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鞑子掠鲁南
    “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先将耿仲明带下去好生治疗,然后押解回南京,待大战初定后,再严办!”

    朱由检现在还没有提审耿仲明的心情,此时的他依旧关心的还是大明近卫军到时候能不能在扬州城下歼灭清军多铎部的问题。

    今日这场定远保卫战,让朱由检意识到,即便是训练有素的步骑炮协同作战,也不一定能完全战胜一支全部皆是铁骑的军队。

    一万铁骑分成数路来攻,对近卫军各营进行各个突破,的确会对近卫军一个兵团造成很大的威慑。

    而且,如果到时候,近卫军与清军多铎部主力作战,清军多铎部主力有近十万铁骑,到时候数路攻击近卫军一个兵团的话,近卫军一个兵团必定招架不住。

    好在,朱由检这次调集的是三支近卫军,六个可独立作战的兵团,共计四十多万人。

    所以依旧有希望全歼多铎部主力。

    但到时候如何指挥这四十多万人歼灭多铎部主力,朱由检此时倒是一筹莫展。

    当然,现在朱由检还不仅仅需要考虑这个,他还需要等待徐州方面的消息,阿巴泰突然让准塔率五千铁骑南下攻徐州,如果一旦攻下徐州,无疑会给自己在扬州全歼多铎部的计划造成影响。

    虽说因为近卫军第一军主力驻扎在徐州与枣庄,使得清军阿巴泰部得以趁机夺占北直隶之大明占领部分。

    但山东还在大明手里,阿巴泰竟敢让准塔领五千铁骑直接跨越山东数府,深入大明腹地,进击徐州,不可谓胆子不大,不可谓不骄狂,完全视大明之兵防于无物。

    估计,作为清廷多罗郡王的阿巴泰也是因为见阿济格进军陕西与多铎进军河南太顺利的缘故,也想趁着奉多尔衮之命南下攻打大明控制的北直隶部分和山东地域时,出奇兵占据江北重镇徐州,以此还可以在将来抢在多铎前面打入江南,立下灭亡明廷第一功。

    主帅阿巴泰狂妄,其部下准塔作为满清年轻将领也就更加狂妄,从保定府一路南下,既不派人打探徐州虚实,也不派兵占据要地,为自己留后路,就这么如一锥子一般硬生生的砸进山东南部。

    但大明宁武侯周遇吉会很快让他知道准塔这颗锥子砸到的是铁板而不是一戳就破的窗户纸。

    准塔是清廷一等侯兼一等云骑尉,地位也算是比较尊崇的满清贵族。

    当然在清廷这种王爵贝勒贝子满地走的宗室圈里,他自然是对此是不满足的,而眼下他也自认为自己能轻易攻破徐州大门,一到徐州附近就肆意虐杀起来,以此制造恐怖之象,想以此吓退徐州的守城官兵。

    与准塔所带的五千清军铁骑轻敌急进不同,周遇吉在得知准塔过泰安时便已开始着手准备对准塔的围歼之战。

    即便周遇吉此时还没收到崇祯帝朱由检的批示,但他也没有死板的等着批示下达才决定是否要全歼准塔部。

    送上门的肉,不吃白不吃。

    周遇吉早已派出兵团直属哨骑时刻警惕着准塔部的动向,在何处驻扎,劫掠了哪处村落,离徐州还有几日路程,下一步将要抵达何处,几乎都算得清清楚楚。

    准塔所依仗的无非就是他的清军铁骑机动性强,所向披靡,可以来去自如,而在这山东淮扬地界,大多地势平坦,更是可以肆意纵横,然而并非是平原地带就无山川,就无可适宜埋伏的地带。

    徐州以北的沛县便是黄河北岸的地势较高处,有金沟口与庙道口两道关口,然后南边之飞云桥,乃是过泗水的必经之路,不但如此,在沛县南北还有独山与微山两湖泊,沼泽密布,

    而在徐州南岸还有黄河天堑,准塔想出其不意夺下徐州不可谓不难。

    在原本历史上,阿巴泰的确让准塔击败了徐州城下的南明军队,但那是因为徐州高杰死于叛贼许定国之手,徐州大乱之时,给了准塔部趁虚而入的机会。

    如今阿巴泰还这么玩,可见是多么视大明军队于无物。

    不过,自从黄河夺淮入海以后,从徐州去沛县也实属不易。

    七万人尽数调往黄河北岸明显对运输要求太大,周遇吉决定只调部分主力渡河,然后再调回南岸,奔赴淮安,这对于近卫军第一军第二兵团而言,可以节省很多的渡河时间。

    也就是说,周遇吉必须让近卫军第一军第二兵团部分主力在短时间内不但要迅渡河北上歼灭准塔所部还要迅渡河南下赶赴淮安。

    朱由检当初批示时到底也有考虑到现在的黄河已夺淮入海,但他也知道近卫军第一军进驻山东也有一段时间,统筹河道运输,应该不能。

    尽管朱由检的批示还未到,周遇吉还是决定全歼准塔部,的确如朱由检所想,他从去年开始便就奉朱由检之命经略山东,将黄河沿岸的所有船只都控制在了自己手里。

    如今渡河倒也容易,三日之内,近卫军第一军第二兵团部分主力便已全部渡河,并迅往沛县奔来。

    在四月十六日时,第二兵团的步兵第一营和步兵第二营已进驻沛县金沟口。

    而近卫军步兵第三营也已抵达沛县县城外。

    骑兵第一营则也提前到达庙道口周围潜伏,而炮兵营也在飞云桥一带驻扎。

    这时候,清军准塔部则还在山东谷亭镇。

    准塔带着五千铁骑一进入谷亭镇,就对着街道两旁的行人开始随意砍杀,甚至直接张弓搭起火箭把民房点燃,特意制造混乱。

    有骑兵更是直接下马闯进高门内院,碰见人就砍杀,见到稍微有点姿色的汉女就往外拽,一时整个谷亭镇俱是哭声一片。

    山东不比江北,因事先没料到阿巴泰敢派准塔深入腹地,而且是深入到山东南部临近淮扬的地带,所以这一带也就没有来得及撤走百姓,因而也就山东南部很多百姓被准塔部这些鞑子惨遭屠戮。

    好在准塔为求战,也不好在谷亭镇久留,在一父母惨死,而被遗弃在枯井里的婴儿的啼哭声中,在生还百姓的怨恨之中,准塔部的鞑子在一番劫掠之后就继续得意地南下。

    而在被这些鞑子破坏后的谷亭镇则在一夜之间有无数妇孺吊死于门前,无数汉家儿郎惨死于家前,更有小孩倒毙于街前。

    本来因刘泽清部被朱由检除掉后山东与淮扬早已恢复了些生机,如今却又被涂炭!

    (本章完)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