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28章 卖国求荣的代价
    陈圆圆没想到眼前的皇帝陛下会突然拔刀相向,一时被吓到不禁花容失色。

    朱由检见她脸色煞白,眼泪不停地在她眼眶里打转,比之前更显楚楚可怜之态。

    朱由检也就不好再吓她。

    于是,朱由检便收回了刀,还拍了拍她的香肩:“去拿只笔,拿张纸来。”

    “是!”陈圆圆半晌才回过神来,战战兢兢地去一旁书案拿起纸笔。

    而这时候,朱由检则朝门外大声喝了一声:“将吴三桂之父,吴襄那厮带进来!”

    片刻间,被绑缚着的吴三桂之父吴襄便被拽了进来。

    吴襄颤栗着身体,跪在地上一语不。

    朱由检走到他面前来:“吴襄啊,你生了个好儿子。”

    “臣不知陛下在说什么,犬子,犬子不是带兵入关来援助陛下了吗,难道他投靠闯贼了?”

    吴襄能从当今皇帝朱由检的语气神态中感受到陛下的愤怒,所以他才故有这么一问。

    朱由检不禁哑然失笑:“当初李自成大兵围城,朕再三令他入关勤王,你那好儿子抗旨不来,还找朕索要一百万两军饷;

    如今却不声不响地投靠了建奴鞑子,引八旗入关比谁都积极,还甘愿做急先锋,可谓无耻之极!

    甚至还想以保护朕的名义做幌子。

    今日,朕就要以你们吴家二十三口人的项上人头告诉他吴三桂,朕乃天下之主,他乃三姓家奴,今日他敢卖国求荣,明日朕必将他千刀万剐于孝陵,以祭太祖!”

    吴襄没想到皇帝朱由检如此痛恨自己犬子投靠建奴的事,一时也知道磕头求饶无用,便干脆威胁道:

    “还请陛下三思,建奴八旗战力强悍,所向披靡,无人能敌,犬子麾下之关宁军素来乃大明最强之精锐,一旦陛下杀了微臣,犬子势必为微臣报仇,陛下若想保住一命,当应善待微臣!”

    听吴襄这么一说,朱由检干脆直接拔出匕来,然后顺手取了一空茶盏,一刀捅进了吴襄身体里。

    噗嗤!

    吴襄闷哼了一声,只觉疼痛难忍,两眼血红地看着朱由检。

    现在的吴襄已然忘记了君上之威,在他眼里,应该是朱由检这个皇帝求着自己吴家才是。

    所以,如今朱由检冷不丁地将他抓来,还直接捅他一刀,甚至说要除掉他吴家所有人,吴襄此时便只感到愤怒,恨不得直接挣脱开绳索要杀了朱由检。

    吴襄本也是武将,有股子蛮劲,但这些年为酒色掏空了身子。

    所以,当何新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时,吴襄竟丝毫动弹不得。

    而这时候,朱由检已经将空茶盏压紧在他的伤口处,取了一茶盏的血,递给了陈圆圆:

    “以此为墨,以青丝为志,写一封和吴三桂的绝交信!”

    陈圆圆在吴府生活过一段时间,知道吴襄在吴府是何等的存在,任意处死下人从来都不眨一下眼睛,但她没想到今日这吴襄也会被眼前这位帝王给直接制伏在地,不能反抗丝毫。

    陈圆圆不敢违背朱由检的意志,咬着牙,拿起笔来,蘸取吴襄之血开始写与吴三桂的绝交信。

    素来便聪慧灵巧的陈圆圆已经从朱由检刚才和吴襄的对话中听出了陛下对吴三桂的态度。

    所以,她便以朱由检的态度代替了自己对吴三桂现今的态度,即表示自己陈圆圆不做汉o奸之妾,从此不问情谊只报国仇。

    朱由检见此陈圆圆蘸取的血墨开始凝固,便说道:“看来,墨还不够!”

    说着,朱由检又在吴襄身上捅了一刀。

    吴襄直接惨叫一声。

    陈圆圆有些不忍,忙飞快地写好了信,生怕皇帝陛下朱由检再次以墨水不够为由捅吴襄一刀。

    “陛下,请过目”,陈圆圆走到了朱由检面前,将信笺递给了朱由检。

    朱由检站起身来,看了看内容,不由得称赞道:“字体娟秀,果然是美人之体!内容也好,就该这样痛骂国贼。”

    说着,朱由检便取出匕朝陈圆圆玉颈处划来。

    陈圆圆不由得闭上了眼,她以为朱由检会杀了自己,她虽然内心恐惧,但也觉得这是一种解脱,毕竟自己这一辈子都在被人摆布,如今死在君王手里,倒也是种荣幸。

    朱由检没有杀她的意思,而是斩断了她青丝一缕,将信笺与一缕青丝都交给了何新:“吴家上下全部杀掉,人头与这封信还有青丝一缕全部递送给吴三桂!”

    说毕,朱由检突然抓住陈圆圆,直接在她樱唇上啄了一口。

    吴襄见此不由得大骂:“朱由检,她乃吾儿之妾,你不能动她!”

    朱由检才不怕威胁,干脆直接横抱着陈圆圆进入了里间,陈圆圆整个人已经处于茫然状态。

    而吴襄却已经是勃然大怒,不停地叫骂着。

    朱由检只装作没听见,继续抱着陈圆圆往里走。

    不过,朱由检却现陈圆圆全身冰凉,粉拳紧捏,牙齿咬得很紧,便直接将她丢在了床榻上:“朕有那么恐怖吗?”

    陈圆圆想也没想地就点了点头。

    朱由检颇感无语,他素来性格冷酷异常,如今成了帝王,更显绝情,却也没想到这样也让他显得不近人情。

    有些败兴的朱由检让袁贵妃来自己里间与自己成事,独留这陈圆圆在自己外室听声。

    此时的吴襄则被拉了出来,被强行按跪在地上。

    与他一同跪在地上的还有吴家其他二十二口人。

    此时,外面已经是皓月当空,二十三把绣春刀透着寒光在长夜里劈了下来。

    二十三颗人头顿时流在了青石板上,血流如珠,吴家二十三口人最终因吴三桂的卖国求荣而殒命。

    而吴三桂也为他的卖国行径付出了第一笔代价。

    其实,在朱由检带走吴家家人时起,便有将吴家家人当做人质的意思。

    但吴三桂为个人野心枉顾家人安危,朱由检不能不成全他。

    二十三颗人头被装上了车,并随着陈圆圆的绝交信与一缕青丝一路北上。

    朱由检不知道吴三桂见到自己家人的人头和陈圆圆的绝交信后会是什么心情。

    但朱由检知道他自己这个举动至少可以向天下人表明,这就是出卖汉人的下场!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9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