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满清想议和
    北京紫禁城。

    多尔衮一脸肃然地走进了皇极门,走进了乾清门。

    失败的阴影一直萦绕在多尔衮的心怀。

    此刻他要去见的便是他的盟友即大清国的太后布木布泰。

    他还不知道该以何种方式将自己失败告诉给这个女人或者说是倾诉给这个女人。

    多尔衮知道这一次的失败意味着什么。

    顺治福临就站在乾清宫的正殿看着他。

    多尔衮仿佛从福临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恨意,也仿佛看出他对于自己失败的嘲讽。

    多尔衮微微一笑,没有上前去给顺治福临行礼。

    甚至多尔衮完全不避讳地直接去了他母后的寝宫。

    多尔衮就是要以这种方式告诉顺治。

    自己依旧是大清的真正主人,或者可以说自己依旧还能睡你娘。

    轰然一声。

    多尔衮推开布木布泰的房门,娇花照水的布木布泰回眸一看,不由得眉间堆笑:

    “皇叔的病好了?”

    “我压根就没病!”

    多尔衮突然犹如猛虎一般扑向了布木布泰,直接把布木布泰抱起压在了身下,急切地要扯开布木布泰的衣襟,完全不顾在场的宫娥。

    “皇叔这是要作甚!”

    “孤要做什么,你难道不明白吗?”

    转眼间,整个殿内便是一阵衣裙撕扯声与哼唧声。

    但多尔衮竟然秒了。

    但多尔衮却不承认自己已力不如前,依旧要蛮干。

    布木布泰直接给了多尔衮一巴掌:

    “放肆!本宫是大清国的皇太后,不是你玩弄的姬妾!”

    “好,好一个皇太后,哼,怎么,现在知道孤输了,知道孤败了,就要摆皇太后的架子了?”

    多尔衮冷冷一笑,突然怒吼了起来:“当年若不是我多尔衮,你能做太后,你孩子能当皇帝,当初是谁主动脱下衣裙的,当初是谁,是谁求着我多尔衮多怜惜怜惜你们孤儿寡母的!”

    “败了?”

    布木布泰见多尔衮今天的形态有些失常,忙掩好衣襟过来:

    “你说什么,什么败了?”

    “洪承畴败了,那个你仰慕的洪先生他败了,不仅仅是他败了,孤也败了,八十万大军,整整八十万啊,全没了,多铎、博洛、阿巴泰、谭泰、何洛会,上三旗的都拼得差不多了。”

    多尔衮沮丧地说后就自己爬了起来:

    “接下来,济尔哈朗等人肯定会借此对我多尔衮发难,我知道你和你儿子内心里也恨着孤,恨孤专权,不过,我多尔衮还没有完全失败,我要你继续乖乖地匍匐在我身下,我还要你儿子叫我皇叔父,不,叫我皇父!我要称朕,我要称朕!”

    多尔衮近乎癫狂般的吼了起来。

    接着又是布木布泰一阵尖锐地叫声。

    但时间依旧很短。

    多尔衮又秒了一次。

    多尔衮算是完全没了兴致,如踩棉花般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看见顺治就站在门边,不由得指向顺治:“喊我皇父,喊我皇父!”

    顺治只看着多尔衮不说话,紧咬着薄唇。

    “喊我皇父!”

    多尔衮呲着牙突然一巴掌扇了过去,扇得顺治当场就流出了眼泪。

    ……

    洪承畴战败的消息很快便在满清朝野间传了开来。

    范文程、陈名夏、王正志等汉人官僚此刻都很是震撼起来,一个个都在哀叹这下只怕会永久洗不掉做降臣的骂名了。

    而济尔哈朗等多尔衮的政敌听闻后虽说对于自己大清不能一统天下而有所痛惜,但也知道经此一役,多尔衮的势力再次被严重打击。

    很快便有豪格上奏疏弹劾多尔衮,请求治多尔衮擅起战事致使大清连遭两次重损之罪。

    但多尔衮在满清到底也还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阿济格与勒克德浑等继续为多尔衮辩解。

    甚至多尔衮为了表示自己还是满清的真正主人,还直接命人着顺治加封自己为“皇父摄政王”。

    不过此举遭受到了郑亲王济尔哈朗和豪格等的坚决抵制。

    现在的多尔衮在满清的亲信兵力大减,军威大损,再也没办法压制郑亲王济尔哈朗与豪格。

    因而,多尔衮想让顺治称自己为皇父的愿望宣告破灭。

    但多尔衮也并未被治罪,毕竟多尔衮的势力也未完全丧失。

    不过,多尔衮也没能在继续在满清专权,大印只能交回给顺治。

    而现在满清主要军队已是济尔哈朗和豪格等的人。

    因而很多时候,军国大事济尔哈朗也不再禀告给多尔衮而是直接禀告给顺治。

    多尔衮见此气的不行,但也只能先韬光养晦。

    因而多尔衮干脆就告起病来,闭门谢客。

    但多尔衮依旧未放弃对满清朝堂政权的斗争。

    其中,周则被成功任命为川陕总督便是他在背地里谋局的一个棋子之一。

    济尔哈朗开始执掌满清朝政。

    而范文程这种保皇派也开始重新被济尔哈朗请出来担任领内院首席大学士。

    而张慎言因为没能让潞王造反成功的事让多尔衮得知后骂了他无用便毅然决然地改换门庭也成了济尔哈朗的人,且被任命为内院大学士。

    济尔哈朗的野心没有多尔衮那么大,他更多的是代表着比较保守的满洲军事贵族。

    因而济尔哈朗一执掌朝政就开始主动提出要和大明议和,要与大明划江而治。

    “如今明国已非当初,兵强马壮,又占据着江南富庶之地,我大清虽坐拥北直隶,但多省皆是人困民穷,为今之计只有议和或能保住北方半壁江山,分南北两朝之制。”

    济尔哈朗的提议得到了满清大多数朝臣的同意,甚至是汉人官僚们的同意。

    在范文程等满清汉官看来议和就等于让天下步入太平,自己这样的汉贼虽说依旧背负骂名但也不必担心被明军惩处,依旧还能安稳的活着。

    “你们说,朱由检会答应郑亲王等人的求和吗?”

    多尔衮也自然得知了此消息,依旧问着自己的亲信刚林与宁完我等人。

    “或许朱由检本人不想议和,但整个江南的士绅官员们就难说了,昔日南宋北伐喊了多少年,不也都没北伐成吗,以奴才看,无论他朱由检答应议和还是不答应议和,他朱明就又要有一番闹腾了。”

    宁完我说道。

    “有闹腾好,这样正好我们的人可以图谋张献忠占据的四川”,多尔衮笑说道。

    <tablestyle="width:100%;text-align:center;"><tr><td></td><td></td><td></td></tr></table>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