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你说谁?!
    音乐会开始。叶戈尔乐团的人,带着对白小升的敬意,无比卖力演奏,近乎把压箱底的东西,都在这三十分钟之内一一展现。

    钢琴独奏、交响乐,或欢快无比,或激昂澎湃,让人身心愉悦。

    短短三十分钟,全场掌声如潮,响起不知多少次。

    最后,乐团竟然加了一个曲目,齐奏“生日快乐”的乐曲。

    宋楷大师满脸欢畅,笑开了花。

    “好,好啊!哈哈,如此别致的生日,我还是第一次过。”宋楷大师笑道,叮嘱旁边的卫风,“一会儿,你为乐队准备一份厚礼!还有,按着聘请乐团的最高花销,给双倍!”

    卫风一笑,点头道,“是!”

    “小升啊,这次表演是你赢来的,你自然不该给钱,况且他们也是你的朋友,你给钱也算生疏。但是他们也为老头子我来演奏,所以这钱我给,也算不让他们白跑一趟。”宋楷大师笑道。

    “老爷子,您有心了!”白小升笑着赞道。

    其实,就算宋楷大师不给,回头,他也不会亏待了叶戈尔他们。

    “好了,我也该过去跟我那几个老朋友聚合了,一会儿寿宴你们多吃点!”宋楷大师笑着起身,往外走。

    白小升他们立即恭送。

    送走宋楷大师,白小升他们还特意去跟乐团道贺。

    他们这边挺欢乐,可是江左威、沈一却没那么好过。

    音乐会一完,张羽冬就带人把这俩家伙,给揪到了没人的角落。

    张羽冬面带笑容,却煞气满溢,笑起来看着恐怖无比。

    江左威心里都是毛毛的。

    “江左威,你好心给我报信,按理,我该谢你才是!可是你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张羽冬拍着他的脸问道。

    “冬哥,生什么事儿了?你、你能先告诉我吗!”江左威强笑着,声音都有点不自然。

    “我且问你,关于姓白的,你此前了解多少!摇头?你全不了解,就敢撩拨我去动他!你可知,他,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张羽冬咬牙切齿道。

    姓白的,连张羽冬都惹不起?

    江左威吓一跳,情不自禁道,“不能吧!他是什么来头!”

    “他什么来头,你还不配知道!”张羽冬揪着江左威脖领子,恶狠狠道,“我也不想替他扬名的。我是来跟你,算咱们俩之间的账!”

    “江左威,听好了,从今天起,你见到我,最好躲得远远的。让我见你一次,出了宋家,我就收拾你一次。你若不服,我连你们家一并收拾!”张羽冬怒喝,“明白了吗!”

    江左威看到张羽冬眼中的凶恶,顿时腿软,颤声道,“明,明白了。”

    张羽冬有这个能力,而且干的出来。

    一旁,沈一惊慌失措看着他们,忽然开口,“冬哥,这里面没我什么事,我是被逼的,你还收不收人,我愿意鞍前马后……”

    沈一瞬间抛弃江左威。

    这让江左威又惊又怒,怒视着他。

    “凭你?也配!”

    张羽冬嗤笑一声,招呼了人,转身离开。

    “沈一,你个混蛋,你刚才是不是想背叛我,那我先整死你!”张羽冬一走,江左威怒冲追打沈一,让沈一抱头鼠窜。

    这俩人一追一逃,如跳梁小丑一般。

    此时。

    宋家,一间无比雅致的书房内,里面坐着六位七八十岁的老人。

    有的鹤童颜,有的精神烁烁,他们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气场无比强大。

    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透着无上威严。

    这些都是宋楷大师的至交。

    此刻,一人饮酒,一人饮茶,四人在不紧不慢打着麻将。

    其实,原本这屋子里,还有四五个男男女女,皆是他们衷爱的孙辈。

    眼下,年轻人离开,只剩下他们。

    忽然有人敲门。

    饮酒的那个,额头宽阔、国字脸的老头扬声道,“进!”

    进来的人,让这老头子一愣,“赵安?”

    进来的热人,年纪不小,恰好是他随身的仆从。

    赵安一看那老者,立即走过去,在他耳边耳语几句。

    “什么!你说我宝贝孙子当众输给了别人,还被宋楷给逼迫着认输?”

    老爷子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一拍沙扶手,怒道,“宋老头怎么不知道帮自己人!”

    “张熙,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别人能输,你那孙子就输不得?”

    旁边一个老头,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冷笑。

    “夏老头,你这是什么话。自己人跟旁人能一样吗!”张熙怒道。

    被张熙指责之人,若是白小升见了定然惊讶——夏侯启,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总裁!

    “你看,你又这么急扯白脸,这么多年了,脾气不知道收一收。”夏侯启冷笑。

    “总之,这件事宋楷做的太过分了,一会儿,你们得帮我说说他,好好说说他!”张熙可不管,蛮横道。

    “行,我们帮你。”打麻将的一位老者一笑,附和道。

    这句话敷衍居多。

    都一把年纪了,还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分个谁对谁错吗。

    旁人打定主意,等宋楷回来,大家和稀泥了事。

    “你们想帮他做什么啊?”门一开,宋楷大师笑吟吟,走进来。

    “他们帮我什么?帮我说说你!你凭什么让我孙子认输啊!啊!我倒想听听,‘玄’字厅那帮变态的小屁孩不在,我孙子还能输给谁!你说!”

    张熙正在气头上,自然咄咄逼人。

    “说了,你未必认得!是我的一个小友。”对此,宋楷一笑。

    “呵呵,老宋啊,你也越活越的跳脱。什么样的小辈,能让你称之为小友。”夏侯启笑着摇头。

    “反正,你不认识。不过,他给我送来顶好的笔墨纸砚,倒是跟你那宝贝干孙女送的重了,另外,那乐队也是他带来的。要说论机敏、才智,整个玄字厅的小辈,怕也没几个比得上他!”

    宋楷大师对白小升极致推崇。

    “夸张!你且说说,他叫什么名字。”夏侯启慢条斯理,端起一杯茶饮了一口。

    “姓白,叫白小升。”宋楷大师道。

    “噗!”

    夏侯启一口水喷出,喷了对面张熙满头满脸。

    张熙呆愣一秒后,只觉得满脸口水,倍觉恶心,“老夏头,你要干什么,你要找死吗?!”

    夏侯启却完全顾不上他,瞪眼喝道,“你说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2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