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死谏
    这边,朱由检也不着急,只坐回到宝座上坐等。

    过了一会儿,阮大钺捧着刚刚拟完且盖好大印的圣旨走了过来。

    朱由检对卢九德吩咐道:“去把永王和定王唤来,待会一并听旨。”

    “陛下,这事”,卢九德还想再劝几句,他是行伍出身,与马士英关系匪浅,但也在内书堂授过翰林官授课,知道废黜太子乃天下大事,也就还想再劝几句。

    “此事乃朕和外朝决定的事,你乃内臣,就不必多言,宦官不得干涉立储之事!还想待在司礼监就给朕老老实实地干事,立谁为储君都是你们未来的爷!”

    朱由检这么一说,卢九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去传旨。

    而这边,土国宝依旧是神色淡漠地跪着。

    陈士鼎则不知不觉地流起了泪。

    太子朱慈烺则四处看来看去,露出慌张之意,没有师傅在一旁教他,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被废黜的危机。

    王承恩喟然一叹,他知道自己是没有必要参与这件事了。

    只要阮大钺这样的文官参与进来,再加上现在支持太子的文官皆被铲除干净,几乎没人再能阻挡陛下废储一事。

    唯一能阻止的便只有宫里的人了。

    但自己说到底是皇上身边的人,自然没有必要和皇上对着来。

    而且朱由检刚才那句话打动了他,作为内臣,立谁为储君都是自己未来的皇爷,自己没有责任为大明江山社稷考虑也没有义务去考量储君的优劣。

    与此同时,朱由检又命阮大钺去将内阁六部九卿的官员都聚集乾清宫。

    内阁辅高弘图、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刘万春、刑部尚书姜曰广等皆聚集到了乾清宫。

    尽管朱由检对端文学社和管绍宁等党羽采取了迅而干净的军事打击手段,但这些高级文官也已都知道朝堂刚刚生了什么,因而此时来到朝堂之上时皆是缄默不言。

    他们不知道陛下要对他们说什么,也不清楚为何突然要他们齐聚乾清宫,甚至他们只关注到此时少了管绍宁和霍达等人,便以为依旧只是关于整饬官场的事。

    但当朱由检宣布了要废黜太子之位且命阮大钺宣读旨意时,整个在朝的官员皆面露出了惊讶之色。

    如果真的是管绍宁等做了悖逆之杀而被全部除灭,他们也没有意见,毕竟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现在还坚守在朝堂上的也并非都是只顾各自阶层私利的官员。

    但现在朱由检突然要废黜太子,这就意味着符合儒家礼仪秩序的立储制度将会被君权彻底打破,而大明天子将凌驾于一切之上,包括儒家所形成的各种国家秩序。

    朱由检的目的自然是如此,如今既然已经与文官彻底决裂,他自然得干脆趁着自己握有军权时,继续挑战文官们所依仗的儒家仁义之道对皇权的束缚。

    先自然是从立储开始,让这些文官彻底没有机会去培养明确的储君来完成自己的政治理想和限制自己的皇权。

    如果立储制度改变,朱由检还会再挑战对科举制度乃至对官绅特权制度的改变。

    但现在仅仅是要废黜太子,便已引起朝野轰动!

    南京工部尚书何瑞先表了意见:“不可啊,陛下,储君之位乃国之根本,不可轻易动之,贸然废黜太子,只怕令江山不稳啊!”

    “陛下!何尚书所言甚是,太子虽不才,但可令良师教导之,怎么能说废就废,素来立嫡立长便是合乎圣人之道啊!”

    刑部尚书姜曰广也直接站了出来。

    紧跟着便是一系列官员站出来反对。

    朱由检已经料到是这个结局,也不生气,只说道:

    “朕知道太子不可轻易动之,但就因为太子之位乃国之根本,朕也不能草率把大明江山社稷之未来交到这样资质愚钝之人的手里,朕并非只有他一个子嗣,圣人之学也好,立嫡立长也罢,与国家实情相悖者皆需改之,朕今日只是通知尔等,非是商议此事,此事结果已出,不容任何人质疑!”

    朱由检这么一说,言外之意便表达的很清楚,自己只是给你们通报个结果,根本没有要和你们商量的意思。

    何瑞等官员听到朱由检此言心里颇为愤怒,连带着高弘图此时也和刘万春叹了口气,陛下要乾坤独断,他们只能接受,不能还能怎么办,若是造反只能是管绍宁的下场。

    但姜曰广则是很倔强之人,也以为陛下真的要自己像范阁老那样威逼才行,便直接跪下来:

    “微臣斗胆请陛下收回成命,若陛下不肯,微臣愿以死谏请陛下收回成命!”

    “常言道,武官战死沙场算是死得其所,但也有疏谋少略之因,而文官死谏则无疑是弃君弃民之举,必定有昏君放如此进谏,姜爱卿,你这是要弃朕于何地,也罢,既然如此,你要背叛君父,借故邀名,朕也成全你,尔等不许阻拦他,让他撞死,翰林史官记录下来,崇祯二十年七月十二日,刑部尚书姜曰广背弃君父,借故邀名,意图通过撞死于柱上要挟朕!”

    姜曰广一咬牙跑到了柱子旁但在听到朱由检这句话后不由得停了下来,哭着喊道:“陛下,你这是让微臣无法自处啊,臣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啊!”

    “朕不介意你死谏不死谏,你要是有勇气可以随时撞死!”

    朱由检正说着就突然听见一声剧烈的晃动声,原来南京工部尚书何瑞此时已经撞在了一棵金柱上,当场就脑袋开了花,死了过去。

    “好,很好,还真有要死谏的,记录下来,今有南京工部尚书何瑞于殿上要挟君王,以死逼君,弃君父之恩,枉父母之情,乃不忠不孝之辈,特旨其子孙皆配台湾为民,家产籍没!其子孙三代之内不许参加科举!”

    朱由检说着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想死后留个清名,没门!还有要死谏的吗?”

    姜曰广心里大为惊骇,他没想到陛下会如此做,即便是真的死谏也还要被留下这样的一笔,关键是还要抄没家族,似乎半点好处也没有。

    其余官员也都保持了缄默,不敢再说什么,而姜曰广则默默地放下乌纱帽,走出了乾清宫。

    在他看来,自己既然不能在这殿堂之上死谏陛下,那自己回去偷偷摸摸的喝毒药自杀应该妨碍不着任何人吧。

    朱由检也没有阻拦他,百官们也没有阻拦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