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废黜太子
    南京工部尚书何瑞撞柱而死却没有得到半点清名。

    刑部尚书姜曰广更是落寞地离开了朝堂。

    这让群臣们都不禁骇然失色。

    而此时,朱由检则继续问了一句:“还有要死谏的吗?”

    太子朱慈烺着急地回头看了看,但此时所有的官员都保持了沉默,不过在过了一会儿后,一名叫伯愈的工部都给事中站了出来,并看了阮大钺一眼:“有!”

    朱由检此时心里是震撼的,也很恐惧,他没想到还有不怕死的官员出现。

    但此时的他为了加强自己的皇权,必须咬牙狠下心来,将这些还恪守儒家礼仪的官员除掉,因为这些是自己目前彻底统治文官集团的唯一障碍!

    朱由检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主动杀死他们,而现在间接的逼得他们自杀是唯一的方式。

    “那就去死谏吧,朕不准!”

    朱由检直接说了一句,但伯愈却直接跪下来:

    “陛下容臣细禀,臣死谏并非谏言陛下废黜东宫,只谏陛下诛杀奸臣阮大钺,阮大钺虽为文臣,却比东厂阉贼还狠,此人无忠无义,杀人如麻,不杀此人不足以平民愤!”

    其余官员皆看向了阮大钺,内阁辅高弘图也看向了阮大钺,包括户部尚书刘万春等。

    虽然此刻谁都没有说话,但神色间都透露出对阮大钺之厌恶。

    不过,阮大钺也有自己的心腹,此时左佥都御史叶廷秀站了出来:

    “陛下,阮大钺杀的是乱党,奉的是陛下旨意,伯愈所言皆是污蔑!”

    叶廷秀是刘宗周的门人,如今却站出来为阮大钺说话,令高弘图和刘万春等官员颇为惊讶。

    而朱由检则露出了笑容,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如今这局面是他最想看到的,叶廷秀是刘宗周的门人,如今却投了阮大钺,说明因为管绍宁等弹劾范景文、刘宗周等事,而促使叶廷秀选择了投附阮大钺,也说明阮大钺此时在朝中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势力。

    “伯愈,朕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以死证明你对阮大钺之痛恨,二是去广东乐昌做知县,那里刚刚生了水灾,知县殉职;

    朕知你中尚有老母弱子,此时若死虽是大丈夫死名死节但却弃家人于孤苦之中,留残躯不死去乐昌为百姓谋福利即可不死以免老母弱子悲伤也能算是为你今日之进谏之举承担了后果。”

    朱由检说后便坐了回去。

    伯愈这种弹劾官员的言官与弹劾自己的言官不同,前者和自己没有直接矛盾,因而朱由检也就能给一个不死的机会。

    群臣见朱由检的态度变化也知道了朱由检的深意,而伯愈也长呼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不能让陛下治罪阮大钺,只得俯:

    “臣请去乐昌!”

    至此,也没人再敢弹劾阮大钺,阮大钺挑衅地看了高弘图一眼,高弘图无奈苦笑。

    “现在还要要死谏太子被废一事的吗?”

    朱由检第三次问向了群臣。

    阮大钺和高弘图抢着向朱由检表态:

    “陛下英明,臣等皆无异议!”

    “陛下英明,臣等皆无异议!”

    其他官员也都跟着呼应了起来。

    此刻大明皇帝朱由检独掌天下大权已成定居。

    皇权再次凌驾一切之上无法再阻挡,没有人再有能力与朱由检抗衡。

    太子朱慈烺开始感到更加慌张起来,看着这些昔日自己所依仗的文臣都一个个表态支持自己父皇,他只得向朱由检哭着跑了过来,最后更是摔倒在朱由检面前,哭喊道:

    “父皇,我是太子,我是太子,你不能废了我啊,不能废了我啊!”

    朱由检没有多看朱慈烺一眼,此刻他必须废掉朱慈烺,不能留半点情面,而且紧接着他便做第二个决定:

    “朕先传口谕,待会散朝后,阮大钺去文华殿拟旨由内阁和大元帅府敕书于天下,封皇长子朱慈烺为惠王,赐第长安左门西侧,永王赐第长安右门东侧,定王赐第承天门西侧,诸皇子十五岁后不宜再待于深宫,当以学习政务礼仪为重;

    特命:惠王见习礼部,永王见习兵部,定王见习户部,各部部堂好生带着,不必顾念皇子之尊,主事以上皆可申斥之;诸皇子也不可自矜身份,好生学习,将来好分为父之忧。”

    这三个皇子也算是跟在朱由检身边已有三年,基本的文理知识皆已具备,朱由检早就有打算把他们都放出去历练参与实务,比整日被一群老学究教儒家学问要好得多。

    不过,如今他做出这个决定时,群臣还是颇为惊讶,但此时他们也只能遵旨,不敢再说什么。

    “陛下如此做是有意让我们这些官员和诸位皇子之间互相争斗啊,帝王之心还真是深不可测,但也的确狠辣啊,为大明之江山社稷竟不惜故意让自己的子嗣们明争暗斗,同室操戈!”

    高弘图喟然一叹,刘万春则不由得笑道:

    “让定王见习户部,这不是要刘某做定王党吗,只是不知定王其才如何,若没有储君之才,刘某倒也不愿把身家性命压在他身上,宁愿做一孤臣。”

    “你,本官倒是放心的,能分得清国家利害,但阮大钺那边就不知道了,他掌着兵部如今永王又去了他那里,素来永王便颇为上进,而太子,不,是惠王,惠王和阮大钺已不和,老夫担心他们真的开始结起党来。”

    高弘图说道。

    “无论结党不结党,陛下是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对天下大局造成影响的”,吏部尚书华允诚说道。

    阮大钺这时候的确很兴奋,朱慈烺今日的表现让他已经意识到朱慈烺如果登基做了皇帝给他带来的危害,因而他现在已经主动开始和永王接触起来,甚至直接建议永王先去大明6军军事学堂学习再去大明船政局,直接笼络近卫军与郑氏集团。

    朱由检对此故作不知,但也命人好生提防着。

    他不介意皇子在军队中参与训练,但想要分他的军权自然是不可能的。

    对于废黜太子有意让成年皇子之间为储君之位互相斗争,朱由检还真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不知是因为这些年心肠变得越来越硬,还是他作为穿越者对于父子之情本来就没看得那么深,他此刻只希望能真的让这些皇子之间感到压力,别再成为只会被文官利用或拿文官没办法的废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