛着冷意的看着牧柔柔,从尾端吐出一截丝。

    丝的颜色是由红,紫,黑,朱红色,墨绿色这五种颜色组成,丝不长,也就四分之一筷子的程度,这截丝的出现,带来了异样的荒诞气息,未用,死亡的阴影已然笼罩在了牧柔柔,稻穗的心头。

    稻穗心寒身冷,全身上下,内外,传达着快跑,逃离的意思。

    比起稻穗,牧柔柔的不同,眼里那不明显的喜色,特别是见到这截丝的出现。

    牧柔柔等待的那个底牌,司空河极动用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3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