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零六章 杀死吴三桂与活捉洪承畴
    都统金砺被近卫军的炮弹直接砸成了碎饼。

    梅勒额真沙尔瑚达则被近卫军的枪弹打中了脖子,在地上抽搐着,血流尽而死。

    兵部右侍郎陕西总督孟乔芳是被近卫军步兵用刺刀直接乱刀捅死的。

    最终只剩下平西王吴三桂与内院大学士与兵部尚书洪承畴被近卫军重重包围在了一片雪地里。

    雪地上已经倒伏下不少清军的尸体。

    吴三桂和洪承畴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着鸳鸯战袍的近卫军和冉冉升起的明字旌旗。

    两人惶恐而又不安也有些茫然,他们也没想到自己终究有天会站在大明的对立面,更没想到会被明军包围,面临被明军处死的情境。

    朱由检此时也策马而来,秦良玉、何新、刘芳亮、吴孟明等紧随其后。

    “万岁,万岁!”

    “万岁,万岁!”

    “万岁,万岁!”

    此时,二十余万清军主力已悉被近卫军歼灭,光是被俘虏的清军便已有五万多,遍地都是被近卫军杀伤的清军官兵更是不下二十万。

    这一是场决定性的大胜!

    正因为此,当大明皇帝朱由检出现的这一刻,整个近卫军皆高呼了起来。

    可谓气震山河,鬼神皆惧。

    洪承畴和吴三桂看着此时的朱由检,自然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洪承畴的确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他很惊讶,惊讶朱由检不是在黄河北岸吗,却为何突然又出现在了这里。

    此时的洪承畴心里不知该作何感想,但他知道自己败了,败的彻头彻底。

    吴三桂则是铁拳紧捏,他心里对朱由检是又恨又怕,恨自然是因为朱由检杀了他全家,还逼着陈圆圆给他写了绝交书。

    他怕朱由检则是因为根深蒂固的君臣之念。

    曾几何时,他也想过驰骋沙场,报效君王,但日渐膨胀的野心让他忘记了君臣大义。

    此时他不禁在想,如果崇祯十七年,他没有作壁上观,而是义无反顾地进京勤王,会不会是另一种结局,自己的吴家二十几口人的性命会不会还在,陈圆圆会不会没有和自己绝交,自己会不会依旧是大明的平西伯,而不是满清之走狗。

    “洪承畴,吴三桂”。

    朱由检笑了起来。

    坦白讲,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洪承畴和吴三桂,但却又如曾见过几次一般,甚至彼此已很是熟悉一般。

    “陛下!微臣有罪!”

    洪承畴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泪俱下。

    此时的洪承畴的确知道自己该服软了,他没想到昔日那位刚愎自用而又志大才疏的崇祯皇帝此刻竟将他五十万大军全歼于此,还如今逼得他不得不认罪下跪。

    朱由检下了马,走将过来,手里马鞭直接就朝洪承畴脸上抽了过去:“当年松锦之战,你怎么不自缢!”

    啪!

    朱由检的鞭子震天一响,直接打在洪承畴的脸上,现出拇指粗的血痕出来。

    洪承畴则跪着过来抱住了朱由检的脚,哭哭啼啼地如妇孺般是鼻涕眼泪往朱由检身上抹:“陛下,微臣有罪,微臣有罪,求陛下赐臣自缢,现在就赐臣自缢,好不好!”

    洪承畴知道大明的君王待臣下还是比较恩宽的,尤其是眼前这位崇祯皇帝尽管易怒杀臣无数,但只有洪承畴知道真正的朱由检不是这样的,真正的朱由检是富于感情的帝王,是心思单纯天真的帝王。

    他觉得只要自己肯认罪,肯求死,以他对崇祯性格的了解,崇祯一定会让他自缢。

    而不是被押到南京去。

    洪承畴比谁都了解南京的那一群文官,因为那些人和他是一类人,他相信只要他被押回南京,那些文官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在自己身上踩上一脚,往自己身上吐一口吐沫,要求朱由检凌迟自己。

    因为,如若不这样不足以表明他们有多么的高尚,他们与自己这样的奸贼有多么的不一样。

    而洪承畴是不愿意自己被凌迟处死的,他不想去承受那样的罪过,他怕死,他真的怕死。

    “现在想自缢,哪有那么简单,卢象升尚且为国而死,而你洪承畴竟会向一个女人屈服,不但屈服了还帮着满清灭朕的大明江山,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无耻!你非我大明之臣子,你的君王是顺治,你是建奴的奴才,别在朕面前称微臣,你不配!“

    朱由检大声训斥着,手里的马鞭鞭笞着。

    “陛下,您这样让臣无地自容啊!”

    洪承畴又哭了起来,不停地打感情牌,希冀朱由检能心软下来,眼神不停地撇着朱由检,希望自己可以得到饶恕。

    “将洪承畴押下去,着专人看好,若有半点闪失,朕拿你是问!”

    朱由检对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说了一句,便朝吴三桂走来:“吴三桂,崇祯十七年朕召你进京勤王,你却以军饷不足为由故拖延时间,再后朕又着你守好山海关不得降清,你违背了朕的旨意,却带清军入关,你为何如此做?”

    “无他,顺应天下大势耳。”

    吴三桂别过脸去不敢再看朱由检,只这么回了一句。

    “好,好一个天下大势,但你看错了天下大势!朕知道你吴三桂不是简单的人,心狠手辣智谋远略,或许在你眼里,朕是不如你的,但你现在看看,是朕赢了!”

    朱由检大喝一声。

    而吴三桂则苦笑了起来:“成王败寇,要杀要剐,请便!”

    “倒是比洪承畴有点血性,不愧是为朕戍守边镇多年的总兵官,可你不该忘记人臣之道!更不该忘记你是汉人!”

    朱由检说着便突然一剑刺入了吴三桂的胸膛,狠狠地往里捅着:

    “你是朕一手扶起来,今日便由朕结束你的生命,朕已杀你吴家全家性命,就差你一个!”

    “圆圆,圆圆她。”

    吴三桂捂着胸口吞吞吐吐地看着朱由检。

    “她很好”,朱由检说了一句,便转身而走。

    最终,吴三桂倒立在了白雪之中,他在未闭眼前不由得看了看秦良玉,是的,他本该如她一般,如她一般持着长枪,头戴冠缨侍立于君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