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速之客
    送走谢有薪,白小升把玩了一番那两只玉镯。

    玉镯色泽翠绿浓艳,整体晶莹剔透,手感细腻润滑。

    白小升此前,在网上看过一段视频,是用绿色厚玻璃瓶底,加工成手镯,“玻璃翡翠”,号称以假乱真。

    那个,白小升没见过,但是手里握着真东西,就知道,那要骗,也只能骗没见过真东西的人。

    翡翠的坠手感、匀称度,外观的美感,无可挑剔。

    谢有薪在的时候,白小升也用红莲做过一番测试,也确定这是真品无疑!

    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足以当传家宝,或者……定情信物。

    这两只玉镯,白小升已经想好了,一只抽空回家,给老妈。而另一只,如果可能,就送给某人,当定情信物!

    白小升忍不住看看公寓的一面墙壁,那面墙后,是魏雪莲的屋子。

    他很喜欢这丫头,也觉得她对自己有感觉,特别是去过6家之后。

    只不过,他也拿不定,现在可不可以表白。

    万一失败了,会不会连朋友都没得做……

    一想到这个问题,一贯自信的白小升竟然有了一丝紧张,甚至淡淡的畏惧。

    “我怕什么啊!”

    “喜欢就表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是振北集团堂堂的未来总裁,两万亿集团掌舵人,难道没有这点胆量……”

    白小升深呼吸,想着再处一段时间,就表白!

    稳下心神,白小升起身,连带这个安全箱一起,锁进里屋的保险柜。

    这座公寓提供的保险柜,原本是a1级的,白小升打算长期居住,特意让他们换的B级,为此多花了一笔钱。

    刚把东西锁好,白小升的门就被敲响了。

    “谁呀?”白小升一皱眉,扬声道。

    “是白小升先生吗!”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

    难道东西刚送来,就招贼了?

    白小升心道,随即又摇摇头。

    谢有薪那个人,还是有底线的,况且要是想私吞,也早跑了。

    送过来,再找人抢?也断不会在同一天。

    至于信息走漏,让跟踪过来。就谢有薪那副警惕、鬼精的样子,可能吗?

    那来的,是谁?

    白小升心生警惕,却没有疑神疑鬼,或许可能是物业。

    如果是小贼,凭着红莲赋予的搏击技巧,他还真不怕。

    白小升通过猫眼向外看了一眼。

    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魁梧壮实,另一个则是四五十岁,器宇不凡,国字脸的中年人。

    要是来抢东西的,都这么大岁数,还西装革履的,那白小升真不怕。

    打开门,白小升狐疑地看着俩人。

    “你们找我?”

    “你是白小升?”壮汉身后,那国字脸的男人目光微闪,打量着他,问道。

    “是。”

    “方便让我进去谈吗?”国字脸的男人看了眼壮汉,“你在外面!”

    一句话。

    那壮汉恭敬地应道,往门边背手一站。

    “那进来吧。”白小升也好奇这个人的来历,让了进来。

    至于门外那位,白小升直接把门给反锁了。

    这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几乎没什么威胁,而且从他身上,白小升感觉到了一股气势,类似尚文书、王曳,但更强一分。

    白小升将他让到客厅沙上,倒了杯茶。

    国字脸的男人,平静地看着他。

    等白小升忙完,这个男人对他微微一笑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向东集团的孙向东。”

    白小升一怔。

    向东集团,孙向东?

    “向东集团,天南市地产界真正龙头,涉施工、建材多个领域,为私人所有企业。孙向东,向东集团董事长……”红莲迅将资料,烙印在白小升脑海里。

    白小升忍不住,暗暗吸了口气。

    向东集团与百年共筑,是多少年的对手。

    这个孙向东,看似与尚文书一个数量级,但其实比尚文书厉害的多,他是白手起家,而且整个企业都是他的,可以说涉及企业的大事方面,尚文书须得向上汇报,孙向东完全自主。

    这就是差距。

    但是孙向东找他,做什么?

    “不知道孙总,找我有什么事?”白小升问道。

    孙向东平静地看着他,“白经理是百年共筑核心项目的主管人,按理说,我们是不方便接触的。我找你,也不是工作上的事。”

    白小升微感诧异。

    既然不是工作上的事,那就更没交集才对。

    “我不光是向东的老板,我还是孙天利的儿子,孙亦然的父亲!”

    孙向东笑道。

    一下子,白小升明白了。

    这是,欺负了小的,来了老的!不对,是欺负了老的小的,来了中的。

    白小升一笑,低头,给自己倒了杯茶,稳稳地捧在手里,饮了一口。

    “所以,孙总这次来,是上门兴师问罪的了。就因为我赌石上,赢了你儿子?还驳了孙老的面子?”白小升问。

    沉稳、大气、不卑、不亢!

    这是孙向东对白小升的评价,他也是异常惊异。

    这个年轻人,如斯稳重,将来必成大器!

    孙向东自诩看人很准,自问在这个年龄,远达不到这个年轻人这般沉着。

    “我是来见一见白先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孙向东笑了,“个性不同,我对待的方法也是不同的。不过……我的要求都一样!”

    “哦?”

    “说来惭愧,我们孙家三代单传,每一代都是娇生惯养,就连我,中年以前也不比亦然好哪儿去。唉,谁没有年少过呢。”孙向东深明事理的样子,让白小升有点意外,他甚至长叹一声,“为人父母,不易啊。”

    对这句话,白小升点点头。

    “所以,请白先生海涵。”孙向东诚恳地说,“体谅我这个做父亲的心情,去当面,给亦然赔罪道歉。”

    不是最后一句,白小升还真以为孙向东明事理。

    赔、罪、道、歉!

    白小升深深皱起眉头。

    “我来,不是商量,是通知,最好现在就能带你回去。白先生,能体谅一下吗?”孙向东温文尔雅道。

    这一家子,都他.妈有病吧!

    白小升一阵无语。

    “恕不远送!”白小升缓缓起身,冷声道。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孙向东温和一笑,随即,眼神凌厉如刀,“白小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1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