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万民唾骂洪承畴
    此时的洪承畴还在江宁镇的某一硫酸厂接受劳役。品書網&1t;/p>

    他的工作内容是将高浓度的绿矾油即浓硫酸之提纯物倒进特制缸内的工作。&1t;/p>

    这种工作虽说简单。&1t;/p>

    但一不留神会把这种强腐蚀性的液体漏在自己手或者脚。&1t;/p>

    或者是不小心把缸子碰碎,让浓硫酸大量洒在自己身。&1t;/p>

    一旦这样便都会导致身体被直接碳化。&1t;/p>

    但洪承畴运气倒也挺好,除了一个大拇指黑得如煤炭以外,其他部位都还完整。&1t;/p>

    这也是他素来做事谨慎的缘故。&1t;/p>

    这种性格也特别适合干这种高风险工作。&1t;/p>

    洪承畴现在只穿着一白色棉布短衣,露着膀子,除了那将军肚还彰显着他以前非富即贵的身份外,基本已看不出他与在场的劳役犯人有什么不同。&1t;/p>

    洪承畴在这里一直是以一脸别人欠他钱的表情示人。&1t;/p>

    头乱糟糟的自然没有仆人在服侍他熟悉。&1t;/p>

    而在洪承畴身后则按照常例,是有一名近卫军士兵跟着在他身边的,而且还有两个监工。&1t;/p>

    近卫军士兵只监管他是否会逃跑和自杀,其他事务都是监工负责。&1t;/p>

    一旦洪承畴稍微一偷懒,监工便会直接一鞭子抽去。&1t;/p>

    蘸了盐水的鞭子在毒日下打在汗津津的背能疼得洪承畴当场惨叫。&1t;/p>

    此时的他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能死快点去死。&1t;/p>

    但偏偏他自己狠不下心自杀,而且也时时刻刻也有人看着他,他也不好自杀,即便是尝试着绝食,也会被人粗暴的掰开牙关往里面灌白粥。&1t;/p>

    监工们都是因违纪而被派到在这里当监工的士兵。&1t;/p>

    一个个本来心情很糟糕,如今又能收拾一个在满清当过大官的汉o奸一个个自然很积极的用各种手段折磨洪承畴,而且也能通过虐待洪承畴来提升他们的自信,让他们觉得自己至少汉o奸值得尊重的,因而他们虐洪承畴是越虐越爽。&1t;/p>

    “你个狗汉o奸,还坐在这里干嘛,继续给老子干活!”&1t;/p>

    一监工顺手是一鞭子过去,打得洪承畴肥肥的脸又添了一道血红的疤。&1t;/p>

    “是,是,九爷,小的这干活”。&1t;/p>

    洪承畴内心是奔溃的,他不止一次想,如果历史能重来,他宁愿在松锦战败后选择自杀,也不愿意去体验那蒙古女人的滋味,然后被害得到了如今这步田地。&1t;/p>

    这时候,东厂的一名校尉、一名刑部的官员、一名大元帅府军法处的宪兵持着枪走了来,刑部官员当即宣读了钧令:&1t;/p>

    “着即押赴甲级战犯洪承畴受审!”&1t;/p>

    几乎每隔个四五天左右,洪承畴便会被带回南京受审一次。&1t;/p>

    而所谓的受审其实也不是受审而是接受批判。&1t;/p>

    洪承畴自己需要跪在太平门由行刑场临时改造的公审台。&1t;/p>

    整个公审由刑部尚书高倬主审,都察院左都御史陈纯德以及大理寺正卿金炫和东厂提督王承恩以及大元帅府军法处总长何新陪审。&1t;/p>

    不过,参与审问洪承畴的则是大明所有的人。&1t;/p>

    无论是官僚士子还是贩夫走卒皆可排队进入公审台央设的一椅子审问洪承畴。&1t;/p>

    洪承畴跪在这些参审之人面前接受审问。&1t;/p>

    而洪承畴现在则已经挂着有“大汉o奸”、“大叛徒”、“满清头号走狗”、“汉人头号败类”“不配姓洪”等牌子。&1t;/p>

    基本每位参审者审讯洪承畴后,一旦洪承畴承认一个称号会被挂一个写有这样称号的木牌子。&1t;/p>

    不承认自然是会由参审者继续质问甚至可以拳头脚踢。&1t;/p>

    最初洪承畴还是会反抗的。&1t;/p>

    后来则只乖乖地跪在参审者的面前,参审者说他是什么,他承认自己是什么。&1t;/p>

    “洪承畴,你虽为汉人,却甘为汉贼,既为汉贼却威胁要尽屠开封城民,你说有没有这回事!”&1t;/p>

    此时一名热血士子走了来指着洪承畴鼻子喝问了起来。&1t;/p>

    “有!”&1t;/p>

    洪承畴哭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结束。&1t;/p>

    有时候他觉得待在这里还不如在硫酸厂好。&1t;/p>

    在硫酸厂虽说挨鞭子但到底不会被万人戳脊梁骨的骂。&1t;/p>

    不过,这时候,刑部尚书高倬站了起来:&1t;/p>

    “奉旨,洪承畴一案审讯已全部结束,现宣判,洪承畴须凌迟三千五百刀,特命刑部招标天下铁铺,有愿以白铁铸洪承畴之汉o奸跪像于南京孝陵、杭州西湖等地者,可于三日后往应天府刑房登记。”&1t;/p>

    “我家是开铁铺的,交给我们林记铁铺吧,我们林记铁铺不要钱!”&1t;/p>

    “学生周士强,愿奉千斤白铁铸汉o奸跪像于正阳门外,百姓若吐一口吐沫,周某愿送银元一分,直到五万银元送完为止!”&1t;/p>

    “我杨世则愿以十万银元集万民之唾液辱大汉o奸之像!只可怜白铁无辜啊!”&1t;/p>

    洪承畴此刻是欲哭无泪,他也没想到天下万民竟恨他到如此地步,更没想到还要让他遗臭万年,同秦桧一样受后世人唾骂。&1t;/p>

    洪承畴开始双腿打颤了起来,再一想到还有受三千五百刀的凌迟之刑,他更是全是冷。&1t;/p>

    不仅仅是他,此时在公审台看着台下情况的官员们和参观的藩王们也都不寒而栗,他们有的暗自庆幸自己依旧在大明,也按照庆幸甚至都还忠诚着陛下。&1t;/p>

    这时候,一名身着斗牛服的官员突然跳了出来,跪在了公审台:&1t;/p>

    “下官乃左都督李辅明之子李永铭,现为东厂掌刑千户,今日冒死请大司寇加罚洪承畴受万民唾骂之刑,然后再决于凌迟!”&1t;/p>

    东厂提督王承恩直接站了起来:“小铭子,你是不是疯了,给本督回去!”&1t;/p>

    “下官不回去,当日家父便是没于松锦之战,若不是他洪承畴,何至于殒命于关外,到如今尸骸无存,他洪承畴若是战死还罢,我李永铭依旧敬他为英烈,但他如今却丢了我松锦战死的万千汉家儿郎之脸面,若不让万民唾弃他,下官甘愿一死!”&1t;/p>

    “既是烈士遗孤所请,派人传话,准了!”&1t;/p>

    朱由检在远处说了一句。&1t;/p>

    没一会儿,洪承畴面前便6续走过一个个百姓,一日一夜而不绝,至次日行刑时,洪承畴的衣袖依旧湿漉未干,行刑的刽子手也不由得用布蒙住鼻子操作。&1t;/p>

    本书来自&1t;/p>

    本书来自

    :&1t;/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