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六百六十五章 这一刻,我最大!(求个订阅)
    &bp;&bp;&bp;&bp;白小升站起身。

    &bp;&bp;&bp;&bp;他的脸上,既没有穆北辰那种睥睨孤高,也没有郑青鸿那种慷慨激昂。

    &bp;&bp;&bp;&bp;有的,只是他白小升一贯的,平淡的笑容。

    &bp;&bp;&bp;&bp;他开口之前,全场鸦雀无声。

    &bp;&bp;&bp;&bp;众人屏息凝神,等待他发言的情形,倒真的比郑青鸿、穆北辰更胜一筹。

    &bp;&bp;&bp;&bp;“你可以开始了!”

    &bp;&bp;&bp;&bp;冯璃等了几秒,始终不见他开口,忍不住催促道。

    &bp;&bp;&bp;&bp;“好。”白小升悠然点头,不紧不慢地,拿起桌上那张纸。

    &bp;&bp;&bp;&bp;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bp;&bp;&bp;&bp;赵芊泽一直想看,但是始终败给那些“狗爬的一样”的字。

    &bp;&bp;&bp;&bp;是保密措施吗?

    &bp;&bp;&bp;&bp;上面写了什么惊人的思路,也许是怕旁边的人看到!

    &bp;&bp;&bp;&bp;赵芊泽忍不住暗道。

    &bp;&bp;&bp;&bp;当然,这不是防范她,而是防范别人偷看。

    &bp;&bp;&bp;&bp;赵芊泽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

    &bp;&bp;&bp;&bp;殊不知,这就是白小升原本的字,只是更潦草一些罢了。

    &bp;&bp;&bp;&bp;这么写,反正他看着舒服。

    &bp;&bp;&bp;&bp;“该我了啊。”白小升开口前,还清了清喉咙。

    &bp;&bp;&bp;&bp;这个装模做样的家伙,你倒是说啊!

    &bp;&bp;&bp;&bp;真急死人了,你属蜗牛的吗!

    &bp;&bp;&bp;&bp;耐心如穆北辰、郑青鸿,等得都有点不耐烦,恨不得冲过去,夺过那张纸替他念。

    &bp;&bp;&bp;&bp;众人急不可耐之下,白小升终于悠悠开口。

    &bp;&bp;&bp;&bp;“首先,我会找一家国内或者国际最好的咨询顾问公司,给我规划一下发展蓝图”

    &bp;&bp;&bp;&bp;白小升一开口,第一个发言的就是一愣。

    &bp;&bp;&bp;&bp;“这不是我的吗?”那个人小声嘟囔道。

    &bp;&bp;&bp;&bp;“然后,我会将各主要公司的高层集中到一起,进行一次能力考核”白小升继续道。

    &bp;&bp;&bp;&bp;“这是我说的。”第二个人惊奇。

    &bp;&bp;&bp;&bp;“再然后,我会进行子公司排查,把常年亏损的那些企业,那些业务清除”白小升继续。

    &bp;&bp;&bp;&bp;“这是我的!”第三个人连声音都不压了,脱口而出。

    &bp;&bp;&bp;&bp;就这样,白小升一连念出十几条,就跟点名是的。

    &bp;&bp;&bp;&bp;每说一条,势必就有一个人应和。

    &bp;&bp;&bp;&bp;白小升这算什么答案,他根本就是在用别人的思路!

    &bp;&bp;&bp;&bp;这是公然抄.袭大家的发言啊!

    &bp;&bp;&bp;&bp;虽然每人只抄一句,却是最核心最精华的那一个!

    &bp;&bp;&bp;&bp;当然,有些发言实在太烂,或者重复的,他倒是没用。

    &bp;&bp;&bp;&bp;“我会把旗下所有企业,以行业来分割,然后每个行业选出一个最好的,大力扶持。”白小升念到。

    &bp;&bp;&bp;&bp;穆北辰皱起眉头,这轮到他了,不过,白小升做了一番调整。

    &bp;&bp;&bp;&bp;有点类似省级标杆企业的选拔了。

    &bp;&bp;&bp;&bp;白小升是看不上他的霸道之路?

    &bp;&bp;&bp;&bp;穆北辰暗暗不爽。

    &bp;&bp;&bp;&bp;白小升继续念,很快轮到了郑青鸿。

    &bp;&bp;&bp;&bp;对于郑青鸿的答案,他根本就是原版照抄,一字不变。

    &bp;&bp;&bp;&bp;老郑气得脸色铁青,嘴唇突突。..

    &bp;&bp;&bp;&bp;“够了!”郑青鸿猛地一拍桌子,起身厉喝,一指白小升,“你到底想怎么样!没你这样的!”

    &bp;&bp;&bp;&bp;郑青鸿带头发飙。

    &bp;&bp;&bp;&bp;一下子,全场爆发。

    &bp;&bp;&bp;&bp;众人的情绪如同决堤洪水,愤怒似浪花翻滚,像要吞噬白小升。

    &bp;&bp;&bp;&bp;“对啊,你到底什么意思!”

    &bp;&bp;&bp;&bp;“这根本就是抄袭我们的吧!”

    &bp;&bp;&bp;&bp;“亏我还高看你,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啊!”

    &bp;&bp;&bp;&bp;“你这叫新官上任三把火?你都烧了二十几把吧,你也不怕烧糊了!”

    &bp;&bp;&bp;&bp;“冯璃事务官,他这算不算作弊!”

    &bp;&bp;&bp;&bp;群情激昂。

    &bp;&bp;&bp;&bp;赵芊泽错愕之后,却是忍不住想大笑。要不是场合不合适的话,她一定笑出声。

    &bp;&bp;&bp;&bp;白小升真是太有趣了,竟然敢这么玩。

    &bp;&bp;&bp;&bp;讲台上,冯璃也是一脸纠结,眼皮抽搐。

    &bp;&bp;&bp;&bp;“咳!”

    &bp;&bp;&bp;&bp;冯璃咳嗽一声,大声道,“都静一静!”

    &bp;&bp;&bp;&bp;她必须发声了,再乱下去,场面失控都可能。

    &bp;&bp;&bp;&bp;看情形,大家都快对白小升群起而殴之了。

    &bp;&bp;&bp;&bp;有冯璃发声,沸腾的阶梯教室,这才稍稍的安静了一些。

    &bp;&bp;&bp;&bp;当然,人们的怒火犹在,还压低声音,指责白小升。

    &bp;&bp;&bp;&bp;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把自己置于众矢之的,姓白的,你这是找死啊!

    &bp;&bp;&bp;&bp;穆北辰心中快意无比。

    &bp;&bp;&bp;&bp;“白小升,你确定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冯璃严肃地看着白小升,“如果你因此,在这场次考核中得了零分,你也在所不惜吗。”

    &bp;&bp;&bp;&bp;这是很严厉而郑重的警告。

    &bp;&bp;&bp;&bp;冯璃心里也有些急。

    &bp;&bp;&bp;&bp;这个白小升是怎么搞的,竟以如此方式,挑衅全场的人!

    &bp;&bp;&bp;&bp;他是疯了么!

    &bp;&bp;&bp;&bp;“零分?我觉得我应该是最高分才是。”

    &bp;&bp;&bp;&bp;白小升竟然还一脸的诧异,如是道。

    &bp;&bp;&bp;&bp;一句话,众人又炸了。

    &bp;&bp;&bp;&bp;“你还要不要脸啊!”

    &bp;&bp;&bp;&bp;“这种话,你都能说出口!”

    &bp;&bp;&bp;&bp;“你疯了吧,给你最高分!”

    &bp;&bp;&bp;&bp;“给他零分,给他零分!”

    &bp;&bp;&bp;&bp;白小升一句话,再度撩拨的群情激昂,众人愤怒声讨。

    &bp;&bp;&bp;&bp;穆北辰的心中,太舒爽了。

    &bp;&bp;&bp;&bp;白小升,就这么干,继续找死!

    &bp;&bp;&bp;&bp;连郑青鸿都在冷笑,想法与穆北辰相差无几。

    &bp;&bp;&bp;&bp;眼看,四周都是攻讦之声,连冯璃都发生警告,赵芊泽也有点不安了。

    &bp;&bp;&bp;&bp;“白弟弟”她忍不住担忧。

    &bp;&bp;&bp;&bp;白小升看到她的担心的表情,一笑,拉起她的手盖住她的耳朵。

    &bp;&bp;&bp;&bp;赵芊泽惊愕之时,白小升猛地一拍桌子。

    &bp;&bp;&bp;&bp;“砰!”

    &bp;&bp;&bp;&bp;一声巨响,回荡在阶梯教室内,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

    &bp;&bp;&bp;&bp;“干什么,你们想造反吗!听不懂游戏规则是吗,我在发言的时候,我就是省域产业负责人,而你们,都是我的下属!”

    &bp;&bp;&bp;&bp;白小升咆哮声起,横眉立目!

    &bp;&bp;&bp;&bp;一下子,全场一呆。

    &bp;&bp;&bp;&bp;白小升鼻腔里冷哼一声。

    &bp;&bp;&bp;&bp;“既然在这一刻,我是省域产业负责人,你们又都是我的下属,那我对下属的建议去粗取精,吸纳为己用,有何不对!”

    &bp;&bp;&bp;&bp;“不是我破坏游戏规则,是你们到现为止,还不明白游戏规则!”

    &bp;&bp;&bp;&bp;“又或者说,你们没有代入其中,把自己当成是真正的省域产业负责人!”

    &bp;&bp;&bp;&bp;白小升不说则已,一开口,句句干脆,声音凌厉。

    &bp;&bp;&bp;&bp;根本让人插不进话来!

    &bp;&bp;&bp;&bp;“既然我是最高领导者,那就不能搞一言堂,完全凭着自己一念做事,人总有疏漏,集体的智慧才是强大的!我汇总各家所长,不独断专行,不盲目自信,这难道不是一个成熟领导者该有的表现吗!”

    &bp;&bp;&bp;&bp;“所以,我觉得我才应该是最高分获得者!”

    &bp;&bp;&bp;&bp;“你们谁有异议!”

    &bp;&bp;&bp;&bp;白小升一声高喝,众人哑口无言。

    &bp;&bp;&bp;&bp;连穆北辰、郑青鸿都不知从何反驳。

    &bp;&bp;&bp;&bp;白小升这就是在抬杠,但是有理有据,最起码听着是那么回事!

    &bp;&bp;&bp;&bp;台上,冯璃张了张嘴,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bp;&bp;&bp;&bp;规则,是她制定的。

    &bp;&bp;&bp;&bp;白小升,没有破坏规则,而是顺应规则,将众人一局。

    &bp;&bp;&bp;&bp;赵芊泽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大力鼓起掌来。

    &bp;&bp;&bp;&bp;“谢谢。”

    &bp;&bp;&bp;&bp;白小升冲自己这个真心拥护者,微笑致意,而后环视众人,看向冯璃。

    &bp;&bp;&bp;&bp;“冯璃事务官,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1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