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崇祯大帝 > 第七十章 两个太监
    一场暴雨来袭,将南京的暑热驱散走了大半。&1t;/p>

    朱由检从皇后周氏那风韵犹存的身体上翻了过来,将呈八字形的两脚耷拉开。&1t;/p>

    当帝王是一件苦差事,朱由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给自己放假休息。&1t;/p>

    冥冥之中仿佛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等着自己出半点差错,然后好笑话乃至坑害自己。&1t;/p>

    除此之外,尽管朱由检已盘算得无比精细,对所有的危机做了全盘推演和准备。&1t;/p>

    但朱由检还是没办法彻底安稳的在十七世纪的无污染蔚蓝天空下享受一个平民应有的闲散与安然。&1t;/p>

    高处不胜寒。&1t;/p>

    做一个帝国的执掌者,朱由检现他在这个世界是孤独的。&1t;/p>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穿越者,他所知道所理解的一切与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1t;/p>

    尽管,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还要精彩还要华丽,甚至给予他的尊严远远出他在前世所能想象的地步。&1t;/p>

    但朱由检还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来自于帝王本身的政治压力,来自于孤独与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复制自己想要的社会正统的压力。&1t;/p>

    这种压力他没办法通过语言向让倾诉,唯有在女人肚子上,在荷尔蒙的麻醉下,他能得到释放。&1t;/p>

    或许这也算是朱由检穿越后的一个福利。&1t;/p>

    至少高高在上的皇后和贵妃都是他前世难以企及的佳人,但他在这个世界可以肆意在她们这群自命高贵的人身上释放分泌物,并从而得到短暂的宽慰和解脱。&1t;/p>

    唯独儒家礼法的约束让他有时候也没办法做到真正的汪洋恣肆。&1t;/p>

    朱由检很想打破儒家礼教对他的束缚,他现在很反感别人教他如何去做一个好皇帝。&1t;/p>

    司礼监秉笔史可法和礼部尚书刘宗周一直在敦促朱由检恪守一个明君应遵守的帝王规则显得尤为积极。&1t;/p>

    这让朱由检很不耐烦,他现在以一种叛逆的行为开始表达着对儒家礼教的不满。&1t;/p>

    但朱由检还没想直接推翻它,一是因为这个世界信仰儒家礼教的人太多了,二是自己也需要它来保证自己这个帝王合法剥削黎民的行为。&1t;/p>

    “陛下醒了!”&1t;/p>

    朱由检刚“运动”完,才小憩一会儿,周皇后就不合时宜地撩开帘子喊了一声。&1t;/p>

    这让朱由检很是郁闷,皇后总是不解风情地表现出她的贤惠,而不愿意浪费自己的半点时间,似乎自己就不能多肤香萦绕的湘帘中多睡一刻一样。&1t;/p>

    女官陈圆圆举止端庄地单膝跪在地上,举着铜盘,低埋着头,看不见半张姿容俏丽的脸。&1t;/p>

    华贵的坤宁宫除了宽阔以外就只有庄严的肃穆之感。&1t;/p>

    连带着昔日的秦淮名妓在这里都会变得毫无生趣。&1t;/p>

    朱由检很想离开这里,尤其是看见死太监史可法板着一张脸,恍惚自己睡了他的女人一样,朱由检就更加没有几分好心情。&1t;/p>

    将铜盆里的冷水往脸上一激,朱由检清醒了一些,郁闷与惫懒之心也消失不少。&1t;/p>

    但朱由检还是急匆匆地自己穿好鞋离开了这里。&1t;/p>

    陈圆圆等侍女只得端着盥洗用具在后面跟着。&1t;/p>

    司礼监秉笔太监史可法也不识趣地跟了上来:“陛下,您今日多睡了一个时辰!”&1t;/p>

    “滚一边去,朕看见你就烦!”&1t;/p>

    朱由检无语地看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史可法一眼,暗想让这老学究做太监还让他身居高位或许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1t;/p>

    朱由检现,这史可法近乎以一种偏执的状态来诠释着一个被儒家理学认可的内臣该有的行为举止。&1t;/p>

    这史可法不但给司礼监重新定制了一整套服务自己的规则,还给他自己定制了如何劝谏君王的规则,甚至还给自己这个皇帝进行各种督促。&1t;/p>

    不过,朱由检理智上也知道自己也的确需要一个操守严苛的人对自己有所监督,因而他只能一边忍受着史可法的聒噪一边通过厌恶的语气宣泄着自己的不满。&1t;/p>

    “是!”&1t;/p>

    史可法乖乖地退了五步之地,然后慢慢地在后面跟着,欲言又止地巴望着朱由检。&1t;/p>

    陈圆圆见此不由得抿嘴一笑,死板的太监,有趣的帝王,严肃而又丰富的宫廷生活让她对这里越的眷念。&1t;/p>

    “奴婢给陛下请安,哎哟,是谁气着了陛下呀!圆圆,是不是你们服侍得不周到?”&1t;/p>

    说话的是迎面走来的韩守敬,也是司礼监秉笔,算是史可法日后要升上司礼监掌印位上的最大竞争对手。&1t;/p>

    韩守敬明显与史可法不一样,只一味讨好朱由检,这让作为皇帝的朱由检内心更为受用。&1t;/p>

    当然,朱由检也深知这韩守敬虽然比狗还忠,却也比狐狸还贪,所以他也没有要给这韩守敬什么好脸色,以免让他以为自己真的好奉承。&1t;/p>

    “行了,别动不动教训下面的宫娥,一个个跟木头似的,白长了一张好姿色,能让朕生气就不容易了,听王承恩说,你又在外面纳了一妾,好歹是司礼监的秉笔,堂堂内相,别那么好色,而且没了那玩意儿还玩什么女人,没带耽误了人家姑娘!学学人家史可法!”&1t;/p>

    朱由检说了几句后就不屑地笑了笑,然后直接继续往乾清宫走去。&1t;/p>

    陈圆圆刚想解释什么,却不料陛下竟主动替她说了话,心里一阵感激,不过听到朱由检说自己这些人跟木头似的,也有些无奈,饶是再浪荡不羁的女子到了帝王面前哪有撩汉的心思,更何况谁也不知道后宫执掌权力的女主人们会不会给自己扣上一顶狐狸精的帽子。&1t;/p>

    韩守敬的鼻子比狗还灵,听得出来朱由检是对史可法和宫娥们的呆板而不满,忙自己扇了几巴掌:“奴婢该死,不该在陛下面前逞威风,奴婢又不是史公公,两榜进士出身,又是学富五车,哪里有教训别人的份,更别说是陛下跟前服侍的几位姐姐。”&1t;/p>

    “奴婢纳妾的事,想必王公公也是误会了,正如陛下所言,微臣一没把的家伙,还老掉了牙,哪里敢糟蹋了人家黄花大闺女”,韩守敬说着就凑到朱由检耳边来,低声道:&1t;/p>

    “奴婢不过是访了几个妙人预备着宫里使唤而已。”&1t;/p>

    韩守敬的话让朱由检内心本能的一阵活泛,他哪里还听不明白他的意思,这明显是在暗示自己他在外面给自己这个皇帝准备了一个娱乐场所而已。&1t;/p>

    “少动这些歪心思,学学史可法,把精力放在政务上!”&1t;/p>

    朱由检佯装生气的训斥了韩守敬几句,然后又颇为亲切地笑问道:“你这新婚燕尔的,不多缠绵一会,这么早跑进宫里来干嘛?”&1t;/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7/9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