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二百七十章 概念为恶的恐怖存在
    近乎不会感到疼痛,但是,那种被重物击打所带来的压迫仍然会让依比鲁艾下意识的叫出声来,这是意识的反应,不关乎别的因素。

    格格兰,缇亚在看到那个黏在依比鲁艾后背的家伙离开时就大感不妙,奈何力用的太大,且两人为了逼开那个家伙俱是用的全力,也就没了收手的可能。

    劲力用出,产生的反作用力震的两女倒飞出去,依比鲁艾最惨,地面被打的下陷,她则是整个人被打的扎了进去,就像是镶嵌在地板上的壁画一样。

    “可恶!”怒骂着,不敢停留,急忙挣扎着跳起,抓住两名同伴到了远一些的安全位置。

    当再转头看过去时,就在她刚才的那个位置,手持尖锐暗杀利刃,半蹲在那的身影慢悠悠,不失优雅的站起,手中利刃上还沾染着血,被其递到自己面前,伸出舌头舔掉,挑不出任何缺点和瑕疵的脸庞。

    在依比鲁艾的认知中,拥有那等美妙的人也是不多见,可以比拟黄金公主的相貌,称之为黄金的绝美女子。

    不是人,依比鲁艾这般确定,是因为之前对方缠绕着她的时候,那种身体化成粘液的感觉,人类不具备那等力量,再变异的人类也不至于能成为那种形态。

    “馁,为什么你不出可爱的惨叫呢?被捅了要害那么多下,就只是很寻常的叫了几下,根本就不能算是惨叫啊?”

    具有奇异力量的音调出自这个突然出现,没有任何征兆,偷袭她的女人,依比鲁艾目光先后扫在这两个家伙身上,判断着敌我双方的强弱。

    “遗憾,我并没有多少痛这个感觉!就算你再怎么样,也很难出你所期待的惨叫了!”

    “是吗?那还真的是非常遗憾,可惜呢!”

    性格扭曲的怪物,依比鲁艾给这个女人打上了这一标签。

    “既然你不行的话,在你旁边那两位应该可以吧?”金黄色,非常耀眼的卷,暗杀手段,隐匿技巧高的美女意有所指的笑道。

    依比鲁艾不着痕迹的挡在两名同伴身前,面具下的脸色变幻不定。

    要在这两位强弱不明的怪物面前带着同伴撤退,很难完成,那个使用虫子的小女孩倒是不足为虑,单独是那位的话,她有很大把握可以拿下,可这行踪诡异,度极快,又相当擅长隐匿气息的女人,非常棘手。

    撤退战不行,那么就只有···

    思索完毕,决定产生,依比鲁艾当先朝着对面那两位冲去,魔法准备就绪。

    “艾多玛!”索琉香简短的呼唤了声,和依比鲁艾硬拼了一记,接着在艾多玛和依比鲁艾的正面交锋中,悄然隐匿了身形,气息,身影,统统消失不见。

    依比鲁艾暗啐,加大对周围的感知,各种抗性的加持,以之前的经历,依比鲁艾重点关注的方位是身后,其次是上面,再后是下面。

    注意力的分散,带来的影响是致命的,砰砰砰,身上硬生生的挨了艾多玛好几下,尽管不怎么痛,也没有多少痛这个感观,但是,身体非常不妙。

    噗呲!

    “啊啊!”远处,响起了惨叫声,依比鲁艾定睛看去,那个金黄色卷的美女正蹲在那边,一手压迫着缇亚,一手持着利刃,在缇亚的手上刺入,拔出,重复着这个动作。

    “什!”依比鲁艾惊,硬接了艾多玛的一下,借着惯性的力飞向那边,蕴含着,准备就是给索琉香的魔法照着她甩去,索琉香呵的笑了声,不急不缓的退开。

    “缇亚!没事吧!喂!”

    “嘶!没事,只是好痛啊!那个家伙!”缇亚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看到缇亚的右手,依比鲁艾沉默了,血肉模糊,就好像是绞肉一样的,尽管知道可以用魔法治疗,可以恢复,连死也可以复活,但,但是···

    “不可原谅!你们,居然敢欺负我的同伴!”

    “哎呀,生气了吗?气势是蛮高的,但是,对于侍奉于伟大至尊们而被创造的我们,你又能做什么呢?”淡笑优雅中,不失小看和轻蔑,以索琉香的姿态,那丝轻蔑非常小,人们看到的,只是她高雅端庄的大小姐模样。

    战斗,比之刚才要更加激烈的战斗再次打响,艾多玛的正面主攻,索琉香的暗杀补刀,每一次出现,都会在依比鲁艾身上留下或多或少的伤痕。

    “该死!魔物居然会组队,联手攻击!有没有搞错啊!”依比鲁艾气愤又抓狂的暗道,她体会到了曾经被她们讨伐的那些怪物,魔物的心情了。

    处处受到限制,招式挥不出应该有的威力,还老被打,不是临时组成的队伍,而是经验非常老道的,索琉香,艾多玛,两女的配合称得上是天衣无缝,仿佛她们彼此深刻互相了解着对方。

    嘭!

    娇小的身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抛飞出去,翻滚着砸在一片废墟中。

    依比鲁艾撑开身上的碎石,想要升空,占据高处,她的职业是魔力系,远程攻击魔法才是她的主业,这没有同伴给她创造机会,单打独斗实在是太亏了。

    嗡!

    刚升到不足两米。

    “呵!要逃跑吗?下来吧!”是索琉香,明知道对方的擅长点是什么,哪里还会给其机会呢?拖拽住依比鲁艾的脚踝,将之拉扯下来,重重摔在废墟上。

    会败,再这样继续下去,会败,依比鲁艾迫切的感觉到了这点,可是能做什么呢?要是格格兰没有受伤,缇亚也还能行动,有两女的协助,她的魔法就能挥出最大效果,不至于像是现在这样,单方面的被动挨打。

    “呜呜!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嘭!

    又一次在艾多玛,索琉香的夹击下被打飞,依比鲁艾无言的暗道。

    未等她站起,迎接那没有停留,也不会停歇的连击,一股让她从灵魂到身体都为之颤栗的恐惧袭来。

    “咿呀!”自口中泄露出的悲鸣,惊呼,依比鲁艾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好像暗了下来,浑身僵硬到动弹困难的地步。

    打颤的牙齿,瞪到最大的眼睛,看向那给她带来末日一般恐怖绝望的位置。

    一个全新的身影站在那里,本来联手攻击她的那两个奇怪的女仆在这位面前停止了行动,安静的站在一旁。

    依比鲁艾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那让她陷入苦战的艾多玛,索琉香了,而是全部放在了这位新出现的存在身上。

    身穿南国特有的一种名为西服的服装,戴着面具,身后露出的尾巴可以确定其不是人,未曾说话,只是形象,气质,无一不传导着绅士这样的概念。

    依比鲁艾生存至今有两百五十多年,见过数不清,形形色色的强者,从未有过如面前这位给她的感觉。

    恶!仿佛存在本身就代表了恶这一概念。

    从头到脚,从身到心,在向着依比鲁艾传达着逃这一情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