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谁算计谁?
    “哈!哈!哈!”稻穗浑身冷汗淋漓,衣服,裙子,袜子,全部被汗打湿,生平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就是曾经的赵光明,也不曾经历过这等情况。

    “真的是!无论说多少遍你都不会乖乖听话!唉!”牧柔柔无奈的苦笑道,对于稻穗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头来救她,牧柔柔心里暖暖的,很受用,只是啊,帮倒忙吗?

    也不能这么说,多亏了稻穗刚才争取的这点时间,让她的意识恢复了不少,她没有稻穗的仙法,无印自愈,距离最近的受到了冲击,思维差点崩溃掉。

    “那个增强我力量的祭祀能力还有吗?”抬头看着前方正在靠近的司空河极,牧柔柔传音道,稻穗的十倍增幅,能让她达到伪化神期的程度。

    “没了!为了救诗乃大大,我把能量都用完了!”

    正是如此,帝国文明里的金币是属于绝版的,不能用普通金币代替,只能从其中的金库里产生,为了诗乃,不得已花掉,如果有那个在,这次的战斗或许会轻松很多。

    “是吗?”牧柔柔还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次听见,暗叹,这也就属于没办法的事情了,换作她当时在场,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样的,因为诗乃。

    “算了!反正没了那两件东西,他的麻烦程度小了很多!咳!”说着说着,喷出口血,牧柔柔淡定的伸手擦掉,她淡定,稻穗淡定不了啊。

    “喂喂!没问题吗?你伤得很重哎,不会这一战打完,你也差不多快挂了吧?”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其中有着真正的担心。

    “不会!只要我没死,不管多重的伤都能治好!恢复过来!”

    浩天王朝,三王爷的独生女,下一任女帝继承人候选之一,这样的身份,造就了牧柔柔可以动用非常庞大的资源,特别是这样的资源还是花费在她的身体上,那就更没问题了,

    对话持续不了多久,牧柔柔取出一个九层的玻璃塔,拆开成三段,变成了三个三层的玻璃塔,按照三才的方位摆放在稻穗的身外,最后是一面小旗子。

    “待在这里很安全!接下来要注意了,随时随地的!机会只有一次!”传音告知这些,牧柔柔退出了这个玻璃塔的阵法外,从外部开启了这一阵法,朝着稻穗微微一笑,接着眼神一变,进入厉鬼化。

    全身的皮肤爆开,血液喷涌,没有洒落在地上,而是形成了血衣穿戴在牧柔柔的身上。

    之前被司空河极洞穿的锁骨,早在厉鬼化的状态下恢复,消耗的寿命,气血,看样子牧柔柔并没放在心上,还是那句话,只要不死,不管多重的伤,她都有信心可以恢复。

    哈出一口阴冷的寒气,牧柔柔扭头,血红一片的双眼,没有瞳孔的聚焦,看着司空河极,短暂的沉寂。

    轰!

    消失了,眨眼间牧柔柔消失在了这里,司空河极也是,从远处的轰炸碰撞声告诉着稻穗,两人的位置在哪里?

    度太快,三勾玉写轮眼只能勉强看到残影。

    牧柔柔这下是彻底拼命了,和之前的拼命不同,那时,因为顾虑着司空河极的两件至宝,两个底牌,牧柔柔留着手,没敢太钻入,现在不一样,已经明确的断定了司空河极的两个底牌没了,牧柔柔可以无所顾忌,不用担忧和烦恼的拼命。

    人皮面具吃掉了五色丝,它自己也被五色丝轰掉了三分之二的部分,短时间内是别想再用了,不碍事,牧柔柔准备人皮面具,为的就是克制司空河极的五色丝,其它多余的功效,牧柔柔没有考虑。

    牧柔柔悍不畏死的采取着极其类似自杀式的攻击,对于司空河极打来的神通手段,只要不是致命伤,那么就不会去躲,硬撑着,为的是能打到司空河极,就是这样疯狂的进攻方式。

    司空河极的形象那是完全没有了,由蛆和虫构成的头骨,在人皮面具和五色丝的交锋中被震死大半,现在就一个残缺的头骨在那,还有头骨中,脑子里,那依稀能看到的人面蜘蛛。

    形象方面看不过去,战斗方式却是比之牧柔柔要潇洒和轻松很多,轻巧的几指点出,总能在牧柔柔的身上打出一个又一个血洞。

    短短十几息时间,从半空爆出的血水好似雨点落下,其中大部分是牧柔柔的,少部分是司空河极的。

    司空河极没有给牧柔柔嗑药的空隙,不给她停歇的机会,出手控制在就要弄死牧柔柔,又差那么一点点的层面,一次两次是偶然,那么三次四次,十几次呢,也是偶然吗?

    咔嚓!牧柔柔的手骨又一次被打碎,又?已经不知道碎了多少次了,战斗的地点在牧柔柔细心控制下,一直围绕在稻穗的附近。

    “就是现在!”突然,牧柔柔眼前一亮,喷出口血,双手合并将这口血拍住,掐诀,在承受了司空河极隔空点来的几指,不顾疼痛,双手猛地按在地上。

    嗡!

    一阵奇妙的血煞之光冲天而起。

    “什么?”司空河极皱眉,低头看去,是阵法,构成阵的根本,是那些牧柔柔战斗过程中,洒落的血,杂乱无章的血,在此刻竟然形成了一个阵。

    “给我死吧!”牧柔柔得胜的笑道,一条条血触手从阵中爆射,眨眼间缠绕住司空河极,血触手上有着无数的嘴,吸盘,一经缠住目标,立马开吸,阵中响彻着司空河极痛苦的嘶吼声。

    啪!牧柔柔的肩膀上被一只小手按住。

    “三皇女!那么明显的阵法布置,是想要骗过谁呢?”阴阳怪气的说着,司空河极手慢慢收紧,牧柔柔的肩胛骨,连同那附近的骨骼齐齐碎裂,疼痛让牧柔柔出闷哼。

    “呵!那些我当然知道了!不这样,怎么能让你,主动的抓住我!靠近我呢!”牧柔柔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转过去看着司空河极,冷笑道。

    没有去看阵法中的那个虚影布偶,牧柔柔的身上爆出大片血刺。

    噗嗤噗嗤!

    司空河极猝不及防的被扎出无数个血窟窿。

    嘭!司空河极的身体崩溃了。

    “所以说!你还是太嫩了啊!”在牧柔柔一招用完,亏空虚弱的空隙,那只人面蜘蛛不知从何出现,趴在牧柔柔的脖颈后,阴森森的笑着,张口咬下,毒液注入。

    牧柔柔怔住,僵住,肤色变成了苍白,眉毛,头,全部化作了没有生机的苍白。

    “哈!”虚弱的哈了口气,牧柔柔笑了;“等!等的···就是你!”控制着体内被那毒液沾染过的血液,所有的汇聚起来,在脖颈后,也即是人面蜘蛛的位置。

    “血爆!”

    嗡!

    轰隆!

    刺目的火光炸裂。

    到底是谁在算计谁?稻穗眼花缭乱的分不清了。

    在这爆破下,汹涌澎湃的能量四溢扩散,一声极其虚弱,弱到将近听不到的声音响起;“稻穗···”

    处于阵中瞪目结舌看着外面展和变化的稻穗精神一振。

    可以了吗?来了吗?那唯一的机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