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内阁廷议
    “言官们吵起来了,有说议和乃息兵养民之举的,也有说议和等同将北方卖于建奴乃国之奸贼的。”

    司礼监秉笔太监卢九德将奏疏递给了朱由检,且也已经分好:“这些是赞成议和的,这些反对议和的。”

    朱由检无语地咂了咂舌。

    按照大明现今的政治体制,天下政事皆由内主持,但在内主持时,言官皆有知情权与议政权,以及驳内决议请皇帝裁决之权。

    因而如今满清议和的使臣一来,内还没做出决议,言官们便先开始发声了。

    看着赞成议和的言官奏疏多余反对议和的言官奏疏,朱由检就已经看出国朝内大部分很多官员还是希望议和的。

    虽说一个个口头收复北都的声音喊得响亮,但内心里却觉得北伐收复北都跟他们没什么关系,甚至反而会让武官集团借着北伐进一步做大。

    朱由检看了言官的奏疏就觉得有些头大,一个个言辞激烈,赞成议和的骂反对议和的不惜民力只知穷兵黩武,反对议和的骂赞成议和的苟且偷安。

    “卢九德,你对于建虏求和有什么意见?”

    朱由检问向了卢九德。

    什么二十四衙门由女内官充任,什么皇后的不开心,比起眼前这件事来都不算什么。

    唯独眼前这件满清突然来的求和之议让朱由检不由得感到大为头疼,主要是他没想到济尔哈朗会这么玩,让这些满清使臣突然出现在大明境内,一下子闹得满朝皆知,弄得朱由检毫无防备。

    他现在问卢九德则也是想看看自己这些宦官们的内心想法。

    作为皇帝,他自然是可以乾纲独断,说不议和就不议和,群臣们自然不敢有异议。

    但朱由检还是想在下决定前听听各方的意思。

    司礼监秉笔卢九德没想到崇祯帝朱由检会这样问他,他不由得看向了朱由检,想从朱由检的眼神里看出些答案。

    朱由检偏偏转过了头。

    这些日子饶是他陪朱由检最近也看不出朱由检如今到底是什么主意,便只得根据自己内心,大胆地道:“微臣觉得或许议和也不是坏事,至少可以让百姓休养几年,待兵精粮足时再北伐也不迟。”

    “朕忘了你是扬州人”。

    朱由检听了卢九德的话后不由得哂然而笑,急匆匆地了乾清宫:

    “沅嫔,把门关上!不准任何靠近!”

    陈圆圆依照朱由检的话照办了,彼时,整个屋子内犹如黑洞一般,只听得一声炸喝:

    “混账东西!好一个济尔哈朗,想搞乱朕的人心,朕可不是宋高宗!”

    突然,朱由检从黑暗中露出半张脸来,看着陈圆圆,将一道手谕递了出来:“从现在开始,就说朕病了,罢朝数日,这道手谕交给司礼监掌印王承恩,令其按旨意行事!”

    陈圆圆点了点头便出了门。

    很快朱由检生病的事便传得满朝皆知,大臣们的争吵也就更加激烈了起来,甚至已有不赞成北伐者直接夸大满清势力的大臣在影响民意。

    “陛下这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到底要何时才能临朝?”

    内首辅高弘图不由得跺脚叹气,但也只能开始按照程序主持其内会议来。

    这一日,内首辅高弘图、吏部华允诚、户部刘万春、礼部王思任、兵部阮大钺、工部宋应星如约皆到了文华殿。

    “满清使臣已到京城,至于是否议和一事,我们内还是要出个决议,由六科廊审议,再交由司礼监和陛下,你们现在就说说我们内是同意和议还是不同意和议。”

    高弘图是山东人,而山东如今已在大明境内。

    因而作为内首辅的他内心里其实对于北伐也没多大的兴趣,他之所以要立即主持内会议便其实也是向通过内的决议向崇祯帝朱由检施加影响,希冀崇祯帝朱由检能同意和议。

    当然,他作为内首辅是不能太轻易太明确表达出自己态度的。

    “议和与不议和无非是关系着民生与战争,这个还是户部和兵部的意见最重要,我吏部自然是没有特别意见的”。

    华允诚先发了言,虽说他是南直隶人,但也没有明确表示自己赞成议和,直接把皮球甩给了户部和兵部。

    户部刘万春暗骂了华允诚一声老狐狸,但他知道自己和华允诚一样也是南直隶人,内心里是希望议和的,他以为华允诚会先挑头,然后他再附和,但他没想到华允诚先推给了自己。

    刘万春和阮大钺不是一派的,他不知道阮大钺怎么想,但此时他也只能先表态:

    “虽说如今国库充盈,但年后还是有许多大事要做,赣南又报了旱灾,山东登莱地区也发了涝,依刘某看,还是议和的好,先与民休息,待西南战事结束后,休整几年再北伐也不迟,我们可以和满清来个五年和议嘛。”

    “虽说国土不能弃,但刘老说得有理,从万历以来,连年征战,我大明百姓竟没有消停过,如今满清既然有意求和,我大明素来是以礼待天下,不妨可以先议和再征伐,或者四五年载后,建奴负荆请求归附朝廷也有可能。”

    礼部尚王思任是浙江人,乃是山阴著名神童,以文才卓绝而称于世,但在政治上却依旧显得有些夸夸其谈。

    即便是内首辅高弘图也不由得笑了起来,而兵部尚阮大钺更是忍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

    “王老,那傅以渐给了你多少好处,要帮他们说话也不用这么找借口,建奴五年后会自请归附大明?呵呵,你出去随便找个三岁小孩问问,你觉得他们会相信吗?”

    “阮老,你!你何故嘲弄王某,也罢,我懒得和你这样的奸臣费舌,首辅,我请求辞去礼部尚之职,有阮大钺在内一日,我王某便辞官不做一日!”

    王思任气得站了起来,就要拂袖而去。

    “陛下尚在病中,你怎么辞,别忘了你上一任礼部尚是怎么死的,先坐下!”

    王思任上一任是管绍宁,是阮大钺奉朱由检之命直接乱刀砍死的,因而高弘图这么一说等于在提醒王思任不要任性小心阮大钺在陛下面前进谗将他王思任也乱刀砍死。

    高弘图这么一说,王思任自然也就只好坐下来。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