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多尔衮见周则
    张慎言木然地看向自己的管事。

    旋即,张慎言摇起头来:“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潞王怎么会败,他不是有我们联络好的士绅们响应吗,南京不是兵力空虚吗,他怎么会败,怎么会败!”

    “老爷,的确是败了,我们的人亲眼看见朱明皇帝在眼看南京城要破时突然带着数十万大军回来的,潞王当场就下跪求饶命呢。”

    这名管事说道。

    张慎言忙又问着这管事:“那我大清南下的大军呢,他朱由检不管了?”

    “老爷,我们的人也带回消息说,南边很多人都在传,大明的皇上把胡人,不是,是把清军全都给灭了!朱明皇帝朱由检是大胜而归!”

    这名管事说完,张慎言就忙自言自语念叨了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

    张慎言越说越激动,顺手把屋里的茶几推倒,又把什么瓷器古玩玉器全都扫到地上,最后大吼一声:

    “天啊,为何不亡大明,为何不亡他朱由检!”

    此时,管事又进来禀道:“老爷,您先消消气,摄政王府来人了。”

    张慎言木然片刻,忙唤道:“快,快快有请。”

    “摄政王着礼部右侍郎张慎言速去内院议事,详细禀报南明潞王谋反一事。”

    一听见摄政王府小内宦的话后,张慎言登时是犹如被人拿冰水浇了一般,只觉得背后发凉,不知该如何是好。

    若是换在他没知道潞王已经谋反失败的时候,他在得知自己被摄政王多尔衮召见后他自然会很兴奋。

    但现在他则没有兴奋只有尴尬了。

    “下官给王爷请安”,一时,张慎言到了多尔衮这里,脸上的笑容已经显得有些勉强。

    “请起吧,张慎言,张侍郎,朕听说你联络南方同僚谋事也已卓有成效,甚至潞王已经造反,你给孤细说说。”

    多尔衮看着张慎言,在得知张慎言成功联络朱明潞王谋反起事可以造成朱由检首尾难顾后,多尔衮心情可以说是又变得格外的好起来。

    甚至,他希望通过张慎言告诉自己,潞王已经起事成功占据南京,甚至朱由检被杀等他愿意也想听到的消息。

    “王爷,下官,这个,下官的确”,张慎言正想着如何表达时,外面传来一阵急切的声音:“快带本贝勒去见摄政王!本贝勒要见摄政王,耽误了军机要事,信不信要了你们脑袋!”

    多尔衮心里不由得一紧,但还是压制住情绪,紧握住茶杯:“是谁,叫他进来!”

    这时候,俄然便见多罗贝勒勒克德浑一身狼狈地又是跑又是爬地进来,然后突然就跪在了多尔衮面前,抓住多尔衮的脚,哭了起来:

    “王爷,全败了,我们全败了,五十万大军都被洪承畴那家伙全赔光了!呜呜!若不是我那奴才周则救下了我,连我也见不着王爷了,呜呜!”

    整个大厅显得极其的安静。

    所有人都没说话,就只听见多罗贝勒勒克德浑的哭声,且听着勒克德浑将洪承畴如何迟滞不前,如何被大明河南总督兼总兵官路振飞戏耍,如何在包围开封城时独断专行,致使各部相继被击溃,还使粮道被断;如何自以为是,导致数十万大军被近卫军主力包围,直接全军覆没的事说了出来。

    “你住口!”

    多尔衮突然怒吼了一声,一茶杯就砸在了勒克德浑头上,砸得勒克德浑满头是血:“不可能是这样的,不可能的,我们可是五十万啊,五十万啊!”

    多尔衮说完便又晕厥了过去。

    等多尔衮再次醒来的时候,除了一股药味弥漫在屋内外,整个屋子已变得很是安静。

    多尔衮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但他现在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的确败了:“去把多罗贝勒勒克德浑请来。”

    如今的多尔衮也冷静了许多,只喟然叹了起来:

    “朱由检啊朱由检,你着实让我多尔衮很意外啊,崇祯十七年以前,我没把你瞧上眼,但如今我多尔衮不得不承认,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对手,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上天既然已眷顾我大清为何又再度重新眷顾你大明!”

    多尔衮想不明白。

    这时候,多罗贝勒勒克德浑走了进来,再次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多尔衮说了一遍。

    “洪承畴现在下落如何,他是投敌了还是战死了?”

    多尔衮问道。

    多罗贝勒勒克德浑素来不喜洪承畴这样的汉人官僚骑在自己满洲人头上,想了想便将周则告诉他的话,回禀给多尔衮:“此事,或许我的奴才即河南提督周则知道。”

    “速速召他来见!”

    多尔衮想也没想便说了一句,并告诉勒克德浑:“你亲自去找他来!”

    ……

    周则此时也一直在摄政王府同勒克德浑一样一直候着,也一直接受着其他清廷中枢官员的盘问。

    “周提督倒是一个好奴才”,甚至连大学士宁完我也阴阳怪气地看了周则一眼,说了一句。

    周则心里也在盘算着自己现在该如何表现才能表现出更像是一个失败的清廷将领的样子。

    失魂落魄!

    周则现在就表现的失魂落魄,慌里慌张地就给宁完哦跪了下去:“奴才在这里多谢宁大人,奴才没别的本事,就只知道一定要把主子救出来,奴才这条是主子给的,奴才只记得主子的恩德。”

    宁完我冷冷一笑,他看不出来周则半点的不同之处,但也依旧心里不由得一沉,心想这个周则貌似比自己还厚颜无耻,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比自己还会当奴才还是包藏祸心。

    这时候,勒克德浑恰巧走来,看见周则这样,自然很是感动,自认为周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心腹。

    因而,勒克德浑便将周则叫了过来:“王爷要见你,待会好生答话,本贝勒已替你美言过,只要你答得妥当,本贝勒相信摄政王必定会重用你。”

    “多谢主子!”

    周则笑得咧开了嘴,但也悄悄看了宁完我一眼,心想若不是为了更好的潜伏,他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近在身前的大汉0奸宁完我。

    周则走了进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多尔衮,他心里知道这个就是如今这满清最大的主人。

    如果,他愿意他现在可以立即上前把多尔衮刺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