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重生无冕之王 > 第六百章 老何有约
    一时间手里拿着电话的郭阳,脸上凝重的有些可怕,仅仅是因为他听电话里的人,笑着说了一句“呵呵,你好我是老何……”

    听电话里说这个称呼,郭阳顿时想起了那张简单到只有一串电话号码的名片,而老何正是将名片塞给自己的人。

    “呵呵,小郭,别紧张,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约你来一起喝喝茶,然后给你道个别而已。”老何继续笑呵呵的对郭阳说道。

    道别?

    郭阳的心中闪过一阵疑惑,接着说道:“什么意思,道什么别?难道是竹贤阁在深市开不下去了,要关门大吉?你要失业了?”

    “哈哈,小郭,你可真会说笑……”电话里的老何,并没有责怪郭阳言语中的冷嘲热讽,而是继续笑着说道,而且笑得很开心,那种感觉就像是长者再看儿孙辈在胡闹,让郭阳心中说不出的怪异。

    说到这里,只听老何的语气一转,变得有些郑重意味的继续说道:“小郭啊,我老何不才,只是虚长你几岁,可再怎么说也是你父叔辈的人,现在你要离开,总没有我去登门向你道别的道理吧。”

    听着老何的话,郭阳心中一震,刚刚因为在言语中讨到了几分便宜,心中生出的一丝窃喜,顿时消散无踪,显然老何竟然知道自己要回北方省的事情,想到这里,郭阳神情中瞬间写满了忌惮,只见他眼珠一转,沉了一口气,轻佻的说道:

    “哎,对不起,我父亲去的早,没有什么叔父辈儿的亲戚,况且咱们萍水相逢本来也不是很熟,我看道别就免了吧,不过您的好意我还是心领了,谢谢您了,回头给你带C市土特产。”

    说着郭阳就想挂掉电话,可显然老何也并不想就这样放过郭阳,只听他紧接着有些无奈的说道:“哎哎……小郭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好吧,好吧,我跟你家那些无厘头的叔叔们可是不一样,最起码,他们可不能让你这么容易就拿下北方省省城的CBD项目。”

    听老何说到这里,郭阳不禁沉默了半晌,从一开始他心里就很是抵触这个神秘的竹贤阁。这间茶楼或者是组织,让郭阳不禁感觉到,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将自己牢牢地握在手心里。

    郭阳生平最讨厌的便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可到现在为止,竹贤阁一直在给他这样的感触,显然老何对自己的了解不仅于此,他不但了解自己的一举一动,家庭背景。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艾丙接下省城CBD的项目,也有他或者他身后组织的功劳。

    想到这里,郭阳第一次对一个人或者是势力产生恐惧,如此无孔不入让,甚至能影响到北方省CBD的项目,一阵无力感顿时涌上了他的心头,只听郭阳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唉,好吧,你赢了,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什么赢不赢的,年轻人好胜之心不要这么强,等你到了我这年纪,你就明白平淡是多么可贵……”老何就像很久没有敞开过话匣子一般,一接过郭阳的话头,便开始了滔滔不绝的絮叨,惹得郭阳一时间不胜其烦。

    “哎哎,好了好了,我说老何,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来,恐怕不是为了找我说教的吧,第一,年轻气盛,不气盛还叫年轻嘛?那叫中老年人,就跟现在的你一样。第二,关你屁事。赶紧说,你到底想干嘛!别耽误我收拾行李!”

    被郭阳突然打断了话头的老何,在电话里呃呃了半天,听起来像是一口气没上来,过了许久才听他长长的顺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说了小郭,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请你来喝喝茶而已,顺便想跟你道个别……”

    老何的话还没说完,只听郭阳就像生怕他絮叨起没完一样,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好了,我去哪儿找你!”

    这次老何像是已经有所准备,语气中并没有出现停滞感,只听他紧接着干净利索,语速极快的说道:“深市竹贤阁!还是上次的位置,我说你这年轻人,就不能体谅一下年长者渴望有人倾诉的心情吗?华夏民族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让你给吃了?”

    听着老何怨念十足的话,郭阳抿嘴一笑,用同样的语速接着说道:“我又不是你儿子,你的年龄几何关我屁事,至于品德问题,我还自认没达到道德楷模的地步,所以我更相信另一句话,尊老不尊无德之老,爱幼不爱无教之幼!好了挂了!”

    说完郭阳在听筒里传出一阵愠怒的“喂、喂”声中,麻利的挂掉了电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之前因为一直被牵着鼻子走,而积攒在胸中的郁气也不禁消散了几分。

    他站在电话旁,暗自琢磨了一阵,此时的郭阳已经隐约感觉到了,竹贤阁背后庞大到无孔不入的势力,甚至让他心中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似乎也真的没什么恶意,既然能把自己的经历打探得一清二楚,那如果想毁掉一个在他们面前没有任何底牌的自己,似乎真的没什么难度。

    最难能可贵的是,老何也并没有以此威胁自己,从语气里也听不出丝毫的架子,那就只说明一件事,对方必有所求!郭阳始终坚信,只有在双方条件对等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平等的对话,否则总有一方会露出谦卑或者傲慢的情绪。

    想到这里,郭阳眉头稍缓,暗自点了点头,大声对周冰说道:“小冰,我有事儿要出去一趟,麻烦你帮我收拾一下行李好嘛?”

    听到郭阳的话,周冰一路小跑的奔了过来,疑惑的说道:“这才刚刚回来,你又要出去啊,晚饭还回来吃吗?”

    听周冰提起了晚饭,郭阳心中不禁一阵胆颤,忙不迭的接着说道:“如果我回来的晚就不用等我了,也不用替我准备吃的,我可能在外边吃了。”

    周冰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好吧,别忘了我说的,不管工作再忙千万别忘了吃饭啊。”

    郭阳此刻已经对周冰这句话生出了几分阴影,感受着腹中的撑胀感,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胃里的食物就会喷涌而出,只听他急忙答应道:“好,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忘了吃饭的。”

    见郭阳回答的诚恳,周冰微微一笑,便走上前一边帮他整理刚刚穿在身上的外套,一边继续说道:“到底什么事儿这么急啊,连一时半刻都不肯消停。”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抬头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沉吟着说道:“我要去拯救一个,整日里爱打听别人家事,喜欢多管闲事的无聊孤寡老人家……”

    藏在一片竹林中,远离市井喧嚣的竹贤阁,还是显得那么静谧幽深,满是别有洞天大隐隐于市的意味。

    老何身着一身白色的粗麻练功服,像是刚在公园里打完了太极一般,端坐在二楼古色古香的雅座,一手端着茶杯凭栏远望,只是眉宇间的那丝若有若无的愠气,毁了他一身白衣身处小楼,那份超凡出尘的意境,从一个仙风道骨的长者,瞬间跌落成了对儿孙不满的顽固老头。

    “啊嘁!”突然他没来由的突然打了个喷嚏,将手中茶杯里的水一股脑的全撒在了胸口,让他的形象显得格外狼狈。

    “何叔,这里风凉,不如到里面坐吧。”何叔的喷嚏落地不久,那名身着水蓝色旗袍的少女便婷婷聘聘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手递出一只手帕柔声说道。

    “哼,不去不去!小柳你别管我!我就要在这里等着!我就不信那小子敢耍我!要是他敢耍我……我……”听到小柳的话,何叔接过她手里递来的手帕,抹了一把鼻子,倔强的梗起脖颈,忿然地说道。

    只是说到最后威胁的话却变成了一串小声的嘟囔,就连站在他身旁的小柳都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显然是不舍甚至是不忍心说出什么伤害郭阳的话,所以语气中也格外的没有底气。

    看着何叔的表情,小柳妩媚的大眼中闪过一阵惊异的光彩,她还没见过从来不对谁假以辞色的何叔,露出过现在的样子。

    只见被称作小柳的旗袍少女,眼珠一转接着狐疑的说道:“那郭阳到底什么来头,到底何德何能,让您这么对他,比他强的人在这里我可是见的多了,但哪一个也没见您这么动过心思啊。”

    “谁对他动心思了!嗯!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今天他不来且罢,来了我就让他知道不尊老的后果!哼!”何叔听着小柳的话,突然情绪失控,像是满腹的怨念在刹那间突然被引爆了,极为不满的说道。

    “好好,您没动心思好了吧,要不然我这就去给姓郭的那小子打个电话,让他别来了,省的惹得您生气。”说着小柳作势转身欲走,可何叔却不干了,忙不迭的扭头说道:“哎哎,别去……”

    说着何叔似乎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下不来台,便自找台阶似的,面容一整接着说道:“哼,我的事你休要多管!今天他要是不来,我还怎么以解心头之恨!”

    听着何叔的话,小柳捂嘴窃笑了一阵,接着嘟嘴说道:“好好,那我就不管了行吧,嘁,有什么了不起。”

    听到小柳的话,何叔扭头瞥了她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小柳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说着老何一脸玩味的再次看了小柳一眼。

    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小柳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红晕,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就连何叔看在眼中也不禁神色一滞,不禁接着苦笑着说道:

    “小柳啊,还好你从小就在我身边长大,要不然就你刚刚的神情,这世间男子下至八岁上至八十,那个能受得了,不行我得赶紧把你送出去,要不然放你在身边真是折寿啊。”

    听着何叔的话,小柳嘟起樱桃般的小嘴,接着说道:“何叔您还说呢,要不是您当年不知道从哪儿给我找了个保姆,把我变成这样,需要每天都担心自己折寿吗?现在连正眼都不敢瞧我,我看您这就是自找的,既然我的心思您都知道了,那就快说说您为什么这么屈尊对待这么一个托大的年轻人。”

    小柳的话,不禁让何叔想起了什么陈年旧事,会心的微微一笑,但他并没有在回忆中耽搁太久,转瞬间便摇着头说道:“小柳,你刚才的话我不敢苟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659/1659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