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算计
    哈莫本是蒙古镶蓝旗的佐领,被洪承畴提拔到了周则麾下担任副将,自然也有监视周则的意味。

    不过,这哈莫或许为人实诚,在听周则这么说后,也不由得对周则很是佩服起来,忙道:“提督大人和诸葛亮一样,好计谋,好计谋。”

    “哈将军过誉,现在就有劳哈将军派人给洪中堂禀报,就说我们已智取杏花营,近卫军主力已撤向东边,我部是留守杏花营还是继续追击,还请中堂大人示下”。

    周则说完便又将自己的一名亲信家丁即李永行叫了过来:“你也一起去,替本官写封战报给贝勒爷。”

    周则让假扮成自己亲兵的锦衣卫李永行去给勒克德浑复命自然也是有想让李永行借机打探洪承畴部清军主力动态的心思。

    洪承畴这里得知周则占据杏花营消息则不过是淡淡一笑。

    但同时,勒克德浑也收到了周则的来信,却是高兴地拍了桌子:“好奴才,本贝勒看中的就是他这一股子机灵劲,就用了两百骑就把杏花营骗得了手,洪中堂,这个功你得替人家周提督请吧。”

    “请是要请的,不过贝勒爷,这人家主力都东撤了,占据个杏花营也不过是占座空城算不得什么吧。”

    洪承畴说着就微微一笑,勒克德浑也没再说什么。

    他也不得不承认周则这个胜仗的确有些水分,同时心里也很是懊恼起来:“周则这个狗奴才,给自己报个战功,没事扯上人家主力东撤干嘛?”

    “贝勒爷,洪中堂,下官觉得眼下重要的不是周提督占据杏花营的事而是近卫军主力东撤的事,如若真如周提督所言,近卫军主力东撤,倒是让吴某很是不解,东撤进入凤阳,难不成他近卫军主力要回南京不成?”

    吴三桂及时制止了勒克德浑和洪承畴的争执,忙提到了正事。

    而洪承畴则不由得捻须笑道:“这哪里是近卫军主力东撤,这明明是北上!”

    “北上?”勒克德浑站了起来:“我这奴才明明写的明明白白,是近卫军东撤了。”

    “周提督所看到的不过是表象罢了,东撤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是朱由检,你会把主力东撤吗,难道不是立即北上增援,堵住我们回撤之路,好在宣武卫到孙家渡口之间吃掉我们?”

    洪承畴虽然瞧不上河南提督周则,也认为河南提督周则没什么大本事,认为周则能夺回杏花营也不过是会耍小聪明而已,不然的话,既然能智取杏花营为何不能判断出近卫军主力东撤没有意义?

    周则也猜到洪承畴会这么想。

    所以他也就没有多此一举说自己预判近卫军主力会北上,那样以洪承畴的胸襟不会相信自己的话反而会本能地否定自己的看法。

    而如果自己表现得笨一点只说看见近卫军主力东撤,以洪承畴的自负与睿智自然能猜到近卫军东撤后可以北上由兰阳李景高口北渡黄河增援渡口防守力量。

    所以,此时的洪承畴也就很坚定地认为自己没有判断错,近卫军又有一部在开封城南边的主力已经北上。

    对此,洪承畴也颇为懊恼,他本以为近卫军主力没有在河南,也就没有想到近卫军会突然出现在黄河北岸。

    作为一个善于治军的文臣,且加上他素来记忆力也极强,因而他也知道从河南渡河北上有三处,一处是出宣武卫去虎牢关,一处便是要过现在的孙家渡口,还有一处便是由兰阳走李家高口。

    可就因为他没有想到近卫军主力依旧在河南,也就没有想到近卫军主力会过黄河堵住他的退路。

    洪承畴也不禁暗自责备自己,心想自己怎么就忘记了粮道之安全是最为重要的事,以至于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好在洪承畴在清军中的权威依旧还在,因而他这么一说后,勒克德浑和吴三桂等都深以为然。

    洪承畴也直接下令道:“告诉周则,让他暂时留守杏花营,并派斥候打探宣武卫方向动静!”

    “听中堂的意思,我们这三十余万人马依旧是要夺占孙家渡口和河防,而不是转而夺取宣武卫与一等公何洛会取得联系,中堂刚才不是说近卫军主力已经北上吗,为何我们要去硬碰硬?”

    平西王吴三桂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近卫军之行军诡异的很,洪某有时候不敢笃定这近卫军下一步到底是怎么走,虽说依照常理推论,他自然是要北上的,但也说不定会不会是个**阵,想让我们撤回来,毕竟我们渡河以后便是我大清腹地,他近卫军也就拦不住我们。”

    洪承畴心思多疑,而如今在意识到近卫军把自己戏耍了一次后,他也就更加小心起来,也担心这会是近卫军故意让他上圈套。

    因而便想着趁着现在离黄河岸边不远,倒不如攻打一次,如果不是近卫军主力,他清军主力自然可以轻易渡河全身而退,如果是近卫军主力,他三十万清军也应该吃不了什么亏,最糟糕不过是再撤回来与周则部合力南北夹击宣武卫才对。

    因此,洪承畴依旧坚持着继续北上。

    ……

    阎应元带着夏完淳等直属协的一千人一直紧跟着在洪承畴等清军主力后面。

    不过,阎应元并没有带着夏完淳等人沿途袭扰洪承畴等清军主力。

    阎应元直接拉住夏完淳:

    “端哥,阎某认为陛下让我们袭扰洪承畴等清军主力不是很好的计策,你想想,如果你要是洪承畴这个老狐狸,肯定会特别小心翼翼,如果我们一旦沿途袭扰,他一定会认为我们不想让他带清军主力北上,这样反而使得他不顾一切地加北上。”

    “阎指挥使,你竟敢质疑陛下的决议,不过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不过也好像没有道理,你别忘了,陛下让我们袭扰洪承畴等清军主力的目的是援助近卫军第三军第一兵团。”

    夏完淳有些愕然地看着阎应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