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陈家惊乱
    中京,月湖别墅区,陈九铮家。

    陈九铮手捧着一件汝窑白瓷,摸索着,端详着,如同心肝宝贝一般。

    这是他用友谊价从一位老朋友手里“匀”过来的,价值数百万。

    “好东西!”陈九铮啧啧称叹,把玩之时,他甚至带着雪白的手套。

    手机响起,陈九铮依旧不愿放下,示意仆人接通,按下免提放在近前。

    “九铮!”陈九铮手机里传来一个略显低沉沙哑的声音,语调压抑。

    陈九铮看一眼,现是自家大哥打来的,顿时奇道,“哥,你这嗓子怎么了?”

    听着,似乎是有点上火?陈九铮心道。

    眼下,陈家如日中天,马上要多一位省域产业负责人,而且跟一位大事务官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陈九铮根本就没往不好的方面去想,加上把玩瓷器上瘾,故此随口问了一句。

    电话那头,声音传来,“北辰的考核结果出来了!第二!”

    “第二?!”陈九铮吓一跳,急忙道,“当初咱们跟郑鸿鹄商量的可是第一,怎么着,难道估算错误,帮郑青鸿过多?不能啊,算来算去,郑青鸿都应该比不过北辰才是。”

    “郑青鸿是第三!”陈九天声音沙哑。

    陈九铮顿时一愣,不可思议道,“那谁是第一!”

    电话那边稍稍沉默,随后似乎咬牙切齿,“白小升!”

    “白小升第一?这不可能!”陈九铮抱着瓷器,霍然起身,一脸难以置信,“他那边重要合作,可是近乎尽数毁约,怎么可能还第一!”

    电话里,陈九天粗重的吐出一口气,“具体原因。我们尚在调查!”

    “北辰第二,那我们岂不是拿到一个事务官,而姓白的,成了省域产业负责人?!”陈九铮急惶惶道。

    利益至上!

    在陈九铮眼中,甚至过对白小升的仇恨。

    “白小升拿到的,是一个新型事务官的职务!”陈九天道。

    陈九铮一愣,却也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我们北辰还是省域产业负责人!”

    幸好,他们陈家保住了最核心的利益。

    “那个省域产业负责人。落到了郑青鸿手里!”电话里,陈九天狠声道。

    陈九铮直接傻眼了,“怎么可能,你说错了吧,哥!郑青鸿不是第三吗?这职务怎么可能分配到他手中!”

    “那北辰呢,北辰得到了什么?!”陈九铮赶紧追问。

    “北辰,出局!”陈九天的声音,无比艰难。

    几百万的汝窑白瓷,直接从陈九铮手里滑落,在地上爆开,星屑飞溅。

    “这、这怎么可能!”陈九铮一把抓起手机,吼道。

    太跳脱了!

    这个局面实在是太过跳脱!

    以为穆北辰会是第一,没想到他是第二。

    以为白小升出局,没想到白小升是第一。

    以为郑青鸿第三,拿不到任何职位,没想到,他得到的,却是本该第一才有的——省域产业负责人!

    以为穆北辰会拿到事务官,没想到他这个第二,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冷冰冰俩字——出局!

    陈九铮简直要暴走,要凌乱。

    为什么本该算计无疑的事情,他们什么都没有猜不中!

    “究竟生了什么事?!北辰,人呢!”陈九铮忍不住大叫。

    “差不多该回去了!我听说他受到了一些刺激,你……照顾好他,问个清楚!”陈九天狠声道,“而我,我去找找郑鸿鹄,从他那里弄点内幕出来!”

    “此番,我陈家算是输了!不过,我们还没有山穷水尽,他日未必不能再觅良机!而姓白的,得到事务官,我们也不是没办法对付!只要郑鸿鹄肯支持,一切好办!”陈九天狠声道。

    他这个年纪,经历过太多的风雨,看过太多起伏、涨落。

    所以对这件事,虽然无比失望,却没有到绝望的份上。

    “好好,我知道了!”

    陈九铮刚说完,就听见外面有仆人喊道,“穆北辰先生回来了!”

    “北辰回来了,我去看看他。哥,你也抓紧去联系郑鸿鹄,我们是不能太过失意!陈家家大业大,经得起!”陈九铮也被方才陈九天的话所感染,信心再度恢复。

    “嗯!”陈九天应了一声。

    电话挂断,陈九铮匆匆往外走。

    “北辰心性高傲,前几日还患得患失,没想到这次又遭受了如此的打击。得了个第二,却什么职位都没有得到……”陈九铮一路脚步匆匆,一边心念飞转,“我要好好劝劝他,成败不过是一时的,只要心不死,我们还能拿回一切!”

    陈九铮迎出了门外。

    片刻后,就传出一声怒吼,“北辰……这是怎么了!”

    陈九铮看到穆北辰,简直不敢相信是穆北辰!

    曾经那个心高气傲、志向高远、运筹帷幄、智计百出的人,眼下,是坐着轮椅里被推进来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死灰,那颓废之态,让人惊愕无语。

    他怎么成这样了!陈九铮惊到无语。

    一个几十岁成功人士,怎么可能一夕之间,被彻底摧垮!

    陈九铮尝试着劝慰,尝试着开解。

    穆北辰始终目光直直,呆愣,目光里都没有变化。

    废了!

    陈九铮既无奈,又心痛。

    终归是自家的兄弟,却不想落得如此下场。

    “白小升!是白小升对不对!”陈九铮牙咬得“咯吱吱”作响。

    听到这个名字,穆北辰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愤怒、不甘、惊慌、恐惧,让他把轮椅的扶手抓的作响。

    “我知道了,我会替你报仇的!”陈九铮不忍看了,招呼佣人,“把北辰抬下去,给我好好照顾,去请最好的心理医生!”

    安置完了穆北辰,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陈九铮给陈九天打去了电话。

    “九铮,有话快说,我一会儿跟郑鸿鹄见面,多亏这一次,我在临深,也多亏他没在事务部执勤。姓郑的这次似乎不太情愿,不想跟我见面。哼!这家伙得到了好处,就想撇清跟我们的关联,哪儿有那么容易!他跟河东省省域负责人的关系,我让人查了,他可是有把柄在我们手里……”

    “哥!”

    陈九铮悲愤的一声呼喊,打断了陈九天的话。

    “怎么了?!”陈九天敏锐感觉到不对劲!

    “北辰他,废了!”陈九铮满腔悲戚。

    陈家三雄,断其一。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12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