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阎应元的天赋与史可法的大度
    阎应元没想到陛下还会问自己关于左良玉谋反的事。&1t;/p>

    虽说他也知道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把总,但既然陛下亲自垂询,他也不故作矜持,很坦然地回答道:“回禀陛下,卑职认为,左良玉不可惧!”&1t;/p>

    史可法暗暗一跺脚,他承认阎应元虽官阶很小,但在兵略上却也犹如陛下所言,颇有造诣,但史可法没想到的是,阎应元这样一个被陛下看重的军队后生居然也轻视左良玉。&1t;/p>

    “且说说看”,朱由检微微一笑,事实上,他现在对阎应元的印象越的好。&1t;/p>

    在朱由检看来,作为典史出身的阎应元能在史可法这样的大佬都对左良玉谋反的事焦躁不安时,他居然还能如此淡然,且笃定认为左良玉不可惧,可以看出,此人是与众不同的,至少同自己一样具备远见卓识。&1t;/p>

    当然,自己的远见卓识是因为自己知晓历史的展,而阎应元则是真的有天赋。&1t;/p>

    朱由检恍然开始意识到,原本的南明历史上,阎应元能带着非正规军的江阴百姓守住江阴县城,数次打退清军,甚至还让清军折了一王爷不是没有道理的。&1t;/p>

    “左良玉虽有百万之军,但真正作战的不过数万而已,且真正堪称百战精锐的又只有万余人左右,当年左良玉就是被我大明近卫军第三军总兵官刘芳亮追着满河南的跑,只需派刘将军领一军围剿左良玉即可,所以根本不足为虑。&1t;/p>

    且作战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二月虽已经是春季,但温度尚未回升,还是倒春寒,又是春荒时节,此时开战不是好时机,不占天时!&1t;/p>

    湖广地平,赣北多山,由湖广攻江南,必攻南昌,而南昌自古有长江天堑和山川险要相阻,当年太祖能让靖江王之父(朱文正)在南昌阻陈友谅六十万大军三月之久,如今的左良玉应该不比当年兵锋正盛的陈友谅,以无可据之地攻易守难攻之地,不占地利!”&1t;/p>

    陛下乃天下正主,左良玉乃陛下之臣,左良玉此举乃谋逆篡权之举,即便他再百般掩盖,也会失尽天下民心,毕竟现今天下都希望同抗鞑虏流寇,保持南方太平,不至于出现北方之乱,如今左良玉冒然起兵作乱有失民心,所以不占人和!”&1t;/p>

    阎应元的分析后,让史可法等人都保持了沉默。&1t;/p>

    良久之后,史可法才突然朝朱由检躬身:“微臣恭贺陛下得一良将,微臣虽忝居内廷辅,却也不及这位校尉半分!有此等人在,左良玉之徒的确不足为惧!”&1t;/p>

    朱由检的确心情大好,他也承认阎应元的确是果然有非同一般的军事才能,只可惜在原本的历史上没有挥出他应有的价值,虽说有江阴之战,但那个时候几乎清军胜利已成定局,江阴之战更多的只是壮烈。&1t;/p>

    而这一世,朱由检相信阎应元可以挥出他更大的价值,或许可以和以后的李定国相提并论。&1t;/p>

    在朱由检看来,整个明末尤其是崇祯十七年后的南明历史中,在未来抵抗建奴的阵营里,最为光辉耀眼的将星无疑是现在还在张献忠手下的李定国。&1t;/p>

    其次现在应该是阎应元,至于郑成功,朱由检认为此人能成为后来的主要抗清力量,其实更多的是跟他自己家底雄厚且占据海洋之利有关。&1t;/p>

    郑成功先后有两次可以逆转时局的机会都被他自己玩坏,最后只能苟安于台湾,不得不说与郑成功的能力与器度不无关系,不过郑成功比张煌言要好一些。&1t;/p>

    当然,无论是阎应元、还是李定国、亦或是郑成功、张煌言等人,都是南明时期顶天立地的大英雄!&1t;/p>

    甚至是眼前的史可法也算得上气节可嘉!&1t;/p>

    朱由检没有要摒弃他们的意思。&1t;/p>

    但作为帝王的他都有个用人标准,知道谁更突出,谁更适合做一军主帅,谁只适合从旁参谋。&1t;/p>

    很明显,阎应元是具备一个合格的优秀战略家的潜质的,才在淮安讲武堂集训数月,就能将左良玉分析得如此清晰,比左良玉自己还了解左良玉。&1t;/p>

    这不得不承认能有如此军事眼光的确是和个人的天赋有关,有的人天生就是当主帅的料。&1t;/p>

    让朱由检更为欣喜的是,史可法此人虽说迂腐,却也并不是器量狭小之人,一见阎应元分析的头头是道,便果断承认自己不如阎应元,甚至还因此恭贺朱由检得一良将,没有因为自己这个堂堂司礼监秉笔太监被一个小小的从六品校尉怼了而心生不满。&1t;/p>

    由此可以看出,史可法还是算是大公无私之人,智谋虽不行,但做个优秀的内廷管家是绰绰有余的。&1t;/p>

    “朕有幸,大明有幸,朝中尚有良臣,何愁外敌家贼不除!”&1t;/p>

    朱由检说后就拍了拍阎应元的肩膀,且也当着陈明遇和冯厚敦等人说道:&1t;/p>

    “朕记住你们了,尤其是你阎应元,不过朕不能骤然升你们的官,在我大明近卫军,官位得靠自己拿功业来换,无论是谁也不得例外,不过朕相信你们,能迅成长为优秀的军官,甚至有朝一日能独领一军北伐!”&1t;/p>

    朱由检说后便命人给阎应元等三人一人赏一百银元,着三人可明早就回家,不必随扈前行。&1t;/p>

    而朱由检接着也命史可法等人下去歇息。&1t;/p>

    对于左良玉的事,他早已谋算在心,自然没有什么可虑的,但真正让崇祯帝朱由检感兴趣的是,朝中那位与左良玉勾结的阁老到底是谁?或许就是东林党的成员。&1t;/p>

    朱由检不希望这样的人还出现在自己的朝廷内部,也不希望再用以前那种一刀切的手段去暴力解决,他想用更好的办法让还不跟自己一条心的东林官员们最后直接分崩离析,或者干脆完全消失。&1t;/p>

    朱由检想着想着就顺势倒在了李香君背后的大锦床上,此时的他因累了一天,已经是困倦已极,再加上李香君这床上颇有女儿之兰香,也就更为催眠,没半晌朱由检就恍然进入了梦乡,梦中却是一番不可描述的场景。&1t;/p>

    因陈圆圆不在朱由检身边,李香君只得继续亲自服侍着朱由检,脱衣脱鞋,乃至盖被安枕,但却也不小心被朱由检抱入了怀中,李香君不敢挣脱开只得瞪眼看着睡熟在自己面前的大明皇帝朱由检。&1t;/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