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5章 言官唱反调
    让王承恩和驸马都尉巩永固护送太子去见周遇吉算是朱由检在面对李自成即将攻破京城时做出应变的第一步。

    对于王承恩与驸马都尉巩永固两人的忠诚度,朱由校自然是放心的,不会担心这二人会在路上直接投了闯贼。

    这两人在原本历史上都是殉节之臣。

    王承恩陪自己吊死在煤山上。

    巩永固全家殉节。

    而王承恩又是东厂提督有四五百善战的东厂番子巩永固作为堂堂驸马也有三四百家丁,凑起来护送太子朱慈烺去宁武关也是绰绰有余。

    更何况,现在京畿之地还在大明的手里!

    大明即便再日暮西山,一干文武官员现了太子潜逃出京城,也不敢对大明的太子殿下下手。

    为了麻痹已经怀有二心的大部分文武官员,朱由检在朝堂上将李明睿与李建泰两位还算是比较忠诚且与自己不谋而合的官员打入了诏狱。

    但这并不代表朱由检真的要将李建泰与李明睿怎么样。

    在他看来,这两人或许以后还有大用。

    然而,就在这时候,东阁大学士户部尚书范景文与左都御史李邦华却突然要求见朱由检。

    朱由检知道这两人也是主张自己南迁的,而且后来也都是为大明殉节的忠臣。

    今日来求见自己只怕也是为了自己下李建泰与李明睿于诏狱的事。

    “宣他们进来!”

    朱由检吩咐了一句,就等着这两人前来。

    两人俱也是神情凝重,也都知道大明已是朝不保夕,所以才恳切地要求皇帝陛下朱由检尽早去南京,暂求偏安,以待他日。

    但今日朝堂上的局势也让他们感到愤满和痛心疾。

    满朝大臣已然开始把再做改朝换代的准备,竟敢逼着陛下治罪于李建泰与李明睿!

    正因为此,两人后来在朝堂上也就没再言,但现在两人还是忍不住求见皇帝陛下,想再次劝一劝朱由检南迁去南京。

    “陛下,闯贼势大,京畿已无可战之兵,那吴三桂只怕也已早怀二心,所以才迟迟不肯兵救援,当迅动身南迁啊,否则大明江山社稷就真的难保了!”

    范景文声情并茂地说道。

    朱由检见他这样着急,心里倒是不由得一暖,这个时候还能为自己这个末代帝王着急的,先不说其能力如何,至少忠心是可嘉的。

    “朕又何尝不知,只是这满城大臣阻挠者甚多,今日李建泰与李明睿之事,你们也看见了,两位爱卿当真以为朕有心治罪于他们吗,朕不是昏君,谁忠谁奸是可以看出的,但看出又如何,朕几乎就快要成了汉献帝,哪敢有半点主张,朕要是南下的话,一路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地方文武官员已心向闯贼,朕民心已失,若要南下重拾民心,还得从长计议啊。”

    朱由检故作悲怆地说后,范景文顿时就直接跪在地上,哭嚎起来:

    “陛下,皆是臣等无能,使得陛下深陷此绝境,让一等奸臣跻身于朝堂啊!陛下!”

    范景文属于书生意气的一类人,情感表露的很明显,颇有耿直之风。

    但正因为其真诚的优点颇得朱由检的心。

    而李邦华则性格相对内敛沉稳,到现在他也没有一句言。

    但朱由检的话和范景文的哭也让他同样感同身受,李邦华不由地说道:

    “陛下所言甚是,如今大明危若累卵,南迁之策不可随意决定,但微臣却有一主意,陛下可以让永王与定王两位皇子提前就藩,藩王不可久留京城,封王就得即刻就藩,朝中大臣是万万不能阻拦的,因为这是朝廷祖制。”

    范景文这时候也收住了眼泪,猛然意识到李邦华这个主意或许不错,忙附和道:

    “陛下,都御史说的极是,先让两位皇子去南边就藩,也算是为将来若有变故而早做打算,不过永王与定王之封地却都在山东河南,乃四战之地,且无险可守,陛下不妨改封两位皇子去长江以南就藩。”

    “甚善!”

    朱由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让永王朱慈炯和定王朱慈焕也立即去其封地就藩,不仅可以让自己这两个儿子也提前离开京城,即便自己这个皇帝和太子朱慈烺真的有什么不测,这两个皇子也可以成为下一代帝王,还可以让这些怀有投敌之心的官员们转移注意力,而忽略大明太子殿下已经悄悄离开了京城。

    而且如此一来,自己的三个儿子将会有提前离开京城的可能,日后无论是谁到南京,都能成为下一代帝王。

    要知道,在原本历史上,就因为自己和自己儿子没一个南下成功,造成储君之位一直悬而未决,使得南明白白错过了一年厉兵秣马的机会,甚至因此加剧了朝堂内部斗争。

    如今,自己将自己的三个儿子都派到南边去,无疑就是为以后京城真的不保,在南方偏安以图大业做准备!

    至于,到时候这三个儿子会不会内斗,朱由检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现在亡国在即,能跑出一个皇位合法继承者是一个。

    于是,朱由检便同意了范景文与李邦华所请,并让李邦华上奏疏请旨让两位藩王即刻就藩,而范景文则上奏疏请改封两位皇子之藩地。

    朱由校当即同意了两人之奏疏,并下达圣旨着永王改封越王,驻地杭州,定王改封宁王,驻地南昌。

    这两处地方都是长江以南的要地,日后都是建立大本营抵抗鞑子的重要基地,让这两皇子先去坐镇,无疑是上了一道双保险,无论是谁以后做了皇帝,都能立即以这两块要地为基地备战。

    当然如果自己能逃出京城,这一切的准备都没必要。

    但让朱由检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下达第二道圣旨即越王即刻就藩杭州,宁王即刻就藩南昌并准予其建立三万护卫的时候,给事中光时亨却将朱由检的圣旨驳了回来。

    有明一代,奉行小官掌大权的规制,而给事中虽不过是从七品官员,但却是具有封驳权的实权官员,可以直接封驳内阁乃至皇帝陛下的谕令。

    而这光时亨此刻就是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阻止朱由检将越王和宁王两位皇子就藩。

    朱由检本以为这些文武官员只会阻止自己和太子朱慈烺离开京城去南方。

    却没想到这些居心叵测的官员居然连自己的两个皇子去南边就藩也会阻止。

    “真是放肆!从来大明藩王就不能滞留京城,必须即可就藩,尔等是何居心,竟敢违背我大明祖制,不准两王就藩!”

    朱由检不由得大怒,直接喝叱着光时亨。

    “陛下息怒,此时京城之外已是兵荒马乱,贼寇横行,两位皇子乃是贵胄之体,且尚还年幼,还请陛下暂缓其就藩之议!”

    光时亨轻挑了挑眉毛,他自然知道崇祯的心思。

    但眼下李闯王即将进京,天下就要改朝换代了,如果让两位皇子出城,到时候就会多几个大明余孽,他自然没法给新朝天子李自成交待。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9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