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七鳃鳗
    噗呲!

    干净利落的一个挥手。

    人分离,头在划过一个抛物线后滚落在地,接着是没了头的身体,摇摇晃晃间扑倒。

    展现在面前的是如此一幕,没有人能解释生了什么?

    扎克,十名预先埋伏在这的壮汉,不,现在变成九名了,如果只是这样,最多让大家莫名其妙,带着些恐惧罢了,但,当从那具尸体中流淌出的血抽出,自动在不高的半空形成一个血球时,一切,已经明朗。

    “魔法吟唱者!”壮汉中响起了这样的惊呼。

    “你们是这么认为的吗?”随手解决了一个率先上前,打算触碰她,冒犯她的男人,夏提雅听到这样的惊呼声,眼睛微闪,不需要得到回答,从众人的表情可以得知,是的,一时间,夏提雅兴趣缺缺。

    魔法吟唱者是一个统称,其中细分为魔力系,信仰系等,如信仰系的职业是神官,教国中的主流职业,魔力系的秘术师,妖术师,魔法师,

    其它还有巫女,吟游诗人,符术师,这些的统称是魔法吟唱者。

    以常理和常识来说,遭遇到魔法吟唱者,且见到对方出手的情况下,会立刻分辨和判断,或者猜测出对方是什么系别,以此来提醒同伴,一个也好,全部也罢。

    面前这些人中,没有一个出这种提醒,只以一个魔法吟唱者来描述,也就是说,这些人是没有任何魔法基础的家伙,是属于只要看到莫名其妙的景象,就会认为那是魔法的人。

    无趣,级无趣。

    “夏提雅。”

    “是!有什么吩咐?小鬼大人!”听到身后的马车内响起了呼唤她的声音,夏提雅马上转身恭敬道,丝毫没将马车外那些人放在心上。

    以常识而论,将后背暴露在敌人面前,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只是此常理,并不适用于实力达到此世之巅的夏提雅。

    距离最近的两名壮汉看到夏提雅的这个动作,干的就是刀口舔血的工作,生死攸关之际,抓不住稍纵即逝的机会那是活该找死,大喝着,冲上去,抓在手里的剑从两个方向对准夏提雅砍去。

    两人没有神秘之力,没有学过魔法,没有武术,若是说有什么可取之处,从生死战斗中掌握到的杀人技术应该是唯一的了。

    另外是那出平常人的体格,壮硕的他们挥动手中剑,可以轻松砍断杯口那么粗的木桩。

    魔法吟唱者,注重的是魔法,对身体素质不甚擅长,这些常识是众所周知的,不需要去学习也会了解一些,换句话说,魔法吟唱者一旦被近身,会非常麻烦。

    两人动作迅,杀伐果断,一出手就是势不可挡的杀招,若是真的成功,那么夏提雅娇小的身躯将会被分成三份。

    嘭嘭两下气爆声,因为间隔极短,实力不够,眼力和耳力不够的人只能听见一下。

    冲至夏提雅身后,举剑即将砍中夏提雅的那两个男人,倒飞出去,在飞出不到三米的位置,身体膨胀,宛如在充气的气球。

    爆炸了,粉身碎骨的炸裂,掺杂着血的肉末,散着异样白色,不知道是骨粉末还是脑浆,这些异物溅射,唯独没有洒到马车上。

    生了什么?

    死一般,诡异的寂静,大脑停止思考,浑身血液凝固,双脚像是灌了铅的抬不起来。

    谁都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那是夏提雅不耐烦,背对着两人快踢出的两脚,远远出了众人的动态视力。

    “很抱歉!被这些家伙打断您的话,小鬼大人!”夏提雅万分抱歉的道。

    “不!没事,不用在意!”

    “怎么可以!小鬼大人,您的一切就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怎么可以任由这样被冒犯!被打断,不可原谅!”夏提雅抬起脸来,忠诚又认真的看着稻穗;“可以稍微等一下吗?属下去惩治这些无礼之人!”

    以稻穗的立场来说,只是话被打断而已,不算什么事,甚至都不能说是事。

    可这在夏提雅的眼里却不同。

    无上至尊在纳萨力克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利,更是一个信仰。

    举个例子,明明是白,若无上至尊开口,将之定义为黑,那么所有人,包括夏提雅,赛巴斯,索留香,会毫不犹豫的那么认定。

    扭转事实,歪曲真理。

    对npc而言,无上至尊即是真理,即是道路,即是正确。

    即使如夏提雅这样的楼层守护者,也不是每时每刻都能见到无上至尊,现在和无上至尊,小鬼大人一起的日子,每天每时每分每秒,在夏提雅眼中都极为重要。

    试问,就在这样的,小鬼大人即将对她说话之际,出现打断的因素,夏提雅能保持如此的稳定,没有爆,已经是非常值得惊讶的了。

    稻穗面无表情,无法做表情,这面瘫属性挺有帮助的,稻穗暂时不打算取消。

    眼看夏提雅很是认真的提出这个要求,再看看赛巴斯,索留香,两位显然是和夏提雅一个意思,稻穗心里捂脸,她只是想说她有办法能从这些人口中问出情报,一个幻术下去就能搞定,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额!咳,好吧,夏提雅!那就交给你了!”

    得到允许,夏提雅轻轻点头,转过身去,鲜红似得眼眸里释放着粘稠到仿佛要滴出来的血一样,没有特定的去看某人,但所有被夏提雅眼睛映入的人,统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眼睛瞪大,惊恐的站在原地。

    一个人是例外,扎克,他是稻穗指名赐给索留香的,夏提雅没有动他。

    嗡!

    身影一晃,一秒,残影都未能出现,除了那名头头,被夏提雅判定为知道些什么情报的家伙没有死,其它人全部毙命。

    夏提雅的手指,指甲上,残留着的点点血迹,在她甩手的动作下什么都没留下。

    走向那个头头,形态转变,可怖,吓人,甚至带着点恶心的真祖本体,七鳃鳗。

    那名头头,扎克,喉咙因为恐惧而鼓动着,身体失去控制力,多亏如此,不然会吐,或者因为极致的害怕而咬掉自己的舌头。

    呲!

    一个壮汉的血,在夏提雅真实的本体面前,瞬间被吸干,沦为仆役的他,将失去自我。

    简短的问了几个问题,确定此人的价值压榨干净以后,处死。

    等到夏提雅回到马车上时,她再度变回了美丽外表,可爱,美丽,漂亮,仿佛什么都没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