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穷家富戚
    “白斐哥,你说‘我们都不想去李家’,这个‘我们’,指的是谁?你跟白然姐?难不成,还有叔伯他们?”白小升情不自禁,问道。

    白斐的话,让他很意外。

    本以为是个寻常的走亲戚,跟着奶奶去看望舅爷,贺个寿而已。

    可眼下看来,似乎没那么简单!

    白小升绞尽脑汁回想,却只记得自己这位舅爷叫李文尊,其他的,没什么印象了。

    这事儿,也不能怪他。

    当初,白明行觉得儿子应该接受更好一些的教育,早点经历锻炼,于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送他去了教学条件好一些、管理严一些的寄宿学校。

    那会儿,其他家的孩子,还都是在附近上的学,离家近,可以常回家。

    就如白斐所说,白小升在家的时候少,没见到这些亲戚很正常,他们见到,也很正常。

    只不过,这门李家亲戚,怎么就那么不好,让白斐,乃至白然都这么一副表情?

    白小升很是不解。

    白斐与白然对视一眼,白然点点头,示意白斐继续说。

    白斐对白小升苦涩一笑,“那我直说吧,这次前往李家,真心想去又或者觉得没什么的人,恐怕只有奶奶跟二叔!余下的,所有人都是不愿意的!”

    全不愿意去?!白小升吓一跳。

    哪怕他心里有所准备,可这个“我们”包括的范围,也太大了。

    这怎么可能!

    这李家如此天怒人怨?!

    毕竟是舅爷家,不至于吧!

    白小升想不通。

    “要说咱们这位舅爷,李文尊,那绝对是一个一眼能看清脾气的人物,当年,非常的傲慢,眼高过顶,瞧不起混得不如他们的人。有这么个父亲做榜样,可想而知咱们那三位表叔表婶是什么样的人物。还有我们那几位表亲的同辈,更是继承这种高傲的性格,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白斐说话之间,言辞之间不无嘲讽。

    “前些年,我们白家确实过的不怎么好!不如李家,人家李家能来咱们家,那都是冲着奶奶的面子。”

    白斐自嘲一笑,“穷家有个富亲戚,还走动,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样的情形吗……你掏出一个真心,人家都觉得污秽!也亏得你在外求学,一次都没有享受过这种被嘲笑,被奚落有多耻辱!”

    白斐说话之间,两腮隐隐绽放青筋,似乎依旧心有愤怒。

    白小升沉默。

    “你看我,你觉得我特别财迷是吗,我连自己家人都算计,都掉进钱眼里了是不是。”白斐轻叹一声,“说出来,都他妈是童年阴影,受他们影响!钱啊,多重要啊,有钱才是亲,没钱,说是亲人,人家看你的眼神那都是刀子!”

    白斐说不下去了。

    “小升,你可能觉得白斐哥话夸张了点,但我可以跟你说,他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因为你没见过,所以你没有直观的印象!当年,咱奶奶就是被这些上门的亲戚,给气得病倒,差点住进了医院!”白然从旁说道。

    什么!

    把奶奶气得病倒,差点住了医院!

    白小升不可思议之下,双眸立即迸发出两道凌厉的寒芒!

    他奶奶李凤冠是个要强要脸的女人,性情质朴,非常有容人之量!

    如果连她都那样,足见李家人多过分!

    关键,他们还是上门,把人给气得病倒!

    白小升一下子,脸色变得很难看。

    登门打架,这里面,应该还有他们所不知道的矛盾在,不过不管原因,他们这么做了,还是过分到了极点!

    如此亲戚不来往也罢!

    白小升心道。

    从白斐、白然你一句,我一嘴讲述中,白小升明白了。

    其实,近些年,两家确实就没有走动。

    只不过,李文尊八十八岁大寿到了,托人捎来信。

    他奶奶李凤冠觉得,从前再怎么着,那都过去了,血浓于水,她跟自己亲哥哥此番也许是最后一次相见,再往后,这辈子能不能再见都两说。

    老人有这想法,他们自然也无话可说。

    白小升沉吟不语。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稳妥起见,这次之行,我们觉得得让你有点心理准备!”白然道,不过随即笑了,“当然,你混得如此只好,就是李家也不敢小觑你!”

    “有你跟着,我们也算放心。”白斐情绪缓了缓,也是一笑。

    白小升沉默之中,脸色恢复如常。

    白斐、白然看在眼里,暗暗点头。

    他们最清楚白小升跟奶奶之间的感情,当初白斐所做的过分了,惹老太太不高兴了,白小升就肝火大盛,当众撕破脸,若不是血缘关系,说不定就动手了!

    眼下,听到有人把自己奶奶气到病倒。白小升在方才一刹那,散发的怒气,简直让俩人胆寒。

    可是瞬息之间,他就能调整如常。

    足见,这位堂弟心性控制到了何等可怖的境地!

    白斐、白然对白小升的敬畏、佩服之心,更增两分。

    “行了,白斐哥、白然姐,这件事我知道了,谢谢你们提醒!”白小升甚至对两人平静一笑。

    白斐、白然点点头。

    “不过,这么多年没再联系,说不定他们已经有所变化了呢,我们也就是提个醒,你也别太过于上心。总之,回去早点休息,明早还要出发呢!”白然道。

    “是啊!”白斐附和。

    白小升点点头,神色不见波澜,对俩人一笑,“你们也早点休息。”

    俩人也是点点。

    三人道了声别,各奔着自家方向走去。

    白小升行走在夜色中,感受到风中凉意,他的眼神在路灯光辉映衬下,闪烁寒芒。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宴中酒,杯杯先敬富贵人,门前拴着高头马,不是亲来也是亲,门前放着讨饭棍,亲朋好友不上门,世上结交需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有钱有酒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胜者为王败者寇,只重衣官不看人……”

    白小升一步一句,轻吟这些由《增广贤文》衍生的诗句。

    现在读来,阵阵寒意。

    “李家!”白小升目光阴沉,“多年前,感谢你对我白家的激励!明日我过去,希望你们在这些年里,学会了收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1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