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跟着起事的文官更要严惩
    潞王朱常淓在公审台凄厉地惨叫着,狰狞的脸上浸出颗颗豆大的泪珠,但两眼却睁得很大,带着深深憎恨盯着台上的官员和藩王们。

    藩王和文官们皆低下了头,一个个手紧紧地捏住扶手,汗珠子也一颗一颗从额头上落下。

    有的藩王借故要离开,则被东厂的人按了回去:“陛下吩咐,好生待着,好好看完!”

    藩王和文官们只得忍着继续看,这是他们强烈建议的要严惩潞王朱常淓,朱由检自然要让他们好好看下去,不好好的看下去,如何让他们知道背叛自己的下场。

    朱由检自己则没有再看。

    从潞王自身来说,这个太过容易受人挑唆而没有主见的藩王很是可怜,无论在原本历史上还是在这个时代,潞王朱常淓都是个可怜人,他在原本历史上受文官劝说投降满清结果惨遭处死,如今又受文官劝说呼应满清造自己的反,也落得个被处决的下场。

    不过,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朱常淓但凡有半点个人主见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

    当然,明朝藩王们在被富养两百余年后也的确很难有足够政治能力的藩王。

    即便是台上的藩王们也很少有人对潞王朱常淓露出什么悲戚之色,他们只知道当今的陛下是又狠又可怕也是自己不能惹的。

    是的,现在的藩王们现在观刑后的感想基本上就都是对朱由检的畏惧与奉承。

    什么吾皇威加海内,宵小之徒不敢侵犯,皇明在陛下您的治理下走向极盛,我们一定矢志不渝地忠心您。

    现有实证,朱由检收到的来自藩王们的感想便就是这些,说是保证只听陛下的话,忠心陛下,陛下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朱由检对此也没什么好说,他的目的本来也只是要震慑住这些藩王,让他们明白皇权不可犯。

    这也许就是藩王们最高的觉悟了,他也不能指望太多。

    福王朱由崧虽然减肥不少,但也还是算肥胖的,因而他是爬着上公审台的。

    他也是个悲催的角色,其父亲即老福王被李自成烹杀,而如今自己也落得个因谋反被凌迟下罪的下场。

    朱由检其实也不知道福王朱由崧是怎么想的。

    如同老福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死活不愿意把钱拿出来资助守城一样。

    如今的福王朱由崧也明知当今陛下有军权在手还异想天开地想当皇帝。

    当然,这也许是跟万历皇帝故意宠老福王放出想立老福王朱常洵为储君的信号有关,使得福王朱由崧或多或少有些野心,不然在南明史上也不会与马士英联合。

    只可惜很多时候,有些人真的是志大才疏或者说是有野心没眼力见,也许同他身边的那些文臣士子们皆是书生有关,把前程描绘的花团锦簇却不看看眼前的道路到底有没有经纬。

    要说恨,朱由检对福王朱由崧也没多恨,只觉得可悲,但他现在必须被凌迟,这就是谋不轨者必须得到的结局!

    不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福王朱由崧在行刑前突然冲到公审台后面的台上去,咆哮着要打藩王和文官们。

    福王朱由崧被拉了回来,谁也没想到他此刻为何恨的是这些人。

    群情激奋了起来。

    朱由检冷冷地看着阁楼下那些指着福王朱由崧鼻子骂福王朱由崧的人,说福王朱由崧寡廉鲜耻背叛陛下,也有所福王朱由崧身为皇嗣不顾天下安危荼毒百姓的。

    朱由检几乎想骂福王朱由崧的话全被这些藩王文官们都给骂了出来,但现在的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人只有在死的时候才会拆掉他的面具,这也是朕为何那么喜欢杀人。”

    朱由检对一旁的《光华日报》总编纂李香君说了一句。

    接下来,接受处决的便是跟随潞王朱常汸、福王朱由崧起事的文臣武官们。

    不过,这一次文官们都保持了静默,藩王们倒是继续聒噪要严惩。

    前左都御史唐世济便在硝石厂服劳役,作为一个已经退休致仕的唐世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被一群丘八呼来喝去不说,还只能吃窝窝头,还得做搬运苦力,累得不行。

    “陛下啊,士可杀不可辱啊,老臣有罪,但不应如此对待啊!”

    唐世济哭喊着,不过迎接他的只是鞭笞。

    而张秉贞倒是沉默的很,咬着牙的不停地干活。

    钱雍以前吃饭必离不开自家小妾的口含皮香酒,如今就着清水吃窝头自然是食难下咽,等到他被拖到公审台时直接瘦成了皮包骨,只喊饿。

    “陛下,这些随叛贼造反的文官们固然可恶,但到底是读书人,若凌迟严惩到底有辱斯文,所以微臣认为或可赐其自缢便足矣”。

    有文官虽然狠得下心建议朱由检严惩造反的藩王,但轮到与他们一个阶层的文官时,却也有了怜悯之心,想替这些人求情。

    当然这些文官也是想借此表明一下文官士子就是不同,即便是造反也要优待些。

    朱由检岂能不知道这些人的意思,依旧想着要表明自己才是天下的主人。

    虽然朱由检也承认如今帝国大部分财富依旧还控制在这些人手里,但如今的朱由检也用不着退让妥协,毕竟他已控制的帝国生产总值已足以和文官们抗衡。

    “若说藩王与武臣造反是因为不读书不知忠义还情有可原,但文臣士子乃读书人,从小读的就是天地君亲师之理,竟然也敢造反谋逆,这叫明知故犯!不但不能宽宥更应严惩!

    传旨给刑部:四品以上从逆者凌迟三千五百刀,四品以下者凌迟三千刀,其三族之内尽诛,九族之内皆罚没入宫,分派于各地工厂服劳役,包括其奴仆!

    另外,造反之士子,除本人剐刑两千刀外,其亲属也是一样!”

    朱由检说完便看了在场的文官们一眼,他自然不能让这些文官们如意,且这次藩王造反很多时候就是这些反对新政的文官才是主谋。

    文官们要求对造反的藩王们严惩,朱由检自然也要对造反的文官们也严惩,不如此,何以儆效尤!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