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帝王戏新妃(第10更)
    北伐不是一场简单的战争,是上百万人参与且影响到数千万人的一场社会革新。

    朱由检作为皇帝自然不必参与最前沿的战场厮杀。

    而且第一军进军的路线虽然离北京最近,但为了不逼得满清提前撤出关外,同时也为了彻底铲除阻碍大明未来展的北方士绅阶层,所以近卫军第一军推进的度并不快。

    崇祯帝朱由检也自然不用急着赶路,他现在基本到了一县便会驻足停留些时日。

    这样既可以看看他的江山也可以顺便熟悉一下北方的情况,同时也要给前来通报消息的锦衣卫提供便利。

    正因为此,他顺便也把贵人祁德茞也带在了身边。

    祁德茞乃他上次选妃的五十名贵人中还没有被他破瓜的几名贵人之一。

    如今北伐途中,案牍劳形之余,日常生活中自然也不能少了美人相伴,红袖添香。

    而且祁德茞又依旧保持青春的处子气息,且天然有一段妩媚,让朱由检饶是已贵为帝王,尝了无数美色,但也对她颇有好感,带在身边自然也能消困解乏,增添意趣。

    祁德茞端着茶在与徐昭华打了招呼走进来时,朱由检此时正仰卧在塌上小憩。

    他现在所住的地方乃是一吴桥县大乡绅的城中宅邸,是典型的北方四合院建筑,房子高大宽敞,方方正正的窗外也只是规规矩矩的木兰海棠之类的杂植于庭内。

    “陛下,您要臣妾沏的枫露茶”。

    祁德茞只垂站在朱由检面前,松香色的连襟衣下裹着微凸的胸脯,宽大的袖口露出雪白的玉手,耳根通红的粉脸上似有水珠要滴落下来一般,微大的杏眼中只见清泉不见尘埃。

    “你也知道自称臣妾了,坐在朕身边吧”。

    朱由检拍了拍自己身旁的软垫,便扯了扯祁德茞的衣袖。

    祁德茞点了点头便乖乖地坐在了朱由检一旁的软垫上,手里依旧拿着雕金刻梅花的托盘,一白瓷盖碗官窑茶杯晃晃荡荡地仿佛要把茶水溅洒了出来一般。

    “你很害怕朕?”

    朱由检笑着问了一句,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让人怕到这种地步,且不由得透过对面的西洋镜看了自己一样,浓眉凤眼,短须瘦脸,虽有些威严但也不至于狰狞如鬼吧。

    “不,不是,臣妾是端得久了,陛下还不把茶接过去。”

    祁德茞语带嗔怨地说了一句,微微抿了抿嘴,自觉有些失言,但也不知该如何解释,看到那一双如恶狼般盯着自己的眼睛,她就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吃了一般。

    “额”,朱由检接过茶杯来,心想还成了自己的过错不成,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茶来:“放下吧。”

    “是!”

    祁德茞这才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然后只正对着朱由检往后走:“臣妾告退。”

    “谁让你退下了,过来,回原地坐着,朕和你说说话,你别害怕,朕不会吃了你,也不会把你怎么着,你要知道朕现在是皇帝,朕要是真的想把你怎么着,你也不会完璧到现在。”

    朱由检颇为无语,人家黄媛贞与黄媛介两姐妹是巴不得能在自己身边多待一刻,没到把自己榨得腰细腿软绝不放手,如今这祁德茞见自己跟老鼠遇见猫一样,分明长着一张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却有一颗羞涩无比的心,使得朱由检每次不得不主动要求才能让祁德茞跟随自己的想法走。

    祁德茞只得坐了下来,朱由检问道:“朕问你,刚才朕不接茶,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端着,不知道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祁德茞娥眉微挑:“臣妾不知道。”

    噗呲!

    “那好,朕再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朕很丑”,朱由检问道。

    “不是,不是,陛下是龙颜”,祁德茞忙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不敢抬头看朕!”

    朱由检厉声问了一句,祁德茞忙抬起头来:“我看的,我抬头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很美?”朱由检又问了起来。

    “没有,臣妾平凡的很,臣妾不美”,祁德茞说完,朱由检就将茶杯摔在了地上:“那韩守敬为何骗朕,朕要杀了他,选了个不美的来当朕的贵人!”

    祁德茞被朱由检这么突然的动作吓得花容失色:“没,陛下别杀他,臣妾没有不美,臣妾美,臣妾很美!”

    “既然朕不丑,你也很美,那你说你和朕是不是郎才女貌?”

    朱由检笑看着祁德茞:“抬起头,正视着朕,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

    祁德茞这还是第一次抬头看朱由检,看一个除了他父亲以外的陌生男子,瞬间脑袋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好像眼前这个至高无上人问自己话了,忙本能地点头:“是郎才女貌,是郎才女貌!”

    祁德茞一说出这句就后悔了,甚至有些恼怒,娥眉微蹙起来,杏眼圆瞪,贝齿紧咬,圆弧的脸怔怔地看着朱由检。

    朱由检微微一笑,这样的名门闺秀,搁在后世皆是女神级的人物,他即便再如何奋斗在其面前也免不了有自惭形秽之感,而如今在大明,祁德茞也不过是自己随时可以采撷的花,自己可以无压力无忐忑地**她。

    这让朱由检体验到了做皇帝的快感,看见祁德茞一脸无措的样子,他心里犹如吃了蜜一般,一时间也没了正午饭后的倦意,只继续问着祁德茞:

    “朕问你,你可知道你是谁,你是朕的什么?”

    祁德茞看了朱由检一眼,如果她没记错朱由检见到她的第一天也是问的这句话,她像在看一个有健忘症且很无聊的傻瓜一眼看着朱由检,开始对朱由检少了些敬畏,这种不停问些废话的皇帝很容易让人忘记去敬畏他。

    但祁德茞害怕又吃了刚才不小心承认自己和陛下是郎才女貌的亏,也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朕问你话呢,普天之下,还没有谁敢选择不回答朕的问话”。

    朱由检面带怒色,凑得祁德茞更近了些,只嗅得一缕芳香从衽衣间扑来,醉了蝴蝶,迷了春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