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五十三章 办成大案
    随朱由检一路南撤的官员们对钱谦益的谋杀君王行为自然是深恶痛绝。&1t;/p>

    毕竟,他们中大多数都是抛弃家业跟随着大明皇帝朱由检来到南京。&1t;/p>

    无论是从政治情感上还是在利益的从新争夺上。&1t;/p>

    他们和皇帝朱由检都有一层特殊的关系。&1t;/p>

    因而他们恨不得直接诛灭钱谦益九族。&1t;/p>

    东林党的官员们则都哑住了嘴。&1t;/p>

    跪在地上的钱谦益和另外五个人或多或少都跟他们有师生或姻亲关系。&1t;/p>

    江南士绅势力本就是盘根错节。&1t;/p>

    如果真如申佳行所言,诛灭九族的话,朝中也有很多大臣也是免不了受诛戮之灾的。&1t;/p>

    不过,让王铎等东林党官员更不会想到的则是户部左侍郎党崇雅的话。&1t;/p>

    只听党崇雅说道:“陛下,如果微臣没有记错的话,就在刚才,在场的满朝文武中,有很多同僚在说钱谦益乃忠君之臣,如此看来,这些说钱谦益乃忠君之臣只怕都有参与谋反之嫌,既然要诛九族,这些人也不能放过!”&1t;/p>

    党崇雅这句话让在场的大多数东林党人不由得面露惶恐之色。&1t;/p>

    他们实在没想到,这党崇雅竟然直接要求陛下要将在场所有刚才站出来说钱谦益乃忠臣的人全部杀掉。&1t;/p>

    一时间,这些东林党官员都不由得暗暗后悔。&1t;/p>

    如今不但因为钱谦益的谋反事活生生打了自己的脸,还有了性命之忧。&1t;/p>

    南京礼部尚书王铎和刑部右侍郎李犹龙等都是额头生汗,后背凉。&1t;/p>

    待户部左侍郎党崇雅说后。&1t;/p>

    朱由检冷眼看了一下满朝大臣:“说过钱谦益乃忠臣的,刚才向朕举荐钱谦益的,都站出来吧。”&1t;/p>

    朱由检这话一落,等了许久,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1t;/p>

    本来还想借此饶了几个在朝大臣性命的朱由检见此,不由得更加来气,这些人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敢承认,就这点担当,如果不在这时拿来祭祭刀的话,日后也就一点用处都没有!&1t;/p>

    因而,朱由检只得亲自喝令道:“南京礼部尚书王铎、南京刑部右侍郎李犹龙、南京翰林侍讲学士陈之鳞!难道你们要朕亲自请你们出来吗?”&1t;/p>

    在此之前,抢着在自己面前说钱谦益乃忠君之人的就属于这三名官员喊的最凶。&1t;/p>

    而朱由检也知道王铎等人也正是抢着去杭州接回了太子但却没有出城去镇江接自己驾的东宫旧臣。&1t;/p>

    朱由检自然要借此机会除掉这批不跟自己一条心的人!&1t;/p>

    南京礼部尚书王铎、刑部右侍郎李犹龙、翰林侍讲学士陈之鳞都颓然地跪了下来:“陛下恕罪!”&1t;/p>

    朱由检就是要借着钱谦益的谋杀君王一事做成一件谋反大案,借此打击一下江南官员的气焰,让他们都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1t;/p>

    所以,金炫、申佳允、党崇雅等有意要扩大打击力度的建议自然被朱由检所采纳。&1t;/p>

    如果钱谦益这件案子不杀几个尚书侍郎这样的大员,朱由检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帝王。&1t;/p>

    “将这些合同谋反之人全部押下去,打入太平门诏狱!严加审问,看看是否还有合伙之反贼?”&1t;/p>

    朱由检将钱谦益的谋杀案定性为谋反案,自然是有意要借此扩大审查的力度,以此来威慑朝中大臣。&1t;/p>

    只要有大臣敢违拗他的半点旨意,朱由检不介意把这些不听话的大臣跟钱谦益的谋反案扯上关系。&1t;/p>

    对于诏狱,自然在南京也有。&1t;/p>

    洪武与永乐年间,锦衣卫都在南京的这座诏狱里办过不少大案,且这诏狱同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这些凶杀之所都在太平门一带。&1t;/p>

    常有人传闻那一带在洪武永乐年间常常每晚都是鬼哭狼嚎,而如今却已消弭殆尽,但现在只怕也会重起日夜不停的哭声。&1t;/p>

    对于钱谦益等人的具体处决。&1t;/p>

    朱由检则还没下最终决定,他要一个个的杀,杀的整个大明文官们都听话为止。&1t;/p>

    不过,这时候,在一旁听政的太子殿下朱慈烺却不合时宜地跪了下来,伏地痛哭道:&1t;/p>

    “还请父皇饶恕王师傅他们吧,他们毕竟是三朝老臣,不应受此诛连啊!”&1t;/p>

    朱由检翻了翻白眼,心想自己这位十五岁的太子还真是宅心仁厚,但却是半点政治智慧也没有。&1t;/p>

    “陛下,微臣以为,此次钱党谋反一案,太子殿下虽未参与,却也有过失之罪,陛下明旨在先,让他于杭州暂住,他却听从南京礼部尚书王铎等意思未得陛下旨意而先到南京,而到南京却不出城迎驾,实乃不孝之举!”&1t;/p>

    左都御史陈纯德的话既是在说太子不懂事也是再提醒朱由检王铎这等眼里只有太子的官员不能留,因而朱由检在听了陈纯德的话后自然更加坚定了要诛杀王铎等人的信念。&1t;/p>

    “哼!”&1t;/p>

    朱由检朝朱慈烺一甩衣袖,就坐了回去:&1t;/p>

    “太子无德无忠孝之心,但念其年幼,虽不追究其死罪,但也不可不有所惩戒,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着即关入宗人府,禁闭三月!”&1t;/p>

    “父皇,儿臣真的没有”,太子朱慈烺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会被冠以不孝的罪名,也没想到自己听大臣们的话先来到南京有这么大的罪过。&1t;/p>

    依旧还是少年心性的他,在听到陈纯德说他,朱由检要禁闭他时,他也只知道辩解而不知道服从。&1t;/p>

    而偏偏,朱由检最是厌恶的就是作为一国储君的朱慈烺依旧还单纯的这一点、&1t;/p>

    在他看来,即便朱慈烺只有十五岁,但作为帝国未来的继承者,也应该有一定的政治智慧,应该知道自己不仅仅是皇帝的儿子也是自己皇权的绊脚石。&1t;/p>

    按照朱由检的想法,朱慈烺要是一个合格的太子,就该在没得到自己旨意之前,死都不离开杭州。&1t;/p>

    甚至,朱慈烺都可以主动派人来除掉自己这个皇帝然后再去南京登基,这样也比被一群南京的官员给唆使着抢在自己前面到南京强。&1t;/p>

    也就是朱由检这些日子和周皇后有了鱼水之欢,夫妻之实,在杀了自己妻子的岳父后不忍再害他的儿子。&1t;/p>

    要不然,朱由检都想直接狠心把这个只会被文官当枪使的太子给杀掉或者换掉。&1t;/p>

    “闭嘴!”朱由检朝朱慈烺怒喝一声,就喝令近卫亲兵将朱慈烺强行拖了下去。&1t;/p>

    而朱慈烺则已经委屈得不行,且也忿恨地看了陈纯德一眼。&1t;/p>

    陈纯德则埋下了头,暗中叹了口气,虽说自己今日的行为被太子记恨上了,但他也希望太子能比之前成熟点。&1t;/p>

    毕竟陛下欲行霸道,而霸道之术素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谁也不确定陛下何时会遇到危险,而即位的太子能否承接大业对于大明以后的局势自然是至关重要的。&1t;/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9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