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五百四十一章 那你请教吧!
    墨是哪年的?周枰一愣,有点莫名其妙。

    他是古玩鉴赏名家,观画看意境、构图、技法,看宣纸的朝代,观诗看内容、笔法、落款,能辨别晋至清朝的各大家,各技法,各风格,知识储备何其之多,堪称博学多才,肚子里颇有墨水。

    但是,他还真没研究过墨……

    “这有差别吗!”周枰忍不住问道。

    “你真外行!”白小升由衷叹道。

    一句话,满场炸窝。

    说周枰是外行?这小子,怎么总拉仇恨!

    还有,墨不都是黑的吗,天长日久的,不都一样吗,还能用肉眼辨别不同,你以为你小子是元素分析仪啊。

    这不是胡搅蛮缠吗!

    “我就没听说过,鉴赏画作还要分辨墨的!”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小子,你到底懂不懂啊!”

    众人哗然,连李家的几位长辈都笑着摇头,白家人顿时有几分尴尬。

    白明行神色不变,凝视儿子。

    白小升悠然坐在沙发上,从始至终都没有起身过,面对众人非议,依旧面不改色。

    他虽然做不到元素分析,但红莲可以,从光在画面上的反光,就能分析墨品光谱,跟历朝代比对,在检索信息,那简直易如反掌。

    白小升,稳坐钓鱼台。

    “明代制墨,有四大家,程大约、方于鲁、罗小华、邵格之。程大约制墨博取众长,不拘陈法,讲究配方用料。明末四大书家之一的邢侗赞程墨‘坚而有光,黝而能润,舐笔不胶,入纸不晕’。这画用的就是程墨。”

    “那不正好,证明这画是明朝的!”周枰震撼于白小升精通墨品之余,顿时冷笑。

    白小升故弄玄虚,还不是给他的鉴定平添一笔印证。

    “没错,你自己都承认了!”李飞天笑道。

    “不急,听我说完再激动。”白小升不急不缓看李飞天一眼,轻笑道。

    李飞天哼了一声。

    “清代制墨四大家曹素功、汪节庵、汪近圣、胡开文,诗所用的墨,就是曹素功得意之作紫玉光墨。”白小升道。

    画作是明墨,诗词是清墨。

    众人面面相觑。

    “天青也有墨道大家,不信可以叫来一看。”白小升笑道,“要么去送机构检验,我既然敢这么说,就有把握!”

    白小升摆明了,不怕验证。

    众人缄默,这么一说,大家不信也得信!

    “就算是,那又如何,明朝的画传到清朝,再由后人题诗,一样不能证明这画有问题!”李飞天大声道。

    “没错!”

    “就是!”

    众人一片应和。

    白小升笑而不语,看了眼周枰。

    周枰凝视那幅画,忽然苦笑,对李飞天摇头。

    “这次,是我对你不住,我走眼了!”周枰忽然道。

    他竟然认了!

    李飞天满脸不可思议,“周少,你这是怎么话说的,他还没证明这画有问题……”

    李飞天的话,说不下去了。

    周枰伸手指着画面,吸引了他的目光,李飞天看清之后,傻眼了。

    诗词与画作有重叠。

    画压诗。

    原来,周枰给的解释是,题诗作画,是一个“命题”山水画……

    现在看来,全错了。

    “清朝的诗,被明朝的画给压在下面,这幅画值钱了,它还能穿越。”白小升一本正经。

    白斐、白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在场的李家人,目瞪口呆。

    连白小升几位表叔表婶都一阵无语,白家人也倒是大乐。

    白明行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心下大定。

    “其实画是真的,诗也是真的,无非是原作揭开成两份,制作者觉得第二份诗画一起,价值会高,所以就做了拼接,岂料画蛇添足!不过拿来挂在中堂,给人看看也还不错。”白小升一笑。

    “你!”

    李飞天气得脸色一阵青白。

    他万没想到,白小升在古玩造诣方面竟如此精深,思维更是诡诈,一步步诱使他们丢脸,当众丢脸!

    “都散了吧,散了吧!”

    李家大表叔适时发了声,将围观的人遣散,请白家人去另一间房里坐。

    堂屋有白小升他们在,不定再出什么乱子。

    白明行等人也没说什么,径直离开。

    只不过白家人眼眸之中,都隐隐有两分快意。

    “这位白兄弟,你似乎对古玩颇有见地,咱们来交流交流,如何?”周枰走近一些,微笑着,冲白小升伸出手。

    白小升淡淡一笑,站起身,与之一握,而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好啊,坐!”

    这位周枰周少,当众丢了面子,却还不骄不躁,肯坐下来跟伤自己面子的人聊一聊。

    单冲这份定力,白小升就有几分赞叹。

    看来那些“二代”当中,也很有一些杰出人物。

    李家大表叔深深看了白小升一眼,带人离开。

    李飞天阴着脸,暗暗瞪了白小升一眼,也转身离去。

    白小升与周枰相对而坐,俩人皆是面带微笑。

    “在下喜欢古玩,自幼摸索,钻研二十年,不知道白兄弟接触了多久。”周枰笑道。

    “不久。”白小升一耸肩。

    他要说刚刚,也不知,会不会让这位周少疯掉。

    不是我有多强,是你没有红莲帮忙,白小升在心底打趣道。

    “白兄弟过谦了,不久而已,就能如此博学?那我倒是要见识见识!”周枰目光微闪,而后一笑,“我这里还有几个小问题,也想请教一二。”

    “哦?那你请教吧!”白小升一笑。

    周枰微不可闻的一皱眉,自己是谦虚,这位姓白的同龄人,倒是很不谦虚!

    那我倒要看看你肚子里,有多少墨水!

    周枰暗暗冷哼一声,脸上的笑容却不减。

    ……

    李飞天去给自己的爷爷奶奶问安,顺便见过了李凤冠。

    出来的时候,他惊愕地看到白小升坐的那边,又围拢一群人。

    这个姓白的,又在搞什么事情!

    李飞天顿时火气上涌,迈大步走过去。

    李飞云、李飞燕,带着一群人,低声议论,指指点点,时不时发出一阵低低的惊乍声。

    不像是跟姓白的吵架啊……

    李飞天一阵狐疑,走过去,看到里面的情形,顿时有点不可思议。

    白小升在里面如同讲大课,口若悬河,正讲瓷器辨别之法,李家小辈听得如痴如醉。

    周枰更夸张,捧着手机,一边听一边在记事本上敲字。

    像是在做笔记!

    什么情况!

    李飞天懵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1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