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五百四十章 我来考考你
    李飞天皱起眉头,迈步来到白小升身前,冷眼看着他。

    白小升翘起二郎腿,自顾自端起一杯茶,悠然挪动杯盖,拨动水面浮着的茶叶,看都不看李飞天一眼。

    其傲然之态,超李飞天十倍不止!

    李家的三位表叔三位表婶,一大票同辈,都皱眉瞪眼,非常不满意地看着白小升,许多人都几乎要发声呵斥。

    “这是李家,不是你们家,容不得你放肆!”李飞天冷声道。

    “李家。”白小升轻笑一声,“舅爷李文尊身子骨还硬朗,三位表叔还主事,轮得到你这位平辈,当众训斥客人?这就是李家的家教?!”

    白小升说话不急不缓,字字清晰有力!

    李飞天勃然色变,却被噎得,哑口无言。

    在场的李家人,被气得不行,却没得可说。

    三位表叔表婶本想着上前呵斥,可那边白家人都看着呢,自己这么多人,去怼一个年轻人,有失面子!

    再者,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要是再拿李文尊说事,谁上去也是找没趣。

    一来二去,李家竟然无人发声。

    “再说,我放肆了吗?”白小升瞥了眼那副秋风山水图,“还是你觉得人前听不得真话,怕丢脸!”

    “你!”李飞天神色一怒,却被人给拉住了。

    正是那位周枰周少。

    “飞天兄,可否让我说两句。”周枰扶了扶眼镜,客气地说道。

    眼看是他,李飞天强压怒火,点点头,瞪了白小升一眼,退到了旁边。

    “不知道这位兄弟,对这幅画,有何高见。”周枰还算客气地问道。

    白小升抬头看他一眼,神色有所缓和。

    方才听李飞云讲过这个人,白小升特意让红莲查了查。

    这个周枰,他父亲周一发,也算官场老人,虽然只是副处级,但是历经三任市长,更是做了本届市长的第一秘书,堪称常青树,这样的人都非常了得。

    周枰,也算官二代。

    不过,如果他只是市长秘书的儿子,还不足以让白小升正视。毕竟白小升现在接触的层次是市长,是部长。

    让白小升感兴趣的是,这周枰,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在安江都闯出一个名声,甚至还发表过几篇文章,关于文物鉴赏方面,颇获认可。

    同时,周枰还经营一家古玩公司,颇有规模。

    白小升见识过尹东雷、张宣、蒋非凡这些浪荡子弟,眼看不一样的人物,自然有些兴趣。

    “方才我已经说了,不如,让他来告诉你。”白小升一指李飞云。

    李飞云走过来,压低声音,把白小升的话,一五一十告知了周枰、李飞天。

    周李二人对视了一眼。

    李飞天眼神之中隐隐有一丝变化。

    虽然轻微,却被白小升给敏锐地捕捉到了。

    难道说,李飞天早知道这幅画是缩水货?白小升心中一动。

    凭周枰的见识,要是鉴赏过,不可能一点看不出来吧。

    白小升猜测不错。

    这画,是李飞天收来,送给自己爷爷,李文尊属于那种喜好,但是并不太懂的人。

    周枰后来鉴赏过,明着没说,背地里如实告诉了李飞天。

    李飞天大为恼火,却隐瞒了这件事。

    反正这画,乍一看跟原版也无异,何必拆穿。

    这事儿,李家上下,没人知道。

    不成想,今天来了个姓白的小子,给拆穿了。

    李飞天感觉四周的目光看向自己,顿时有些恼火。

    就真是假的,那也不能承认!

    特别是不能当白家的面承认!

    无关金钱,这是脸面!

    李飞天大有深意看了眼周枰。

    周枰与之对视,不动声色眨了下眼。

    一来是朋友,二来双方公司多有合作。这个忙,要帮!

    “白先生说是假的,我却说是真的!”周枰看着白小升无比肯定地说道。

    围观的李家人长出一口气,冷笑着看着白小升。

    专家的话,比这白姓小子可信的多!

    白小升一笑,他看到了方才李飞天与周枰的对视。

    人活一世,为人处事,有时候睁眼就要说瞎话,利字使然。

    “既然你我有争议,那不要紧,刚好借着这副画,我们来给大家科普一番如何?”白小升笑了,“听说你是此间高手,那我考考你呀!”

    白小升一句话,众人哗然。

    他,想考校周枰?

    连李飞天都有些瞠目结舌。

    “这个姓白的,是疯了吗!”

    “他知道周少是谁吗,竟然想考校他?”

    “不知天高地厚,自取其辱啊!”

    众人情不自禁,七嘴八舌道。

    白斐、白然隐隐不安,看着白小升。

    另一边。

    白明行站起身,迈步走过来,李秋云跟在后面。

    其他白家人,也跟了上来。

    “表兄,你这个儿子可不一般,竟然要考校我们天青市闻名遐迩的文玩鉴赏大家!”李家三表叔看着白明行,轻笑一声。

    “是吗,我倒要看看。”白明行淡淡一笑。

    他自己儿子自己心里有数,白小升又岂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而且要吃亏,那也是别人吃亏。

    说到底,其实白明行对李家也有些怨气,尤其是这么多人围着,等看自己儿子笑话。

    小子,别客气!爸给你压阵!

    白明行心道。

    “你要考我?好,那请出题!”周枰一蹙眉,随即笑了。

    他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怎么可能大庭广众之下,不敢应战!

    白小升点点头,一指那副秋风山水图。

    “这是一幅传统水墨山水画,国画讲求气韵、境界,不过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个人感悟不同,辨上三天三夜,也说不服不了对方,那我们就来点技术层面的。”白小升笑道,“请问,这画上的诗句如何?”

    周枰看了一眼,淡淡一笑,“诗为画之意,书为画之骨。相合相宜,相得益彰!”

    “画是哪年的画,诗是哪年的诗?”白小升追问。

    “从画面整体的技法来看,形似谢缙,应属明朝。诗作‘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虽然唐代刘长卿的,不过书写技法,有祝允明之风。”周枰自信满满,“两相印证,此画成于明朝中期!虽无落款,但无论从构图还是行笔,都堪称佳作!”

    “好!”

    李飞云等人眼看着周枰点评行云流水,止不住喝好。

    周枰也有几分得意。

    岂料,白小升却是一脸遗憾的摇头,轻声问道。

    “那墨呢,哪年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1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