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升官后的徐昭华(第9更)
    说话的是司礼监秉笔卢九德。

    如今朱由检让他负责整个北伐大战的信息统筹,而国内政务的批红则交给了随扈的徐昭华。

    徐昭华现已被升为司礼监随堂太监,但职权已同司礼监秉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大明的几位高级内官皆有自己负责的大事。

    王承恩掌东厂,韩守敬掌皇庄与皇家资本,卢九德统筹军事,何新负责京城防务,日常政务也就只能由徐昭华接掌。

    因而,朱由检在听完卢九德关于北伐各路大军目前概况后,还问向了徐昭华:

    “朝堂内部可有什么大事生?”

    “回禀陛下,并没有大事生,只有给事中濮宜修弹劾定王勾结武臣,内阁票拟是妄言,罚了半年俸禄,内臣批红的是照准。”

    徐昭华这么一说,朱由检也就点了点头:“高弘图还算老成持重。”

    对于徐昭华的处理方式,他也很赞同。

    如今北伐正在进行,弹劾定王即朱慈炯勾结武臣等于是想阻止定王朱慈炯靠北伐积攒军功崛起,朱由检能猜到这是惠王或者永王一党在给定王朱慈炯上眼药。

    皇子内斗是朱由检自己挑起的。

    对于这样的现象,他早已有心理准备,也觉得是一个王朝不应缺少的现象。

    不过朱由检知道自己这个皇帝和位处中枢的重臣得权衡好利弊不能陷入党争的深渊,所以对于高弘图票拟处置弹劾定王的御史的做法,他认为是对的,即便高弘图这个票拟决定可能是在打击他自己的同党。

    因而朱由检说他还算老成持重,对于徐昭华的批红,他也很肯定,如今这位小姑娘在司礼监内书堂磨合了这么久,又得王承恩的亲自传授,再加上早年在闺中便得其父徐咸清的教导,使得她如今处理其政务来倒也是得心应手,让朱由检很是受用。

    不过,朱由检不知道权力这个东西会不会眼前这位沉默寡言的少女变得更加沉默内敛,甚至会不会变成另一个人。

    但朱由检管不了这么多,徐昭华进入司礼监是她自己自愿的,而朱由检也的确需要一个对于日常政务心细如且有高度敏锐性的助手。

    司礼监随堂太监或许不是徐昭华的终点,因而为了激励徐昭华,朱由检突然来了一句:

    “好好做好司礼监的事,或许有一天由你来执掌大明这个内政权力最重的衙门。”

    “是!”

    徐昭华应了一声,平静的内心起了一些涟漪,她见朱由检挥手,便自觉地离开了这里,一出来便看见了祁德茞。

    她与祁德茞也算是幼年相识的小,不过祁德茞如今是崇祯帝朱由检的宠妃,而她则已是高级内官。

    徐昭华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见过祁贵人!”

    而祁德茞则不由自主走上前来,目光热切:“徐姐姐”,但旋即还是沉默地点了点头,步态翩跹地步入了朱由检的寝居之地。

    而徐昭华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她不禁想到自己若是也想她一样侍奉在男子面前,做些沏茶捶腿之事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主子,您累了吧,刚才随扈的御膳房李内官送了些新鲜的柑橘来,各个汁甜肉肥”。

    这时候一名由徐昭华提拔起来做司礼监长随的底层小杂役一见徐昭华回来,就立即跑了过来,待徐昭华退下后就主动将徐昭华的靴子脱下,也不嫌弃徐昭华跑了一天早已是臭气熏天的脚,就命人打热水亲自给徐昭华洗脚按摩,嘴上还不停地禀报着今日的新闻。

    另外两名当差的内官,一人替她按摩着肩部,一人给她沏好了她最爱喝的太平猴魁。

    “难为她想着我,只怕是想升到掌司位上去才想着我的吧。”

    徐昭华已经习惯了这种由底下人奉承着的感觉,也没什么不适应的,甚至自然而然地随手拿过奏疏来看着,时而眉头紧蹙起来,也时而眉头舒展开来。

    不过这时候一名内官走了进来:“禀随堂,夏副将的信到了。”

    “你回给他,现在咱家已升了司礼监随堂,他如今也已是近卫军的副将,比指挥使还高一级,下一步就是副帅了,一个是内臣一个是外官,有些事还是避嫌的很,让他别往这里送东西了,尽管陛下知道我们的事,但若是被六科廊的内官弹劾就不好了。”

    徐昭华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她现在的习惯性往政治上的得失去考虑自己现在的处境,皇帝陛下朱由检的一句她可能会执掌司礼监让她内心久久不能释怀,也开始觉得自己要更加谨慎些才好。

    她知道自己进入司礼监随堂便意味着会得罪王承恩、卢九德、韩守敬这些大宦官更多的徒子徒孙。

    如果她这时候还和夏完淳私下联系很可能会被自己的竞争者大作文章,所以她想也没想便让自己的人吩咐夏完淳不要再联络她,她要让自己尽可能地变成一个与外朝没有任何勾结的高级内官。

    “锦衣卫吴都督求见”。

    彼时,又有内官传来消息,徐昭华听见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便急忙有请,吴孟明一进来如同其他官员见了徐昭华一样很是客气:

    “眼下正是晌午,有事要禀告陛下,但又怕打扰了陛下的中觉,所以来您这里探探风。”

    “祁贵人刚才过去了”。

    锦衣卫涉及军事机密,由大元帅府直接负责,徐昭华自然不便多问,也只随意回了一句,而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知道这一句随意却值得每年上千银元的孝敬:

    “徐上官近日升了司礼监随堂,下官因出外公干,竟未来得及道贺,已着人补了贺礼。”

    “吴都督客气”,徐昭华没有拒绝,这是官场的规矩,她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会有这样的福利,连皇帝陛下朱由检都是默认的,她也没办法阻止。

    但也因此,她也没想到自己在司礼监待了短短不到一年,她就已经在长安门东侧置办下了自己的三进大宅第还在栖霞山也有了自己的别墅的园林。

    吴孟明走了后没多久,徐昭华就又筛选出几分重要的奏疏,但她也想到现在正值晌午,自己也不必急着去打扰陛下,便只在外面园中等候,看着冬月飘落的小雪与池中凋零的残荷,彼时周遇吉与李明睿等重臣皆从她身边走过且都向她恭敬地行了礼,这种自己不必努力,自有人来讨好自己尊重自己的感觉让她感到很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