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八十三章 赴宴之前
    送走韩疏影,吃过早餐,郑东省也没走。

    明天,就是同学会。他一直跟白小升念念叨叨,如何向何雁冰,讨还当年的公道!

    郑东省对厕所里,那两块捡来的砖头,情有独钟。

    “我打算,明天背个包去,把它们放进去,在合适的时候,让它们碎在何雁冰的脑袋上。”郑东省说得很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还问白小升,“你觉着怎么样?”

    “不怎么样!报仇就一定要动手吗,拍死他你还得坐.牢,为个人渣不值!”白小升摇头,又补充一句。

    “最关键的是,不够狠!”

    够吗?当然不够!

    他们几乎被毁了一辈子,单单叫何雁冰头破流血,就想两清?

    门都没有!

    白小升一直觉着自己是一个懒人,有时候,甚至懒到去记仇。

    但是与何雁冰的仇恨,他至死不忘!

    看着郑东省,白小升又回想起,那个大学时代,那个级好脾气、好欺负的胖子。

    那时候,郑东省整天嘻嘻哈哈,跟谁也不急眼、不翻脸,甚至被整蛊了,自己笑的比对方还开心。

    就这么个没心没肺的胖子,现在,想拿砖头开人!

    白小升,理解。

    大学里,最后的时光,对他,对胖子来讲,就好像人间地狱一样!

    只要在校园里,无论他们走到哪儿,都会被戳脊梁骨,被嘲笑,被辱骂。

    很多朋友,都变成了路人。

    很多机会,都化为了泡影。

    档案里那抹不掉的污迹,没有意外,将跟随他们一辈子,成为擦不掉的污点。

    白小升在大学期间,何其优秀,无论是学习成绩、组织能力,都是最拔尖的那批,甚至有人预测,他一定能端上铁饭碗。

    但是背着这个处分,有着“挪用公款”的污点,白小升想考公务员,都不行了!

    不光如此,他的学位证,竟然也因为“品行不端”之类的理由,被校方扣除,甚至毕业证也要拿不到。

    白小升愤怒过,甚至大闹过,结果,他得到的,只是多了一个处分而已。

    最后,还是郑东省说他有办法,可以试试。

    白小升要离校的当天,郑东省竟然真的替他跑下来毕业证。握着那个证书的时候,白小升揽在怀里,痛哭流涕。

    学位证,依旧没有任何可能。

    但白小升,不在乎了!

    为了庆贺,他请郑东省下了馆子。

    就是那种街边很小的门脸,有很脏很破的,所谓的雅间。

    俩人躲在里面,要了两瓶高度数的白酒和便宜的菜,就那么喝着。

    人生头一次,喝得酩酊大醉,哭得稀里哗啦。

    白小升清楚的记得。

    郑东省把瓶子里,五十二度的酒往自己喉咙里倒的场景。

    清楚的记得当时,胖子喊过的话——

    “我郑东省誓,不管是用五年,还是用十年,我一个要混出一个人样,把这些痛苦,十倍还给他何雁冰!”

    酒水混着泪水,肆意横流。

    当时,白小升一把夺过来酒瓶,把剩下的一饮而尽,随后把酒瓶子狠狠摔碎在地上。

    “我以此为誓,必报此仇!”

    当年他们就像条狗一样,躲在没人看到的角落,嚎啕,舔舐着伤口。

    没有人生的方向,甚至没有未来的幻想。

    白小升苦笑着摇头。

    当时,还是太年轻,他们的庆祝显然早了些。

    得到毕业证的白小升,也曾想不离校,因为当天,就有一场盛大的招聘会。

    可是,拿到毕业证的白小升,依旧被拒绝,不能参加这场校方主办的招聘会。

    当天,白小升离开了,除了郑东省和为数不多的两个人,他拉黑了其他所有人,断绝一切联系。

    也直到近年,他才慢慢和一些人,又有了联系。

    由于没有学位证,档案上背负污点,大企业他去不了,只能去天海传媒这样要求不高的小公司,去熬工作经验。

    这些年,吃过的苦,受过的罪,白小升一笔一笔记在心里,不敢忘。

    眼下,终于要跟何雁冰再度相逢。

    思绪回到现在。

    白小升回忆着,昨天让红莲搜集到的种种讯息,他的眼神闪烁,寒芒如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何雁冰!”他轻声念着这句话。

    其实,吃过早餐,白小升就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他接连打出过好几通电话,每一次通话的时间都不短,他避着郑东省,要在明天给胖子留几个大大的“惊喜”!

    好戏不怕晚。

    同样,报仇要沉得住气!

    直接碾压对手,有什么意思,钝刀子割肉才是复仇的真谛!

    与白小升不同,郑东省从中午开始,接到了数个电话。

    白小升去阳台,他去卫生间,白小升去卫生间,他去阳台。

    白小升好奇过,也注意到,胖子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不过每次面对白小升,胖子都会神色如常。

    白小升想了想,没有问。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再好的朋友,也需要一定的距离和空间。

    如果郑东省想让他知道,就一定会告诉他。

    总之,这是一个电话频繁,俩个人都很忙碌的一天。

    直到晚饭,俩人才停歇下来。

    定了饭菜,还有啤酒。俩人不吭声的对坐,吃着喝着。

    忽然,郑胖子抬起头,很认真地看着白小升。

    “老白,你知道吗,何雁冰混得比我们都好,我听说他在一家颇有名气的公司,当副总,而且自己也创业,成立了一家公司!”

    白小升点了点头。

    这些,他知道!

    郑东省沉默,一声不吭地喝掉一罐啤酒,有些艰难,却狠狠地说了一句。

    “我们混的或许不如他,可是我还是要去!就算坐牢,我也要讨一点利息!”

    “胖子,你信我吗?”白小升直视郑东省,很认真地问。

    郑东省一愣,随后一笑。

    “废话!”

    除了疑惑白小升为什么问这么个问题,郑东省回答的没有犹豫。

    不管是大学,还是现在!

    这种信赖,让白小升心中一热。

    苦难再多,万幸有兄弟。

    “明天的事,我都准备好了。你跟我过去,我不希望你动手。我要你看着,我怎么让何雁冰偿、还、欠、债!”

    白小升最后四个字说的狰狞,有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0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