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决定
    好痛苦,痛不欲生,难受,痒,仿佛无数只虫子在撕咬,躺着的地方像是蛆,盖在身上的被子好似蝗虫,度日如年不足以形容现在的牧芸芸。

    “还要继续坚持吗?你这个让人恶心的家伙,杀了牧柔柔你就可以解脱了!杀了她,你就能脱离这个痛楚了,还需要犹豫吗?”

    趴伏在柔软宽大的公主床上,像是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牧芸芸身体痉挛般的颤抖,从侧面可以看到她那惨白的脸色。

    “杀了牧柔柔就好了!”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想解脱吗?想自由吗?想摆脱掉我吗?杀了牧柔柔,杀了她就可以了!”如念咒的恶意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怎么办?

    牧芸芸是个很骄傲的人,从小,就是在众星捧月之中长大,她刻苦,耐劳,肯吃苦,肯付出,天资和那些绝代天骄自是没法比,却也不差。

    依靠着她的努力,修为上,知识上,是收获良多,未来一片光明,前途是浩大的,无边的。

    一切,都在那个他降临,寄居在她脑海中的时刻为转折点,扭曲了。

    她的骄傲,她的理想,她的信念,她的爱,她的亲人,反反复复的被这个的家伙当成蝼蚁,玩具般的在玩弄。

    牧芸芸有那个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付出全部的信念。

    现在,她···真的,真的,真的,要撑不住了!

    此身,生活在地狱。

    牧芸芸怕,在那无止境的痛苦中,她不止一次的想过,就这样听从脑海中那个家伙的话,去杀了牧柔柔,这样,就可以解脱了,这个想法,每每在黑雷过去,恢复清醒时,都让牧芸芸由衷的感到害怕。

    “唔唔!”压抑在嘴唇和枕头中的哽咽,手死死的抓住被子,脚趾用力紧扣,从那白皙的小腿,大腿上,清晰可见的血管,失血般的白,没有了健康诱人的色泽,这一刻的牧芸芸,更像是大病中的患者,命不久矣的感觉。

    哭,无助的哭泣。

    第一人格下定了决心,要去杀牧柔柔,在脑海中那个存在满意于此的同时,第二人格,下了一个她当前认为恰当的决定,一个,不会在痛苦中,忍不住去杀牧柔柔的决定。

    过没多久,半个小时一次的黑雷出现,惨叫痛苦悲鸣中,当过去以后,牧芸芸浑身大汗淋漓,脸色死一般的苍白。

    咬着牙,含着泪,挣扎的从床上爬起,跌跌撞撞的进了洗澡间,三两下蜕去身上的睡衣,一头扎进了那满是冷水的浴缸中。

    沐浴,更衣,一番拾掇好后,编辑短信给柔柔去,约她去一个地方见面。

    “陌离···”虚弱,似是有气无力的嗓音。

    凭空一闪的,带有男孩子气的女子潇洒利落的出现在她身后;“少宫主!”

    “以后,你就去柔柔身边,保护她,协助她。”

    “什么?少宫主!什么意思?属下不明白,属下是专门负责少宫主一切事宜的死士,从出生哪一天就注定了要为少宫主而生,为少宫主而死,怎么···”

    “陌离,这是命令。”牧芸芸冷淡道,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一字一句的咬准了道:“你,今后效忠的对象不是我,而是柔柔!我的妹妹,牧柔柔!你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而存在,既然这样,我说的话,你要无条件的遵守,就这样。”

    “少宫主!”陌离在后面大喊着。

    牧芸芸没有应,踏上飞剑,化作遁光直上云天,剑光闪烁间,已然远去。

    与此同时,正在六王爷府中陪伴在六王妃身边,跟她说话的牧柔柔接到短信,一看那内容,表情一异,眉头是忍不住皱起,没有去理会。

    赶到目的地的牧芸芸,又经历了一次半小时之痛,默默等了两个小时,经历了四次剧痛,仍然没见柔柔来,苦笑,再次编辑起一条短信给柔柔去,里面不仅带上了柔柔光妞妞的照片,还有柔柔一家的全家福。

    这次,有回应了。

    《有病啊?我现在有事,没空管你,别来烦我!》

    轻抿着嘴唇,牧芸芸喉咙干涩的吞咽了下,手指颤抖中落下,编辑短信。

    《恩!我是有病,不快点见到你,会死的病!》

    马上,一个带着菜刀和炸弹的表情图来,后续又是柔柔的短信。

    《我目前没心思见你!你也别来找我,烦我!》

    《为什么?我可是很想见你的,柔柔!》

    《恶心!你自己做过些什么,你自己知道,别再这样明知故问了!》

    良久的空白。

    《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不想再有皇弟,皇妹遭遇到危险,就来找我!》

    误会,牧芸芸知道是脑海中的那个存在下的杀手,此话的意思也很简单,快来找她,将一切都给解决了,彻底杜绝危险,可是这个短信看在牧柔柔眼中,味道却全变了。

    《什么!果然是你吗?你这个混蛋!他们可是你的弟弟啊,你怎么下的去手!》

    看到这,牧芸芸怔了,愣了,懵了,脑回路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另一边,牧柔柔怒气填心,离开六王爷府,让诗乃先回去,她独自一人前往了短信上说到的目的地。

    姐妹俩见面了,二话没说的,牧柔柔上前抓住皇姐的领口,将她从地上提起,怒声骂道;“你还是人吗?丧尽天良啊!他们还那么小,那么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能下的去手啊啊啊!”

    牧芸芸心里惨笑着,表面上云淡风轻,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呵,这又怪的了谁呢?怪只怪六王爷,六伯他,支持的不是我,而是你,排除异己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

    一听这话,牧柔柔眼睛霎时红了,啊的大吼出声,手猛地用力,将皇姐摔到地上,她自己整个骑上切,左右开弓,一拳,一巴掌,轮番的打着,没几下,牧芸芸已是鼻青脸肿,头晕眼花。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皇姐,我记忆里,曾经的皇姐,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打哭了,被打的牧芸芸没哭,反倒是打人的牧柔柔哭了。

    听着这个哭声,牧芸芸一阵难受。

    第一人格将接下来的行动想了一遍,这是给脑海中那个存在看的,而第二人格,则是将行动的完整内容反复的过度着,一切,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这段让她痛苦万分,身,心,灵,统统难受到想死的时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9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