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应天巡抚与东厂抓人
    内阁辅范景文朝户部左侍郎党崇雅走了过来:“党部堂,你到现在还想瞒着本官吗?”&1t;/p>

    党崇雅此时也明白了过来,不由得狠狠地瞪了应天巡抚瞿式耜一眼,他此时自然能猜得到自己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1t;/p>

    党崇雅拳头紧捏,龇牙咧嘴就要一拳朝瞿式耜打来:“你敢耍弄本官!”&1t;/p>

    瞿式耜淡淡一笑,他现在是应天巡抚,受大元帅府与内阁双重管辖,有地方军权,麾下抚标官兵见此自然忙拔出刀来围在瞿式耜周围。&1t;/p>

    党崇雅见此只得退了回来。&1t;/p>

    “党部堂,还是尽早向辅自陈比较好,没必要和下官置气,下官不过是把看到的想到的如实禀告给两位上官而已。”&1t;/p>

    应天巡抚挂职左佥都御史,虽是应天府地方权力最高者,但官品为正四品,因而瞿式耜在户部堂官党崇雅面前以下官自称。&1t;/p>

    党崇雅哼了一声,便轰然一声,竟朝内阁辅范景文跪了下来,吓得范景文当场退了几步,大明不比大清,跪拜之礼乃大礼,不得随意而拜,如今党崇雅如此,显然是要以情势逼迫范景文。&1t;/p>

    “辅明鉴!非下官爱财,实因正新税改革从一开始便出了差错,朝中同僚和在野乡绅们虽不敢明着抵制陛下,但暗中早已利用金钱名利之诱,江山社稷之安,逼迫下官不得不行此事,这里面牵扯甚大,甚至还有皇亲国戚,辅您也知道自古变法无不是这样,陛下有心变革,臣等可以理解,但穷官绅之利补愚民之需从来便是违背正道之事啊,只要辅不究,陛下就不会知道,即便知道也不敢牵一而动全身。”&1t;/p>

    党崇雅说着便两眼盯着范景文。&1t;/p>

    范景文看向了瞿式耜:“瞿抚台,你以为如何?”&1t;/p>

    “回禀辅,税政改革陛下是交于你一手操持的,成与败皆看辅您,辅您要站在陛下一边,还是站在朝臣一边,看您自己的抉择,下官听您的命令行事即可,不过下官有必要向辅您禀明一下,陛下可不止一双眼睛,这满朝文武中,下官不敢确认这些日子,会有多少人秘密进宫。”&1t;/p>

    瞿式耜这么一说,范景文也就坚定了想法:“愣着干嘛,把户部左侍郎党崇雅给本官看押起来!”&1t;/p>

    “你们,你们,你们凭什么看押本官,本官乃朝廷三品侍郎!”党崇雅见此也干脆以官位相逼起来。&1t;/p>

    “拿下!三品侍郎又如何,范阁老乃内阁辅又是户部尚书,党部堂即便位高权重,也从属于范阁老,辅想拘押你,法理得当!”&1t;/p>

    瞿式耜依旧不顾一切地命人将党崇雅扣押了起来。&1t;/p>

    ……&1t;/p>

    东厂提督王承恩着急忙慌地朝乾清宫跑了过来,匍匐在朱由检面前:“不知皇爷深夜召见微臣,是为何事?”&1t;/p>

    却不料,朱由检当时正值怒气无从泄之时,又想到王承恩作为东厂提督,居然这么久也没现这里面的端倪,也就直接一脚朝王承恩踹了过来:“你当的好差事!”&1t;/p>

    “皇爷息怒,微臣不知何处出了差错,还请皇爷明言,微臣也好将功补过”,王承恩忍着腹部剧痛,看了应天府尹成德一眼,再一想到如今跟应天府有关且最要紧的无疑便是征税一事。&1t;/p>

    “税票半年前便被人作了弊,你东厂的人居然没现,到现在还等着文官亲自来报,你说说你们东厂干什么吃的!”&1t;/p>

    朱由检怒吼起来,将一堆奏疏全推倒在地,吓得躲在暖阁后床榻上衣襟半掩的陈圆圆都哆嗦了一下,她从未见陛下如此震怒过。&1t;/p>

    王承恩一听税票作弊也就明白了其中三味,也知道事态之严重,忙直接给朱由检磕头起来:“陛下容臣细言,东厂虽有失察之责,但征税之事素来由内阁主持,东厂不过是协助,防止有抗税生而已,不曾参与税票登记。”&1t;/p>

    “看来有必要让东厂的手伸得长一些”,朱由检说了一句,便对王承恩命道:“现在持朕中旨,立即去见应天巡抚瞿式耜,将那个巡城御史和户部左侍郎党崇雅还有应天府同知陈爊给朕严加审问,朕要知道他给谁开了后门,同时控制户部与内阁以及应天府,不准任何一人逃脱,招供一个,抓一个!”&1t;/p>

    而此时,朱由检则让应天府尹成德站了起来:“南京城内征税工作暂停三日!”&1t;/p>

    ……&1t;/p>

    巡城御史黄家鼒此时早已入睡,他也知道征税作弊不是小事,因而他早已给五城兵马司打了招呼,一旦有变可立即通知他。&1t;/p>

    等着应天府的官兵将他从床上拖起来时,他还依旧大怒:“你们这是干什么,本官乃朝廷御史!”&1t;/p>

    “御史又怎样,我们是抚台的兵,你自己给抚台说去”,黄家鼒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虽然有五城兵马司,除了东厂和近卫军,能在京城里调动兵马扣押自己的也就只有应天巡抚的兵马。&1t;/p>

    黄家鼒素来以为文官同心,一想到抓自己的是应天巡抚的官兵,反而不那么担心起来。&1t;/p>

    不过,没多久,东厂的人便直接来到了应天府大牢:“奉旨,羁押巡城御史黄家鼒于诏狱。”&1t;/p>

    黄家鼒此时一见东厂的人早已晕了过去,东厂的人也不客气,直接一脚踹醒了他:“给我站起来,征税就征税,玩什么幺蛾子,害得我们督公都挨了皇上一脚!”&1t;/p>

    黄家鼒昏昏沉沉地戴着枷锁一出来便看见应天府同知陈爊也戴着枷锁在外面等着他。&1t;/p>

    应天府同知陈爊倒觉得自己颇为冤枉,自己是现税票有假且举报的第一人,奈何心志不坚,相信了户部左侍郎党崇雅的话,竟落得如此下场。&1t;/p>

    内阁辅范景文此时已经赶去了乾清宫。&1t;/p>

    因而户部也就只有左侍郎党崇雅被应天巡抚瞿式耜看押在这里。&1t;/p>

    东厂的掌刑千户马吉翔走了过来朝应天巡抚瞿式耜拱手:“奉旨,羁押户部左侍郎党崇雅于诏狱,严加审问,还请抚台给予方便。”&1t;/p>

    瞿式耜点了点头,将党崇雅交给了马吉翔,心里暗叹:“看来陛下又要掀起大案了。”&1t;/p>

    党崇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忙大喊了起来:“瞿起田,你个勾结东厂的乱臣贼子,你不得好死!”&1t;/p>

    瞿式耜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不过是秉公办事,反而成了勾结东厂的乱臣贼子,反而被骂不得好死,这让自己找谁说理去。&1t;/p>

    当然,作为文官的他也明白党崇雅这类人在这时候如此乱咬并非他们不懂,而是刻意造成他们才是正义的假象。&1t;/p>

    毕竟东厂在几百年间早已被自己这一群士大夫给诋毁得一文不值,而说谁勾结东厂自然谁也就是乱臣贼子。&1t;/p>

    瞿式耜也明白自己今日选择不与文官们合作,虽然是因为内心对重振大明的执念但也会得罪文官们,可是东厂就是陛下的爪牙,自己明明是效忠陛下,自然也就不得不勾结上东厂了。&1t;/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