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七百八十九章 雷迎的手段
    恪守底线,不要触及红线。这是白小升,给雷迎制定的行动标准。

    雷迎坚决贯彻。

    对他来讲,不用拳头,不恐吓,同样能达到的目的。

    多年来佣兵生涯,让他学会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手段!

    在跟踪陈长河,始终没有收获的情况下,雷迎耐心耗尽,改变了方式。

    在这里,还要提一提陈家“信使”这份工作。

    他们成员总数只有两三个人,都是陈家最嫡系至亲的存在。只有有任务的情况下,才会被召去。除此之外,他们无需上班,无需工作,更被勒令远离职场,成为彻彻底底的局外人!

    这种安排,自有陈九天的道理。

    而对于陈长河来讲,平日里什么都不用干,还能轻轻松松拿着大笔的钱,何乐而不为。

    除了传递消息,吃喝玩乐就是他的日常,就是他的惬意人生。

    陈长河居无定所,一个会所一个会所的流连,吃喝嫖赌,反正有人报销。

    可是,这种幸福,在十日前变成了噩梦。

    陈长河清楚地记得那一天。

    他原本在一个桑拿会所,在经历过一番酣畅淋漓的搏战后,沉沉睡去,一觉天明。

    可当他再次醒来,他鼻子里却闻到一股霉潮的气味,睁开眼却现黄的屋顶。

    陈长河惊坐起,现自己衣着整齐,正身处一间廉价的房间,四周摆设都破破烂烂的。

    床对面,有一把椅子。

    椅子上面,坐着一个魁梧结实,面相有些凶恶的大汉。

    他正笑眯眯看着自己。

    “你醒了,渴吗,来,喝杯水。”大汉无比温和地笑道,“我想跟你谈点事情。”

    陈长河“嗷”一嗓子,跳起来,惊恐求饶,表示出多少钱都可以,只希望大汉放了他。

    “我就是想跟你聊点事情,你太激动了,那改天再聊?”大汉笑道。

    陈长河满心恐惧,一心想逃走,自然疯狂点头。

    大汉微笑着示意他离开。

    陈长河夺路而逃。

    等他带人再度杀回去之时,自然是人去房空,一无所获。

    此后,噩梦开启。

    不管陈长河前一天在哪儿留宿,第二天,他必定在附近的,一个看起来破旧肮脏的小旅馆里醒来,必定看到那个壮汉,必定会被笑眯眯问上一句,“你今天想说了吗?”

    不管他跑到哪里,不管他叫上多少个兄弟来陪,都是如此结果。

    神不知鬼不觉,自己会被带到一个“方便动手”的地方。

    这种生死被人拿捏在手的恐怖,简直比什么酷刑都折磨人。

    陈长河昨日甚至躲进了陈九铮在中京的另一个别墅,让六七个保镖守在外面。

    那别墅安保系统无比周全,十几只德牧,外加各种红外感应报警系统。

    可是,眼下依然如此!

    这个人,是人是鬼!

    陈长河都不敢肯定了。他已经精神衰弱,甚至恐惧睡觉。昨天,他就是熬着不睡,到黎明实在熬不住,就打了个盹,然后就到了这里。

    这种事,他就算跟别人说,估计也没人相信,而陈家陈九天、陈九铮,乃至穆北辰都是单线联系他。

    “怎么样,今天,你想说了吗?”

    雷迎笑眯眯看着他,好言好语道,“不说,也没关系,你可以走。”

    陈长河有几分麻木地想起身。

    “不过,明天,可能就不会有这么温和的方式了!”雷迎眼神一冷,“或许你会在水里,被呛醒,又或者会在蛇鼠成堆的房间醒来。当然,你放心,我保证你的安全,甚至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这种方式会持续几天,如果你还不想说,那更有趣的方式会等待你。相信我,以你根本想象不到的方式……不过你会怀念现在,把现在,当成天堂!”

    陈长河表情抽搐。

    “你走吧!”雷迎笑眯眯道。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陈长河一屁股跌坐下来,绝望道。

    他已经崩溃了。

    “我想问你点事情。”雷迎道。

    “说,我都说!”陈长河比他更急迫。

    什么秘密都可以,他只是不想再继续这可怕的一幕。

    雷迎眼看陈长河,目光中,似乎还有点遗憾。

    一个对视,让陈长河畏之如魔鬼。

    “我问完之后,会让你签字画押,这件事你不要跟别人说,不然,我立即就会让你尝试那些新手段!”雷迎威胁。

    陈长河疯狂点头。

    雷迎温和一笑。

    不过他的目光深处,隐隐有些暴躁。

    其实让陈长河走,不过为了后面恐吓的话。

    这一次,他不会放陈长河离开。

    如果陈长河今天再不招,他甚至要动用武力,水刑、电刑,一些没有伤痕,却让人如临地狱的战争手段,他都不忌讳。

    陈长河这种人,根本挨不过十分钟。

    雷迎之所以如此暴躁,是因为昨日,林薇薇告诉他家里出事儿了,白小升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雷迎承白小升的恩情,把白小升当恩人,当兄弟,当亲人。

    故此,他的焦躁,已经到了爆的边缘。

    那个曾经战场上恐怖人魔,差点再度被唤醒。

    幸好,陈长河识趣,不然等待他的,绝对比雷迎所说恐怖百倍。

    就在这间破旧的旅店房间,陈长河足足写了三个小时,写的全部陈家最核心的机密。

    陈九天的,陈九铮的,穆北辰的。

    人就是这样,要么死活不说,一旦吐出了足够多的秘密,就有一种破罐破摔的心理,想把剩下的全吐干净。

    雷迎看着那一摞证词,都有些动容。

    这个陈家,简直了。

    “蠹虫!”雷迎忍不住骂了一句,白小升曾经骂过的话。

    证据到手,雷迎让陈长河签字画押,额外在结尾加一句,“系本人自愿陈述,未遭任何人威胁,只因对集团愧疚,对陈氏兄弟这种做法不耻。”

    半文不文的一句话,已经是雷迎能想到最“正规”的言辞。

    陈长河苦着脸,签上名字,按上手印。

    这东西,拿到陈九天他们面前,自己也是一样完蛋。

    这男人刚才说的对,陈家完蛋,恶必办,他这个小鱼,估摸不会被搭理。

    “我得想法弄点钱,说不定,今后就没钱可拿了!”如此时候,陈长河心里,竟想着这件事。

    不知陈家兄弟获悉,心里会作何感想……

    雷迎这边忙着帮白小升,事务部里,有人也在忙着!

    同样,尽心竭力,最后一搏,帮助白小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2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