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六百二十一章 那小子,惹不得!
    张天则这伙人来到了巷子口,却没有进去。

    因为,为首的人不让。

    为首的人,个子很高,身躯很壮,有着标准的国字脸,棱角分明,留着寸头,很少有白发,看着还颇显年轻。

    “爸,是这儿吗?我们不进去,就等在这儿?”张天则疑惑地看着那个人。

    那是他的父亲,青北集团的董事长——张赫然。

    “等!”张赫然就一个字,似乎不善言辞。

    实际上,他是有名的惜字如金。

    但这一个字犹如敕令。

    随行的人里,连张天则在内,都不敢多说半个字。

    一群人就站在巷子口,老实地等着。

    这一次,他们是来求人的。但是求谁,张天则都不知道。因为他爸一个字,都没有跟他多讲。

    青北集团此前与本市一家大企业,发生过连番的不愉快,本来双方势均力敌,就算争斗也是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可谁承想,那家企业不久前,被振北集团旗下一家子公司收购。原先的老总,也一下子有了靠山,开始全面报复。

    青北集团虽然强悍,但是与振北那边的资源一比,显然就成了螳臂当车。

    眼看着方方面面受到影响。

    张赫然决定向振北集团在临深的高层反馈,希望不要在争斗。

    当然,息事宁人,偃旗息鼓只是好听的说法。

    实则,是来求人不要再斗下去了。

    也正是因此一事,张天则这位少董才深深体会到,原来坐拥一整座影视城的他们家,在临深,竟然也有无可奈何的庞然大物,甚至求饶服软。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张天则按捺不住嘟囔道,“您确定,人家在吗,万一要是白等……”

    张赫然瞥了儿子一眼,伸手向旁边一指。

    张天则顺着他爸的手指看过去,那是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车身比自己见过的要长,是加长定制版。

    这莫非是那个人的座驾?

    张天则忍不住咋舌。

    张赫然知道的远比他儿子多的多,他看的是车牌。

    确定无虞。

    就这么等着,不多时,巷子深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让探头探脑,眺望中的张天则霍然瞪大眼。

    白小升!

    眼看那个人,眼看那张脸,张天则顿时如斗鸡,眼珠子都立起来了。

    那个人掌握他的秘密,闯进他的酒会,逼着他喝光一满杯烈酒,让他昏醉一天。

    另外,陈晓娅那丫头,那几天没少往剧组那边跑,甚至不理会自己的邀请!

    更可气的是,近两天,他被姓白的上门逼着喝酒的事,不知道经由那个混蛋的口传播开来。现在临深的富家子弟圈里,他张天则成了笑柄!

    张天则都气炸了。

    他有心在剧组那边使坏,可是又投鼠忌器,怕白小升讲出秘密,又担心陈晓娅不高兴。

    一来二去的,他光剩下窝火了。

    那剧组,他查清了,也是来自振北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不过那公司不在临深。

    姓白的,就算也是振北人,但也没让他忌惮多少。

    这一次,他老子之所以屈服,那是有原因的,他们家老对头原本就强悍,再利用振北集团各种优势施压,他们只能避让一时。

    当然,这不是说,是个振北人,他们都得怕的不要不要的。

    那以后,还怎么混!

    所以,从心里讲,张天则对白小升的身份,没什么畏惧。

    况且,那小子这么年轻,能是多大的职务,多大的背景!

    张天则是这么想的。

    看到仇人,张天则恨得牙根痒痒。可是白小升似乎并且发现他,反倒跟身边的人聊着天。

    角度问题,张天则并没有看清白小升身边的人长什么样。

    狠狠瞪了白小升两眼,张天则转向着他爸道,“爸,你看,就是这个人,上门羞辱我,还使得晓娅跟我疏远!”

    张天则的话,让张赫然微微皱眉。

    特别是提及陈晓娅,张赫然更是目光凌厉,他可以一直想着与临深陈家联姻。

    不容任何人破坏!

    “被人上门欺负,你都忍了?这点事都解决不了吗!现在跟我告状,你当你自己还是小孩子吗!”张赫然冷哼一声,这一次他没有惜字如金,而是训斥自己的儿子。

    张天则苦笑,低声下气诉苦,“爸,您是不知道,这小子很能打的,而且他还……还知道我跟嫩模那事儿,我不能让他当着晓娅闹开了,所以,所以一直没动手。”

    “现在瞧见了,我自然不能放过他!您这俩保镖借我用用,我保证给他收拾服帖,再不敢进临深一步!”张天则信心十足道,“而且,凭他也不可能再有机会见着晓娅了!”

    张赫然随身的保镖,是两个华裔大汉,参加过外籍兵团,当过特种兵,格斗的本事是顶级的。对付豹子那样的,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

    故此,张天则信心十足。

    张赫然微微点头,只说了四个字,“别在这里。”

    眼瞅着老子同意了,张天则顿时大喜,就要招呼人过去,把姓白的从巷子里揪出来带走,到没人的地方好好整治整治,以报当日灌自己酒之恨!

    巷子里,白小升对外面的危险一无所知,依旧跟夏老头聊着。

    一老一少,犹如忘年交。

    张天则带着保镖刚要进入小巷,张赫然忽然瞧见了夏老头。

    数息之间,他的脸色惊变。

    眼瞅着白小升跟夏老头谈笑自若,张赫然瞳孔都是骤然一缩。

    “你们站下!”张赫然急声低呼,一下子喝止了张天则跟保镖。

    那三人狐疑地看着他。

    张赫然二话不说,拔脚就走,“跟我来!”

    张董速来说一不二,他发话,那俩保镖迅速跟过去,其他人也随着。

    张天则愣了一秒,让自家老头子瞥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匆匆跟上去。

    “爸,怎么了啊?”张天则不知所措。

    张赫然一字不语,脚步匆匆,带着他们跑到后面的巷子躲了进去,而后自己一人站在巷子口往外偷瞄。

    这让张天则等人愕然无语。

    不多时,前面的巷子,白小升跟夏老头走出来,有说有笑。

    张赫然瞥了一眼,立即缩回了头,目光复杂看看张天则。

    “儿子,你这个仇……可能报不了了!那小子,惹不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1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