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晚了
    眼睛无法看穿的高速度,稻穗是怎么做到完美阻挡的呢?

    这个说来其实也简单,战斗直感,也可称呼为战斗意识。

    眼睛看到,传达至大脑,再由大脑下达指令,身体执行,这一过程所需要的时间极短,却也是需要时间的,如果真要这样战斗,多少条命都不够死。

    电脑键盘打字,时间久了以后可以实现盲打,眼睛不看键盘,只是手摸上去,自然而然就可以完成了,这是长时间沉浸在打字的人群可以掌握的技巧。

    乒乓球,在初学者眼中,需要眼睛去时刻辨认球的轨迹,然后身体跟着展开动作。

    而对于熟练的人而言,凭借着那一手感和预判,几乎是到了身体快过大脑思考的程度,你大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打下一球的时候,身体已经下意识的动了,这是长期钻研乒乓球的人可以掌握的技巧。<i></i>

    每一行,每一道,都有着其中的规则,熟能生巧这句话并不是一句空话,战斗同样如此,当长期沉浸在战斗中,生死战斗中,会自然而然的锤炼出属于自己的战斗直感。

    生搬硬套的学自书本上的武功,招式,远远没有这种实打实的战斗直感来的厉害,重要,乱拳打死老师傅,不按规矩出拳,也是等同于另类的无招胜有招。

    稻穗现在正是这一状态。

    这得益于系统中,战斗场里,那来自于二次元世界中的各路高手,强者的实战,将稻穗的心思,意念,神识,完全糅合起来。

    纵使是神识无法捕捉到的超高速,凭着那在无数次生死战斗中锻炼出的冥冥中的一丝战斗直感,仍然可以恰到好处的做出应对。<i></i>

    嘭嘭嘭嘭嘭!轰轰!咚!啪!轰隆!

    稻穗的胳膊,腿,俱覆盖上了液化后的求道玉保护,抓在手中的两根棒子挥动间,和张胜的拳掌进行激烈碰撞。

    张胜越打越急躁,面对一个金丹期的小鬼,迟迟无法拿下,还打的有声有色,这已经是在打他的脸了,心知急躁不得,赶紧稳定下心绪,越是着急,就越要保持冷静。

    超过两米的大汉张胜,和在他面前跟小不点似得稻穗,在周围人看来,根本打不起来,没有可看点的战斗,居然打的这么激烈,那些眼力毒辣的,很快就看出了稻穗的蹊跷。

    “什么!皇爷爷,你是说,致使她做到这一切的,是战斗意识?”牧芸芸听到皇爷爷的解释,错愕中感觉到荒唐。<i></i>

    连牧柔柔,元婴后期的修为都感觉到张胜的棘手,何况是才不过堪堪的,刚突破元婴期不久的她,对上张胜,绝对是被秒的后果,稻穗的修为做不得假,实实在在的金丹二层。

    “呵呵呵!很有趣的小家伙,以那般丰富的战斗经验,必须是常年投入到生死战斗中才可掌握的,无法通过书籍,秘籍学会的技巧,实在是很奇怪啊!”皇一脸意味深长的笑着。

    牧柔柔哪里不知道皇爷爷指的是什么?赶紧开口辩解道;“皇爷爷!误会了,她的骨龄确实是十二岁没错!而且,灵魂和身体的契合度是完美的百分百,不是夺舍造成的!”

    “哦?这倒是奇怪了?”皇没想到自己这孙女还知道那个小女孩的事情,讶异中不解道,既然不是欺瞒了实际年龄,又不是夺舍,那么,难道是?<i></i>

    “上辈子,或者是久远之前的记忆复苏了吗?”

    牧芸芸竖起耳朵倾听。

    “这一例子很少,却不代表没有,上辈子,或者上上辈子,甚至更久之前,经过千载,万载而不灭的记忆苏醒,这种情况造成的结果是,虽然本身修为境界不怎么样,但是心境上,战斗经验,战斗意识上,却是老练到匪夷所思!”

    皇摩挲着下巴,低声自语道;“既然身体年龄是十二岁,又未被夺舍,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她的前代记忆苏醒了,这就好像是带着记忆重生一样,一直到重回前代的巅峰之前,都不会遇到心境上的瓶颈,水到渠成!”

    牧芸芸若有所思。

    牧柔柔则是更加恍然大悟,这个事情她曾经就看到过,在见到稻穗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联系后,理所当然的想到了这个。<i></i>

    稻穗的前世,或者更久远之前,不能否认不是远古时代的大能,也只有这样,才能说明稻穗为什么能驱使纳萨力克那些可怕的异型生命。

    “张胜,修为是极好的!可是对上经验老道的家伙时,鹿死谁手就未可知了!”

    广场边缘的其它参与者目不转睛的注视,外围观众们的窃窃私语,网络弹幕战,这些外物丝毫无法干涉到战局。

    长达三分钟的极速碰撞,硬拼,眼看久攻不下,张胜眼中杀机一闪而逝,动作忽然慢了下来,到了眼睛能看到的地步,这是错觉,极快的速度带来的空间扭曲,给眼睛造成的错觉。

    稻穗心下一跳,堪堪的结了一个印,接着呼吸一窒,张胜整个人如同一座大山瞬间由身前转移到她身后,全身劲力凝聚在右手上,拳头化掌,很结实的印在了稻穗的后背正中间。

    气氛静止了那么一瞬。

    轰!

    闷雷般的炸响轰然爆发,稻穗整个人激射出去,在地上翻滚了数十下,一直滚到了广场的边缘,撞断围栏飞出,砸在了路旁的树木乱堆中。

    “呼!”张胜呼了口气,脸色无喜无悲,收手而立。

    全场寂静。

    “胜儿!小心啊啊啊!”突然,场外一声惊天的大吼,如排山倒海的盖过了所有的声音。

    “晚了···”一声轻念,响起在张胜身后,紧接着,噗呲!后背一疼,什么东西刺进来了,给他穿了个透心凉。

    “呃呃!”张胜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眼那根贯穿了他身体的棒子,再艰难的抬头看向远处,那被他一掌打的那么远的小女孩,哪里还有什么女孩呢?那分明是一个小玩偶嘛。

    呼吸艰难,大口,贪婪的喘息着,用手想要捂住鲜血,想要做出补救,来不及了,就那么直挺挺的往前,扑倒在地,眼睛睁的大大的。

    到死,张胜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对方在他身后,他会感觉不到,就连对方说出晚了这两个字,他都仍然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

    这个黑色的棒子又是什么?他千锤百炼的身体在棒子面前,脆弱的跟豆腐一样。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这就造成了他的,死不瞑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