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谍战 (第十更)
    洪承畴这么一说,勒克德浑也不好再说什么,也暗自承认洪承畴不愧是老将,考虑很是周全。

    河南提督周则也达到了目的。

    虽然周则面色淡然,但当出帐后则不由得冷冷一笑,通过勒克德浑与洪承畴的对话,他成功得知了洪承畴的战略部署,他现在需要的是如何把这件事传递出去。

    虽然洪承畴给了他一个给路振飞送信的任务,但他不会通过借着这个任务让送信的人把消息带给路振飞,他不知道洪承畴这个老狐狸是不是在试探自己,他决定依旧用自己锦衣卫内部的联络方式传递消息。

    “这是洪的战略部署还有他们招抚路振飞的信件内容,以及我河南清军的兵力部署与驻防图,你务必想办法传递给河南的汪镇抚使,还有大元帅府有名叫刘参军的是奸细,用八百里加急!”

    周则对麾下负责单线联系自己的一名河南锦衣卫校尉李永行说了后就变了一副面孔,作威作福地便踢了这河南锦衣卫校尉李永行这一脚:

    “混账东西,老子想吃只鸡你都找不到,这附近这么多村子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一家养鸡的,现在就给老子去找,连夜去找!”

    别人只当周则在给自己的亲兵飙,也就没有人把这事放在心上。

    而这位名为河南提督亲兵的锦衣卫校尉李永行则只得带着一干人去附近的村落打家劫舍。

    这在清军中受主帅派遣出去打粮也是常有的事,也没人觉得奇怪。

    这名锦衣卫校尉李永行抱着一只鸡找到一形容枯瘦的妇孺:

    “霖熙兄,务必把这个给汪镇抚使,用八百里加急!”

    卫辉府一处叫徐家堡的地方,周则麾下一队亲兵刚刚洗劫了这里不久。

    这里的对岸的一处羊肠小径上便响起急促的马蹄声,那名妇孺将面皮一扯就恢复了男子模样,一到达开封城就找到汪刚刚:“镇抚使,对面送来的。”

    不久之后,阁楼里传来汪刚刚严令:

    “立即火递京!同时准备快马,我要立即见到路制台!”

    ……

    “告诉路振飞,可以与洪承畴适当接触拖延时间,待我大军集结至开封一带后再说,命周遇吉和黄得功找机会主动攻击,让洪承畴真的以为我们把主力放在了湖广和山东!”

    这里,大元帅府一得知这个消息,秦良玉便下达了自己的指示,并看向朱由检。

    朱由检点了点头:“这个洪承畴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却不知道还没开打,他的一举一动就被我们知道了,周则这条线很有价值,务必保证好他的安全,非紧要任务不必启动他,他的身份不能过十个人知道,秦爱卿和近卫军其他各部和锦衣卫汪刚刚部有必要可以予以配合!”

    “微臣明白!”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退了下去。

    朱由检和秦良玉在从周则手里得知洪承畴的战略部署后对于接下来的作战无疑更有自信,而路振飞这边也从锦衣卫在河南的负责人汪刚刚这里得知了消息。

    不过,汪刚刚没有告诉谁给的这个消息,其实他也不知道,只知道是自己的对接人传递的。

    “你是说对面,我们的人传回消息说,近日会有洪承畴的书信送到,而且还要招抚本官?”

    河南总督兼总兵官路振飞刚这样问着汪刚刚,外面便传来自己的幕僚的话:“老爷有商客投来书信。”

    大元帅府有规定,总督总兵官不能对锦衣卫有隐瞒,因而路振飞没有让汪刚刚退下就从这幕僚手里拿过信来,看了后便道:

    “果然如你那边的线人所料,只是让本官惊讶的是,究竟是谁有如此能耐,能从这老狐狸手里知道战略部署,至少得是总兵以上的吧。”

    “下官也很好奇但也不知道,此人是谁只怕也只有我们的都督{吴孟明}知道”。

    汪刚刚笑着说道。

    路振飞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到了他这个位置自然不能随意表达自己的一言一行,他也知道这件事既然已经惊动了锦衣卫,那自己即便真的想归附满清已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朝廷的指示。

    因而许久后他才对自己幕僚说道:“将那名商客好生安置,没本官的话,不得让他随意出走,容本官考虑考虑如何回信。”

    待那名幕僚走后,路振飞才对汪刚刚说道:“朝廷指示或许不久就会下来,我的这名幕僚你可以盯紧点,但最好不要让他现。”

    “我们锦衣卫办事,您放心就是”,汪刚刚笑道。

    ……

    锦衣卫都指挥使同知李若琏走进了一间幽黑的屋子,扯了一张椅子坐下,看着对面已被关了三天紧闭的白面小生:“你就是刘范刘参军?”

    这白面小生点了点头:“我是,不知老爷为何审问我。”

    没过一会儿。

    “我不是奸细,我真的不是奸细啊!”

    刘范哭喊起来。

    “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我们这里有你通敌的证据,来人将他的手腕割开,慢慢地让他滴血,若他不肯承认不肯说是谁安排的他进来就让他滴血而死!”

    李若琏冷厉地吩咐后,没片刻间,这白面小生便被蒙住了眼,且只听得自己的血在哒哒的滴落在地,渐渐的越来越慌张,最后直接大吼起来:

    “我说,我说,我是冒牌的,在刘范入大元帅府前,我杀了他且顶替了他,是罗弼先生安排的,他说我和他长得像,只要我在这里一天,就会给我一天五十银元!”

    “搜索此人,监控此人,以后大元帅府当值人员从枢密使以下其行踪必须每日一查,十二时辰也不能间断,本官要知道他何时睡觉,和谁睡觉,甚至用的什么姿势,说的什么话!”

    李若琏扯开了这刘范眼睛上的黑布,刘范这才现自己根本没有被割手腕,一时激动起来:“你们,你们。”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说说吧,想不想将功赎罪,想不想继续一天得五十银元,如果想就继续听我们的安排,继续在大元帅府办差,如果不想,就像前些日子被剐了的土国宝一样被一刀一刀一刀的割掉!”

    李若琏的话刚说完,这刘范便忙点了点头:“想!”

    ……

    刘范趁着夜色来到了某中药铺子,找到了罗弼:“这是今日的大元帅府调令,刘芳亮、刘希尧西进湖广黄冈,何新、刘肇基北上扬州。”

    “消息可否属实,刘芳亮和刘希尧乃第三军悍将,西调湖广,如今何新和刘肇基乃近卫军第二军的也北上扬州,说明秦良玉有意令近卫军主力在湖广与山东抗敌”,罗弼说后便道:

    “你回去吧,我会连夜把消息传到对面去,到时候会重重有赏!”

    ……

    “罗弼的人过江了”,一名锦衣卫对李若琏说道。

    “甚好,告诉刘范,我们会继续给他一些假消息,让他继续每日按时到大元帅府当差,本官会在那里等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