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剪掉脑后的辫子 (第12更)
    亲嘴?

    祁德茞心里慌张极了。

    她只知道母亲告诉自己一旦被选做了嫔妃,便要做的是尽心侍奉好皇帝陛下。

    而且自己母亲说过若自己成了皇帝陛下的嫔妃,但皇帝陛下不是自己的丈夫,不同于父亲和母亲的关系。

    自己同父亲一样是陛下的臣下但也是皇帝陛下的姬妾,一切听从陛下的旨意就是。

    而如今原来亲嘴才是自己作为皇帝陛下之女人应做的事。

    祁德茞紧捏住了手。

    她不知道在这外面有人看着的情况下,被皇帝陛下亲嘴算不算不好,但她现在又不敢问,她心慌的可怕,她没想到要这么做,她遵照皇帝陛下的指示选择了闭眼。

    一闭上眼,她才觉得整个世界安全了许多。

    但她也不由得暗自问了起来:“亲嘴真的可以怀孕吗?娘亲也是在洞房的时候被老爷亲了才怀上我的吗?我从今天以后是不是肚子会变大,然后会像苓嫔和雪嫔一样肚子里会出现一个皱巴巴的婴儿,好像会很疼,苓嫔和雪嫔都是惨叫了许久,留了很多的血。”

    朱由检不知道祁德茞在害怕什么为何起抖来,眼睛闭得紧紧的,嘴唇也抿的紧紧的,额头也出了汗,比苓嫔黄媛贞第一次被朱由检破身时的表现还要紧张。

    但祁德茞越是如此害怕让朱由检越觉得有挑战性。

    朱由检渐渐地凑近了祁德茞粉嫩如雪的脸,散的芳香犹如醇香的酒,激扬起朱由检内心的火热。

    朱由检迫切地想要去一亲芳泽,干涸的唇瓣碰到了祁德茞的樱唇,只觉得湿润滑腻如含糖舔玉,温热香甜,不由得含得更紧了些,在微微的打颤的贝齿间蠕动着舌苔。

    然而在这时候,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不合时宜地走了进来。

    “陛下恕罪,微臣什么都没有看见”。

    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捂住了眼,他不由得暗自后悔自己没有多给司礼监随堂徐昭华一些孝敬,不然若是徐昭华在“祁贵人刚才过去了”这句话再加“不甚方便”四个字,他也不会以为因为祁贵人来了说明陛下还没睡午觉才急着进来,结果就看见如此一幕。

    “你就是看见了也无妨,有什么事,说说吧”。

    朱由检丢开了祁德茞的手,恢复了严肃的神情,坐在炉火边,见祁德茞还站在外面,便忙走了出来:“进来!还傻站在外面干什么!”

    “啊!”

    祁德茞转过了身,依旧紧闭着眼。

    朱由检无语地叹了一口气:“睁眼呐!小心摔倒,进来烤烤火。”

    这里,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已开始了禀报:“陛下,西南传来消息,豪格进入四川后,周则已如约反清,西南方向的北伐也已正式开始。”

    “很好,着大元帅府授予周则荡虏军总兵官兼总督,授右都督衔,其麾下官兵暂编为荡虏军,待战争结束后再择优整编进近卫军系统。”

    朱由检说后,吴孟明便退了下去。

    而此时,祁德茞则一直在摸着自己的肚子,朱由检见此不由得好奇问道:“你摸肚子干什么?”

    “看有没有变大,陛下不是说亲嘴能怀孕吗?”

    祁德茞睁大着眼睛说道。

    ……

    冬日的初雪刚刚落下,周则就收到了自己家眷已被秘密送回南京的消息,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开心地在白茫茫的雪地里跳了起来,仰天大喊着,西北方向吹来的寒风仿佛也压制不了他此刻的兴奋。

    “从今天开始,涵染,你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我们可以剪掉这脑后的辫子了,北伐后我们还能一起结伴去北京给老伯爵上坟,告诉他,大明光复了北都!我汉家没有亡国灭种!我周则也再也不用给那群狗日的当奴才了!”

    周则说着就捶打着积雪起来,铁拳雪地里打出了深深的印记。

    咔嚓!

    周则忽然觉自己背后被人动了一剪子,好像有什么掉落在了雪地里,他不由得回头一看却见卫府四小姐涵染正站在他的身后,笑靥如花地看着他,手里还有一把剪刀:

    “既然要剪,何不现在就剪掉这辫子,难道还要带着这辫子北伐不成?”

    “你何时来的?”

    周则高兴坏了,不敢相信地握住了涵染的肩膀:“四姑娘,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不是我还是谁,你现在已经是大明的高官,论理,我得先给你见过礼”,涵染说着就便要弯身,却被周则直接抱了起来在雪地里打着转:

    “哈哈哈,我没想到,我真没想到,没想到陛下会放你来见我!”

    “你快我放下来,瞧把你兴奋的,周则,如今的大明不是以前了,你也不再是昔日的宣城伯府上的小厮,你是大明的总兵官,也是我的夫君,陛下信任你,没有让我留在南京当人质,再说有没有你,大明都会北伐成功,所以你要明白,我们是陛下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背叛陛下!”

    涵染主动抱住了周则。

    “你说的我明白,陛下的胸襟我周则没想到,我还以为你会留在京城当人质,四姑娘,你没在的这些日子,我想死你了,都说蜀中乃天府之国,美味佳肴无数,可我却是食之无味”,周则说着就不老实起来。

    而涵染则推开了周则:“你个没良心的,你就不问问你儿子!”

    “我儿子,我还有儿子,额,对,上面的是说过你怀孕了,他在哪儿?”周则四处张望着。

    “在马车上呢”,涵染不由得捂住了嘴:“好傻!”

    周则则开心地像个孩子,跑了过去,一掀开车帘,只见一奶妈抱着一奶娃:“给老爷请安。”

    周则看着自己粉妆玉砌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想去摸摸他的脸,却又怕自己刚刚在外面抓过雪的手冻着了他,便忙把手伸进胸口里捂了起来。

    涵染只在外面看着,而那遗留在雪地里的辫子则早已被大雪掩埋,笑声从马车里传了出来:“我当爹了,我终于可以做个真正的人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10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