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三百六十章 刺杀清廷大学士 (第三更)
    “额,有把握没有,别出什么茬子才好,朕早已说过不要把自己性命搭进去。”

    朱由检说道。

    “那边回复说不敢有十成的把握,但八成是有的,我们有个叫周则的锦衣卫现在已成了那边的副都统,这一次由他提供情报支持!必万无一失!”

    ……

    视角转到满清。

    今日是清廷汉军正红旗副都统周则纳妾之日。

    所纳之妾唤名涵染,乃名动京城的歌女,因周则乃是大清多罗贝勒勒克德浑之亲信包衣,故仗势逼得陈名夏等文臣退步,由他这个武人强行娶了涵染为妾。

    红绡罗帐,香烛喜字,周则有些惴惴不安地看着眼前的新娘。

    三年之内从佐领升到副都统,甚至还入了汉军旗的周则此时不像是威风凛凛的清廷高阶武官,也不像是这新娘的丈夫,倒像是这新娘的奴仆,很是卑微地坐在新娘身旁,神色很是局促不安:

    “四姑娘,这些年没见,周则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你,如今还能和你共处一室,小的以前想都不敢想。”

    周则脸上带着兴奋地笑容,眼神只看着前面燃得剧烈的红烛,局促地缩在床沿边,深怕挨近了新娘,只觉得全身烘热,想脱掉衣服却又不敢脱。

    “你不必如此紧张,现在我们都是朝廷的人,现在成为你的人既是千户的意思也是我哥的主意,好在我们幼年便已相识,我也知道你的秉性,如今既然为朝廷办事,有些事还是认命的好。”

    红盖头里传出淡淡的话,一双玉手主动地伸出来,摸索到了周则那汗津津的拳头上。

    周则本能地缩了回去,点头笑道:“嗯,认命,认命,四姑娘说得对,当初小的跟在大爷身边,只在远处看见四姑娘和三姑娘、五姑娘们一起在秋千架上,那还是崇祯十五年的秋天,一晃都过去五年了,不知三姑娘和五姑娘她们?”

    “她们已经被害了,你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涵染直接掀开了红盖头,梨花带雨地看着周则。

    周则见她如此,吓得七魂丢了六魂,忙告罪起来:

    “是周则的错,周则不该给姑娘提这些,姑娘想怎么责罚周则都行!”

    “还是说说正事吧,上面交待给你的任务,你可有了结果,你我虽然是两条线的人,但是我得负责把你的情报传递出去,你是不能插手的,这样容易暴露了你,毕竟你现在也是副都统了,我们锦衣卫培养你这么个职位的探子不容易。”

    涵染把眼泪一擦,就问了起来。

    “有结果了,因阿巴泰病重虽因最近一种叫奎宁的药物救下了性命,但到底没有完全康复,多尔衮便让主子,不是,是勒克德浑被封为平南大将军和平西王吴三桂领主力跟随洪承畴由河南南下征伐大明;

    另外,谭泰为征南大将军走山东南下;一等公何洛会领偏师走湖广,襄助主力;

    小的已被任命为河南提督,十日后将会领五万绿营主力前往河南卫辉安营扎寨;

    大军将于十月十六日启程,预计先攻打的便是开封。”

    “还有,这是内院大清门当值宦官的文书告身,就劳四姑娘交给贵公公,是我花钱从冯铨手里买的,不会查出来,至于能不能杀掉洪承畴还得看贵公公自己的造化”。

    周则将一册子从袖中取了出来给了四姑娘。

    四姑娘点了点头,就上了床,直接躺好:“上来吧。”

    “啊,小的还是去外面书房睡吧”,周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而四姑娘则拍了拍床:“外面有人听着呢,上来,既然已经成了亲,便就是夫妻,昔日的主仆之别也不必再提了。”

    “好”,周则爬了上来,就看着四姑娘。

    “摸我,亲上来,得让墙脚的人听见”,四姑娘这么一说,周则也就壮着胆把手放在了一处绵软上,慢慢地贴近了涵染的唇瓣。

    一夜女子肆无忌惮地叫着。

    ……

    次日一早。

    涵染便将周则的贴身小厮叫了来:“把这个给贵公公。”

    ……

    冯铨和洪承畴一起来到了大清门的内院。

    “听闻江南士绅多不满朱明乱政,商税收得极高,大兴与民夺利之举,不少大户已暗中支持我大清,此次大司马统兵南征,当是七分政治,三分军事,或许可事半功倍。”

    大学士冯铨作为满清汉臣要大臣之一,且佐领内院机务,乃摄政王多尔衮头号亲信,因而对洪承畴提几句建议也颇有资格。

    洪承畴则摸了摸吊在后背的辫子,扭了扭脖子笑道:“您老说的很是,这朱明皇帝虽说是我等旧主,但却倒行逆施,这也是洪某相信在上次大败之后我大清依旧能一统天下的原因,不过洪某现在最为担心的不是民心,而是这些明军的战力啊,听闻起火炮与火枪越的厉害,如今更是把西洋技法全都掌握了。”

    “不过是奇技淫巧而已,大司马何必忧虑,再好的枪炮也要人来操作,我大清是马背上得的天下,昔日朱明之火器不也在我们大清之上,还不是丢了半壁江山。”

    冯铨这么一说,洪承畴也就笑了笑,没说什么,作为此次南征主帅,他也不能表现的太过颓败。

    但就在这时候,洪承畴突然停了下来,转头问着站立在内院门房的一内宦:

    “本官好像见过你,你在前朝兵仗局当过差,而且还是曹吉祥的义孙,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洪承畴问话的人正是贵喜。

    贵喜心里一紧,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回老爷的话,是冯阁老安排小的进来的。”

    贵喜没想到洪承畴记忆力如此好,即便自己在兵仗局当过差都被记得住,他内心里很是震撼,但偏偏现在冯铨又挡在他和洪承畴中间使得他没办法下手。

    贵喜想把冯铨支开才照实回答是冯铨安排的自己,这样就可以让冯铨走动一下给自己提供机会。

    可谁知,洪承畴直接下了令:“将此人拿下!本官想起来了,这人叫贵喜,素来秉性忠直,不可能还愿意留在我大清!定是朱明奸细!”

    贵喜见此只得大喝一声:“奸贼!”然后手中银针射了出去,正中冯铨喉舌,接着自己咬破药丸自尽,直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冯铨只觉喉部如针刺一般剧痛,然后整个气管有些吸不了气,憋闷的慌,接着就张着嘴吐血而死。

    “快抬冯大学士下去!”

    洪承畴大吼一声,但此时冯铨已经死透。

    而贵喜也指着洪承畴口齿不清地说道:“可惜,可惜没能杀掉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