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3章 文官集团的背离
    朱由检这话一出,这些官员们都不由得埋下了头,他们没想到陛下又找自己要银子。

    但在他们看来,现在大明已经没有任何图存的希望,没必要白白浪费了自己为官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攒下的钱财。

    因而这些官员们再一次很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倒是有几个官员想冒头说捐出一些家资,却被魏藻德回头一瞪,就都退了回去。

    这就是现在的大明官场现状。

    官员们已经不再跟朝廷一条心,都在做自己的打算。

    即便真还有点忠心的大臣此时也都保持了沉默,不敢跟整个文官集团作对。

    或者说,自己这个君王也已经给不了他们任何保障。

    让他们不得不抛弃自己这个君王。

    无可奈何!

    朱由检只得亲自点名,便道:

    “魏爱卿,你是内阁辅,其家族又是通州巨商,良田沃野数千顷,钱粮都已经达百万之巨,可否向朝廷捐赠一二,以报朝廷这些年来提拔你之恩德。”

    魏藻德心中颇感郁闷,自己家是有钱不假,但也没必要给你朱家王朝做陪葬品!

    于是,魏藻德便直接说道:

    “陛下所言之家实乃微臣之兄魏藻富家;

    但早在数年前,微臣与兄已分家,微臣家中不过薄田三十亩,老仆三口,存银也不过百两,也不过是历年做官所得俸禄积攒之资,本想靠此钱财医治家中已患病的老母,如今既然国运维艰,微臣愿拿出全部家资两百两以充军饷!”

    朱由检可清楚的记得李自成后来攻破京城抄这魏藻德家时单现银就抄出七万两!

    但如今这魏藻德却在自己面前哭穷!

    而此时,其他几位官员也站出来说自己没钱可捐,不是哭穷就是哭惨。

    朱由检本就没指望这些人能真的倾其钱财助自己,便也没再继续追问道:“

    “既然都没钱,那除请吴三桂入关勤王之外,可还有其他良策。”

    朱由检话音刚落,群臣又是保持沉默。

    临了,还是官职最为卑微的左中允李明睿站了出来:

    “陛下,北方除京畿之地,陕西、河南、山西大部皆陷入敌手,而山东之地也惨遭兵匪涂炭,且无险可守;

    好在江南尚无叛乱,且民心还在,屯粮积银也可支撑朝廷运转,且当初成祖立南京本也有留后路之打算,所以才有南京之六部和都察院、五寺和五军都督府,陛下可趁流寇大军未到之际南迁,仿宋高宗立南宋事,以做权变,待到他日重振旗鼓,北伐收复京师之地!”

    总算是有大臣建议自己去南京。

    对此,朱由检也有些赞同,毕竟北方地区守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李明睿的话刚一说完。

    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就站了出来,直接怒喝道:“万万不可,陛下!天子守国门,君主死社稷,当年也先犯京城,英宗北狩,我大明尚能做到死战不退,保得京师不失,如今不过区区流寇耳,又有何惧之!

    况京营尚有十万大军,焉可不能与流寇一战,对于此等建议南迁之人实乃贪生怕死之徒,蛊惑军心,陛下当立斩此人,以收军心!”

    这时候,都察院左佥都御史窦顶也站了出来:“请陛下立斩左中允李明睿!”

    “请陛下立斩左中允李明睿!”

    紧接着,又是十多名官员出来威胁朱由检杀了李明睿,甚至还有手握兵权的兵部尚书张煌言和统领京营襄城伯李国祯等人。

    朱由检自然明白,现在真正有效的办法就只有去江南,只有去江南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而留在京城只有等死。

    而这里面也就李明睿说了真话。

    其他官员表面上是要自己死守京城实际上却是暗藏祸心,因为只有自己还在京城,他们就可以把京城失守、大明灭亡的历史责任推给自己,并在李自成破城之日,活捉自己去献给李自成,以获得李自成的好感。

    更何况,虽说京营还有十万之兵,但大都是老弱,不堪一击,历史上李自成一到达京城,就被轻易击溃,自己根本不可能指望这些京营大军!

    或者说,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指望不上任何人,包括眼前这些文官!

    现在他们甚至敢威逼自己杀了李明睿。

    而偏偏自己现在要想多活几日还不得不听从他们的意愿。

    于是,朱由检只得挥手道:“传朕旨意,将李明睿打入锦衣卫诏狱!”

    “陛下,微臣斗胆陈词,李明睿所言不无道理,即便陛下不能南迁,但也得让太子留守南京,要不然,我大明就真无中兴之机会呀!陛下万万不可听从这帮奸臣之词!”

    李建泰此时也站了出来。

    不过,魏藻德却也站了出来:

    “陛下,李建泰意图挟太子南去自立,窃据我大明江山,还挑拨离间,陷害忠良,居心叵测,请陛下将此枭!”

    “请陛下将此枭!”

    又是一帮官员跟着魏藻德附和,他们是既不想朱由检自己这个皇帝离开京城去南京,也不想让太子去南京。

    朱由检虽然知道李明睿和李建泰所言才是真正的为自己着想为大明着想。

    但现在他也不能同这些大部分已不忠于自己的文官集团翻脸,因而只能吩咐道:“就将李建泰也革职,打入诏狱!”

    “陛下英明!”

    魏藻德和光时亨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向朱由检行了一礼。

    朱由检心中在滴血,他现在恨不得将这些要挟自己的可恶官员全部杀死!

    但偏偏现在自己没有任何力量,即便是锦衣卫也已经不可靠,因为他刚才看见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也跟着魏藻德等人一起附和,而且他也知道骆养性后来的确投降了李自成,后来又投降了建奴。

    愤怒的朱由检一退朝后就继续想着如何逃出京城,如何掌控一定的兵力,再有个翻身的机会!

    吴三桂自然是不能倚靠的,此人行军长达半月也没到达京城,还索要钱粮,明显是惧怕李自成而不想救自己,是在观望之中。

    镇守居庸关的唐通在历史上也会投降李自成,也不能可靠。

    如今还能倚靠的只有后来死守宁武关的周遇吉。

    只能先把周遇吉的兵马招进京,或许自己才有翻盘的机会,并倚靠周遇吉撤离京城,直接南下!

    一想及此,朱由检便立即对王承恩吩咐道:

    “王承恩,去把太子朱慈烺给朕叫来!还有驸马巩永固,也一并唤来!朕有要事相托!”

    说着,朱由检就亲自将黄绢取了出来,拿出朱笔写下自己的遗诏。

    虽说离李自成打进京城还有一个月,自己或许还有逃出京城的机会,但也应该早作打算,以备不测。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9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