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洪承畴的应对之策
    铿然一声。

    洪承畴的衣袖不小心带翻了刚沏好的热茶,热茶顺着茶几流下,茶杯也翻滚在了地摊上,出脆亮的声响。

    安神的梦甜香依旧飘忽着一丝一缕的烟气。

    然而,洪承畴却也有些神色急切起来,目光如鹰隼般盯着眼前这名武官,仿若暴风前的雨夜,黑暗深沉地可怕。

    “大批明军出现在祥符城外。约莫八万左右?”

    洪承畴问了一句,就起身走到案前来,拿起大狼毫,铺开宣纸想写些什么却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但谁知突然大狼毫就摔落在地:“不可能!”

    “下官不敢欺瞒中堂,我家主子确实祥符城外看见大批明军,光骑兵就不下一万!”

    这名军官跪了下来。

    而此时,外面也传来了一阵喧嚣声,却见有人来报:“中堂,孟部堂求见。”

    “孟乔芳?他不在宣武卫,来这里干嘛?”

    洪承畴说完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忙道:“快让他进来!”

    没多久,孟乔芳也来到了洪承畴面前:“就是这么回事,下官估计攻打宣武卫的明军不下十万,其火炮密集的片刻间就摧毁了宣武卫大半城墙,这非四五百门火炮不可能形成如此规模,中堂,看来局势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洪承畴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外面又传来一阵喧嚣声。

    “这又是谁!快出去看看!”

    洪承畴忙抬起头大声喝问了一声,彼时,都统金砺也跑了进来:“贝勒爷,中堂大人,杏山营于前日突然遭到夜袭,下官为谨慎起见,只得先带着三万人马撤了回来,请贝勒爷和中堂见谅!”

    洪承畴现在也没心思处置金砺,也知道金砺敢直接不战而退是因为仗着自己是勒克德浑的人。

    洪承畴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坐着。

    这时候,勒克德浑话了:“这摆明了是近卫军的主力出现了,我就不明白了,这些传递消息的人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近卫军主力去湖广和山东了吗,连带着摄政王也被骗过去了,如今也连累了中堂,洪中堂,你说说吧,接下来如何是好?”

    “还请贝勒爷见谅,事情生得太突然,下官一时也还有些糊涂可否请贝勒爷和其他人都退下,让下官先静一静。”

    洪承畴苦笑起来,他知道勒克德浑还是不满摄政王多尔衮将实际统帅之权给他这个汉人,因而此时也不会忘了讽刺自己预先笃定近卫军主力在山东和湖广之言。

    勒克德浑冷冷一笑,他的确存有了看洪承畴笑话的心思,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也还是只能让洪承畴拿主意才行,一是洪承畴的确也有指挥才能二是如果真的吃了败仗他也好甩锅。

    ……

    约莫过了半晌,独出一室的洪承畴叫来了自己的老仆要更衣沐浴。

    洪承畴的老仆一走进来便看见自家老爷已是冠带掉落在地,头凌乱,白丛生,而地上还堆满了被蹂躏了纸张和洒在地毯上的墨汁,纸张上写的都是“朱由检”三个字。

    而椅子与桌几都也被歪倒在地上,茶杯碎了一地,一本书被撕的粉碎。

    整个洪承畴的房间就如遭贼了一般。

    洪承畴的老仆不敢多问,洪承畴也没说什么,等到一个时辰后,洪承畴已经换了一身常服,依旧气定若闲地走了出来。

    勒克德浑、吴三桂、孟乔芳、金砺、周则都没想到洪承畴还能保持如此淡定,似乎依旧智珠在握一般。

    周则也更为担忧起来,他不知道洪承畴还要耍什么心思,也很想尽快找机会把洪承畴不准备打开封的消息传递出去,但他又觉着现在遇到这样的变故,洪承畴应该会继续改变战略才是。

    “孙家渡口可有消息传来?”

    洪承畴突然问了一句。

    “没有”,吴三桂回了一句。

    洪承畴暗暗松了一口气:“平西王,着你部增派十万兵马立即赶赴孙家渡口,加强孙家渡口防御,无论如何我们粮道和退路不能断。”

    “是!”吴三桂应了一声,但也不禁问道:“中堂,李额真与刘额真等人尚且还在祥符,你看我们是否派人去援救?”

    “不必,眼下既然各处皆有近卫军出力出现,便说明人家是有备而来,只怕也做好了我们援救的准备,如今又是严冬,孤军去援反而容易中了埋伏。”

    洪承畴这次不愿意再说出自己的安排,只起身来到周则面前:“河南提督周则,本官限你在五日之内夺占杏山营!”

    周则心里一喜,他知道洪承畴让自己在五日夺占杏山营是想让自己去杏山营阻击住近卫军主力,等于是牺牲自己好为他主力突围争取时间。

    但洪承畴不知道的是,他周则现在想要的就是一个出兵的机会,只要他能出兵便能找到机会目前洪承畴的一举一动告诉给大明朝廷。

    不过,周则表面上还是表现出有些不愿的样子,毕竟按照正常人来讲,是不愿意去送死的,他不由得看了勒克德浑一眼。

    “中堂,周则所部多是新入伍的绿营,战力孱弱,你让他夺占杏山营,你觉得他能在五日内夺下杏山营吗,我这个奴才到底有几分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勒克德浑忙出来帮周则,而洪承畴也猜到勒克德浑会提意见,便笑道:

    “贝勒爷请听下官解释,现在按照孟部堂和在金都统以及李国翰那边传来的消息,如果近卫军主力在河南,应该是集中在宣武卫和祥符两个方向;

    而杏山营方向当是敌人最为薄弱之处,正因为此,下官才会让周则领兵五万进占此地,贝勒爷,下官是奉的万岁爷旨意摄政王的意思挂帅,想必贝勒爷也会支持下官的吧。”

    勒克德浑见洪承畴拿顺治帝和摄政王多尔衮来压,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下官听令”,周则做出一副颇为愤恨的样子接受了洪承畴的军令,然后带着自己的人马开始朝杏山营而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又有一名文官跑了来:

    “中堂,不好了,孙家渡口和陶家店俱被明军占据,我们的船只被销毁,驻河守军全军覆没,连阳武县城也已失落,三万运粮兵也全部被杀,五十万大军的粮食也都被烧了!”

    洪承畴认得这名文官,乃是兵部郎中屈家伟,如今一听他这么说,他顿时就一拍桌子:

    “快,快,立即召集大军,除周则部继续攻打杏山营外,其余大军全部朝孙家渡口出,抢占渡河点,这个必须夺回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