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七百八十八章 这个老狐狸!
    “这是目前为止,我所设想的新型事务官!在座的事务官们,有没有谁想尝试一下的?”夏侯启环视众人,笑着问道。

    没有!

    新型事务官权益惊人不假,可加上任期期限,就糟糕到了极点!到时候升不上去,就走人,这种事儿谁乐意!

    在座这些事务官,晋升虽然需要排队,需要机遇,需要熬着。

    可最起码,没后顾之忧哇。

    “新型事务官设定上,尚不完善,缺乏很多的细则。有限的岗位生涯,是不是需要更大的权限,我也没有彻底的想好。”夏侯启对大事务官们一笑,道,“如果你们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跟我说,我们另作交流。”

    大事务官们纷纷点头。

    郑鸿鹄面色平静,不过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却握紧。

    事情展到现在,有点乎他能揣测和能掌控的范畴了。

    虽然按他原来的设想,已经把人选框在了此次选拔者之中,但是夏侯启突然抛出这个新型事务官的设定,让他措手不及!

    这个所谓的新型事务官的设定,连岗位权限大小都没有界定成形,实在无法分辨跟省域产业负责人孰高孰低!

    那这两个岗位,究竟哪一个是给第一的,哪一个是给第二的呢?

    无从猜测!

    而且,夏侯启要亲自面试!

    那不更增加了此间的不确定性,岂不是夏侯启觉得谁更合适,就谁担任什么职务吗!

    “会议结束后,我一定要跟陈九天说明一下情况,好好合计一番!看看让穆北辰、青鸿在与夏侯启面试之时,表现出何种倾向,才能让他们拿到各自满意的岗位!”

    “不过,不管是哪一个岗位,对青鸿而言都是赚的,只是陈家会不会有不满……”

    多事之秋,郑鸿鹄自然不愿生事端。

    会议又持续了一个小时,方才结束。

    当然,会议的后半段,明显有点跑题,夏侯启顺便听取了一场事务部的近期工作报告。

    散会之后,郑鸿鹄匆匆离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门一关,他就立即给陈九天打去电话,把此番会议内容原原本本,详细告知。

    其实,郑鸿鹄相信,那些事务官里,就或许有陈九天的内应。

    因为,明显的,陈九天在接听电话之初,语气态度不对。虽然他极力压抑,但是郑鸿鹄是什么样的人,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陈九天这之前就收到了消息!

    “事情到了现在,乎你我所料。但其实,我们真的早该想到。夏侯启是何等人物,他怎么会让我们摸清脉络!”郑鸿鹄叹道,“陈兄,现在你说吧,你想让穆北辰第一,还是跟青鸿换换。”

    万一第一之人拿到了新型事务官,他们就坑了。

    所以,郑鸿鹄直接把选择权扔给了陈九天。

    那意思,随便你挑,错了,就别怨我了!

    电话那头,陈九天沉默片刻后,开了口,“我分析了一番,我认为即便新型事务官,确实很不一般,但本质毕竟是监察性质,其重要性,应该依旧不及省域产业负责人!”

    “另外,你也说了,咱们这位大中华区总裁心机高深,没人能摸得清楚脉络,你怎么能肯定,你觉得新事务官在省域产业负责人之上,不是他故布疑阵呢!”

    陈九天有自己的主见。

    “你说的有道理!”郑鸿鹄忍不住道。

    “名次,还是按原来的,北辰第一,青鸿第二!另外,你说的不错,我们要好好合计一番,看看他们在接受面试之时,如何应答,才能更倾向于某个岗位!”

    “不错!”郑鸿鹄道,“那还请陈兄安排,一切,我听你的。”

    这一次,郑鸿鹄把姿态压得极低。

    这样,不论最后是何结果,陈九天都不该怨他。

    至于夏侯启会不会把两大岗位,给排名第一第二之外的人,郑鸿鹄不做那种思考。

    要真是,这考核,这分数,还有什么意义,岂不是沦为笑柄。

    “我们这位大中华区总裁,看似不守规矩,其实恰恰是最守规矩之人。涉及到原则上问题,更是慎之又慎。”郑鸿鹄暗道。

    如此想来,这两大职务,真的非陈家、郑家莫属!

    与陈九天通话结束后,郑鸿鹄又给自己弟弟郑青鸿去了电话。

    眼下,郑青鸿康复的已经差不多了,正在休养。

    其实郑青鸿的业绩,真不算低,不能争一夺二,但是进前五还是绰绰有余的。

    陈九天虽然只负责华东一个区域,但是在其他地区,亦布有棋子,弄来一些合作来帮郑鸿鹄,还是做得到的。

    郑鸿鹄先了解弟弟的恢复情况,很欣慰,又将他与陈九天一些安排告知郑青鸿。

    郑青鸿经历过中风,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情绪平静,反倒比穆北辰更轻易看开,毫无抵触。

    ……

    另一边,陈九天抓紧跟穆北辰联系,把情况告知,让他道合计如何准备面试表现等等。

    总之,这些人,都在忙。

    大中华区总裁夏侯启,当下也没闲着。

    从今日起,他就把候选者们的一切考核信息,牢牢把握在手中,安排自己的亲信负责。

    外人一概不知,甚至连最终阶段的考官杨成天都不清楚具体信息。

    ……

    距离考核结束,还有两天。

    中京郊区的一个小城镇,一家隐蔽破旧的小旅馆的一个房间内。

    房间正中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正战战兢兢捧着一杯热水。

    他的相貌,原本还算英俊,但是此时,因恐惧而扭曲。

    一个大汉不紧不慢,在他身前来回踱着步子。

    这年轻男子目光惊悚相随,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移开。

    “别怕,你别害怕。”

    大汉眼看年轻人这般姿态,微笑着劝道,“你看,我没捆你,没绑你,更没有打你,还给你亲自沏了杯茶,就想着跟你聊点私密话,你非得要这么紧张吗?”

    这名大汉,是雷迎。

    这个年轻人,是陈家“信使”——陈长河。

    听见雷迎跟他说话,陈长河露出一个笑容,比哭还难看,眼中的恐惧一点没少。

    是,雷迎没有对他实施捆绑、殴打,没有任何恐吓。

    但是雷迎所做的,比那些都要恐怖百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2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