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你要继续做一个贤惠的皇后 (第一更)
    朱由检瞪了周氏一眼,顺手把汝窑联珠瓶往地上一摔:“对,朕很满意!”

    周氏木然呆了一会儿,看着崇祯帝朱由检半晌说不出话来,气得"shu xiong"晃动,嘴唇青紫:

    “皇儿他有何罪过,陛下你竟要废他,我大明立国两百余载,从无废太子一说!陛下此举岂不有意毁了列祖列宗的规矩!”

    “后宫不得干政也是列祖列宗的规矩,你作为朱慈烺的母亲,你反应如此激动,朕能理解,但废太子一事,不容任何有半点异议,包括你这位皇后,若是再有半句言语,别怪朕不客气!”

    朱由检说完就手掌一拍拍在了茶几之上。

    茶几上的茶杯陡然摔落在地,粉碎当场,地毯上洒满了白色渣滓。

    宫娥们不敢低头捡拾,都战栗不已地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唯独陈圆圆还有些胆量,忙要去捡拾,却被周氏迁怒直接推开,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走开!秦淮河畔的风尘女,都是你挑唆的陛下成了如今这幅模样,好好的乾清宫成了你们的幽会之所,祸国殃民的就是你!”

    啪!

    朱由检一巴掌扇在了周氏脸上。

    朱由检打完就有些后悔,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但嘴上依旧也保持着帝王的严厉:

    “你有完没完,这事和她有什么关系,什么乾清宫是我们的幽会之所,有你这么做皇后的吗,怎么,你也觉得朕是无道昏君,是眷念杨贵妃的唐明皇,是夜会李师师的宋徽宗!”

    周氏捂着脸,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泪珠如穿针引线般下落。

    作为皇后,她素来是极为有涵养的,这一次还是第一次如此激动地朱由检争执,但也在此刻,她才又恢复了意识,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不仅仅是自己相濡以沫的丈夫,还是大明的皇帝。

    自己方才的话已足可以被视作大逆不道。

    周氏现在既惶恐也伤心,惶恐的是朱由检会不会不念夫妻之情借此也将她给废了,伤心的是昔日爱自己的丈夫竟如此无情!无情到为了一风尘女打自己。

    “好了!”

    朱由检也不想把和周氏之间的矛盾搞大,与这位丰盈如雪的成熟贵妇在一起,他既有后世人对她的敬重也有对她身体的贪婪还有日积月累的感情。

    但他没有想到的素来成熟稳重体贴贤惠堪称古代模范妻子的皇后周氏今日竟表现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激动。

    “朕知道你伤心,但这事不是朕一时起意,朱慈烺他的确不适合做大明的皇帝,未来大明的江山还会遇到更多的挑战,他太过宽厚且无远智易受他人引诱,自己的东宫属臣如此悖逆竟然不查,还要为他们求情,朕岂能不废,永王定王皆是你的子嗣,为何不能给他们机会。”

    朱由检握住皇后周氏一双柔荑。

    皇后周氏知道朱由检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也不好再撒泼,只说道:“可是立嫡立长,大臣都这么说。”

    “大臣们,大臣们,这大明的江山是他们大臣的还是朕的!凭什么朕的江山还要他们说了算,立嫡立长,说来也是可笑”,朱由检的确感到好笑起来,素来讲究儒家秩序的东林党在原本南明历史上不就搞了个“立贤”的呼号?

    “陛下,臣妾斗胆直言,他们可都是你的皇儿啊,你忍心让他们将来兄弟相残吗,臣妾虽出身小门小户,但也读过些史书,素来皇室夺嫡皆是血雨腥风,你让我这做母亲的如何能忍心看见他们兄弟同室操戈!臣妾的心在滴血呀,难道陛下您这做父亲就真的于心能忍吗?”

    周氏再次激动地抽泣起来,抚着起伏不定的"shu xiong"。

    “于心不忍又能怎么办,大明皇室自成化后屡屡被文官压制,便是因为皇子们的生活太过安逸平稳,世宗因起于藩邸才有把控百官之能,血雨腥风是皇室子孙的宿命,平常百姓家的安逸是对他们最大的毒害,瞧瞧这几年被各地流贼杀害的藩王,都是些什么废物!成祖、仁宗宣宗哪个不是起于夺嫡成就永乐盛世仁宣之治,无斗争何来强者居上!”

    朱由检其实是于心能忍的,对于让皇族相残他没有心理压力。

    他此刻不像是个朱家的主人而像是朱家的上帝,他要的不是朱家内部的和睦而是要让朱家内部也保持竞争关系,没有竞争就做不到优胜劣汰。

    对于什么天伦之乐家庭和睦,他自然不关心,反正自己不过是后来者。

    周氏自然不一样,她更多的是出于母亲的角度:“陛下的大道理臣妾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臣妾只想问问陛下,陛下还是他们的父亲吗,还是臣妾的丈夫吗,陛下心里还有皇儿们吗,还有臣妾吗?”

    周氏说着便靠在了朱由检肩上,如同当年新婚过后靠在自己丈夫肩上一般,露出少女般的娇羞与依赖。

    朱由检也是第一次现周氏原来也可以如此小女人,也不得不违心地说:“有”,然后又道:

    “但朕心里更有的是大明的百姓,我汉家的五千年文明,朕得先不负了这江山才能再不负了卿,若二者选其一,朕只能先顾念这江山社稷。”

    “所以,陛下南迁之时赐死臣妾之父,如今又废皇儿之位,逼他们兄弟相残?陛下你真的要这么无情?”

    周氏梨花带雨地看着朱由检,仿佛是在审判他一样,朱由检不敢看她,只站了起来,背着她:“没错,朕就是无情,当日大明危在旦夕,你父亲未讲翁婿之情,朕凭什么要顾念他,而今朱慈烺只念着皇位却全然不顾朕这个父亲的尊严,朕为何要给他比别的皇子不一样的特权!

    皇后,你醒醒吧,以前那个国泰民安,温馨和谐的大明皇室和朝堂不复存在了。

    皇室与朝堂注定要有一番争斗才能优胜劣汰,这世界本就是如此!

    追求大同的大明只能走向覆灭!那是虚假的,是不可能长存的,你明不明白!”

    朱由检说了一大堆话,周氏听得半懂不懂。

    但她也知道自己是已经无法挽回朱由检的决定,无论她以什么方式,朱由检有朱由检的坚持,她也有她的决绝。

    因而,周氏直接跪了下来:“臣妾请求陛下废了臣妾,允许臣妾出家为尼!”

    “不准!”

    朱由检丢下了一句话,转过了头:“你现在是大明的皇后,将来也是,一辈子都是,朕的江山可以废太子但不能废后,你的命运就是如此,不容更改!

    现在,你要打起精神,保持微笑,继续做一个贤惠的国母,把这场戏演下去,告诉全天下的百姓,大明皇家很和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