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张羽冬败走
    振北集团大中华区,大事务官!

    这个职务,其实最先震撼到的,永远是知情知底的自家人。

    东西一亮出来,尚文书、赵芊泽眼睛瞪得滚圆。

    惊呼之后,他们都难以置信看着白小升,看着那徽章,震撼无声。

    白小升,居然是大事务官!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按说,以尚文书省域产业负责人的身份,怎么着也不该不清楚,白小升这尊新任的大事务官!

    可事实上,尚文书就偏偏不知道!

    这里面的原因很多。

    集团内网,人事任免信息一般高悬版,长留七日。不假。

    可惜,常用内网的,永远是人坐在办公室里,眼放天下,心在千里之外的事务官们。

    省域产业负责人执掌一省大小企业,在地方,有着永远有处理不完的事务。

    许多人甚至都不会过于留意内网消息。

    反正有需要他们做的,自然有人通知。

    这部分人里,最蒙蔽双眼的,其实更多的是像尚文书这样的人。

    要背景没背景,全靠一时机运上位的人。

    永远是最辛苦最忙碌的。

    他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不敢有片刻的歇息。

    尤其是近半年,区域负责人们接受总部安排的一些列考察活动,有传闻,是要经历大的人事变更。

    而下一波整改,就会落到他们省域产业负责人头上!

    这些消息,如同热油煎熬人心。

    让尚文书在内的一些人,如同陀螺一般,一刻不停去工作,去拼命积攒业绩,积累安身立命的东西。

    哪儿还有心情关注别的。

    此外,最近一段时间,尚文书一门心思,光跟张家斗来斗去,奔波各地企业忙着灭火,整天脚不沾地,一天才睡四五个小时,你让他关注集团内部大新闻,大变动?

    没那精力!

    可即便如此,身为一位省域产业负责人,尚文书仍有许多机会知晓情况。

    难道就没人跟他提吗?

    那些身处集团内“大小圈子”的省域产业负责人,就算忙的脚丫子不着地,关键信息,还是会有人专门告知。

    这就是群体的好处。

    孤木不成林,职场上安身立命,讲的是群立。

    但是很可惜,尚文书迄今为止,还未加入任何圈子。

    一方面,尚文书并没有显露什么足够强的价值,让人迫切拉拢,哪怕他是现任省域产业负责人。

    一些大圈子,隐隐约约似有若无的试探过,便归于沉寂。

    一些小圈子,想拉拢他,尚文书却看不上人家。

    另一方面,尚文书见识过陈九天倒台,原本风光无两的那些人,下场凄惨。

    大圈子尚且如此,尚文书也不会轻易向某些小团体轻易靠拢。

    如此一来,自然没人“好心”告知。

    如此多的原因,堆积在尚文书跟张家争斗的特定时间段,让他成了“睁眼瞎”,也并不稀奇。

    至于赵芊泽,她被尚文书捆绑在了上云,外加上权限有限,登6内网次数屈指可数,又都是匆忙查询资料,也同样没有注意到关于大事务官变动信息。

    眼下,白小升当着他们的面,亮明身份。

    二人震怖。

    李诗月也实实在在的,被震撼到了。

    她依稀有所耳闻,知道大事务官与区域负责人同级,更制约区域负责人。

    眼看尚文书、赵芊泽脸上的表情,小姑娘一双大眼睛瞪得滚圆,心中的惊涛彻底变成骇浪。

    万没想到,那姓白的,居然是集团实实在在的高层。

    在大中华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比而言,确实与张家集团掌舵人同一层级!

    张羽冬在听到白小升的话后,眼眸亦是骤然一缩。

    如果连振北集团大事务官是何层级他都不知道,那才真是蠢。

    “他、他是大事务官,那岂不是够资格跟我谈,我没权拒绝吧。”

    一旁,刘北城慌慌张张压低声音,急促跟王映雪沟通。

    他们作为张羽冬秘书,不可能不知道大事务官,只不过了解程度,还是一般。

    王映雪咽了咽口水,费力回忆,艰难点头!

    曾经被他们轻慢的小子,是连他们家主都平等以待的人物。

    世间之事,有时候还真够刺激。

    “退下吧,你不够资格跟他对话。”张羽冬沉声道。

    刘北城诺诺应了一声,不敢多话,退到旁边,再看白小升,他都不敢对视。

    王映雪也一样。

    张羽冬微笑遥望白小升,“没想到白兄,现在竟是大事务官了!”

    便是张羽冬也心中震撼,不敢信。

    “也才上任,没有多久。”白小升淡淡一笑。

    张羽冬走过来,坐在白小升对面,腰身很直,凝神笑望,“白兄,我可否代表张家跟你谈谈。”

    这回,张羽冬不提什么退避三舍了。

    “可以。”白小升一笑,没有拒绝。

    商界就是这么奇妙。

    可以压榨对手时,谁都不会手软。

    一旦和谈更有利,大家也不介意笑着坐下聊。

    这变脸,简直比天上的云.雨更快。

    白小升这大事务官身份,足够资格让张羽冬郑重以对。不过,却也没有让张羽冬有多畏惧,毕竟大事务官强,也是在振北集团架构之内。

    “闲杂人等,都退下去吧,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儿了!”张羽冬微笑看着白小升,扬声道。

    他身后,王映雪、刘北城急忙将那些保镖随从,给清走。

    尚文书、林薇薇他们也有样学样,让无足轻重的人出去。

    张羽冬看了眼白小升身后,又扭头看看自己身后。

    王映雪、刘北城笑容以待。

    “走!”

    张羽冬就一个字,眼中有着冷淡嫌弃之色。

    王映雪、刘北城一愣。

    哦,“闲杂人等”……也包括自己……

    王映雪、刘北城灰溜溜离开。

    张羽冬对白小升做了个微笑示意。

    白小升一笑,也让林薇薇、尚文书等所有人都出去。

    整个内厅,就剩下他们俩人。

    这场对话,还真是显得私.密。

    “小升大事务官,你是专门来上云的吗?”张羽冬热情笑问。

    “套我的话没有意义。”白小升盯着张羽冬,淡淡一笑,“你不过探查出我们大中华区总部,是不是已经突破了某些人设下迷障,注意到这里了。”

    张羽冬神色不变,似乎根本不是这么想的。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没有!这件事,有人确实掩饰的很好!”白小升看着张羽冬双眼,笑道,“是不是暗暗松了口气?我看得出来,你心里有这样的想法!那我告诉你,你这口气松早了。我来了,你们在这儿的一切打算都别想了。”

    “哦?”张羽冬一脸礼貌微笑,“大事务官不是抓内务的吗,什么时候管到地方来了。”

    白小升平静一笑。

    “其实,你们了解的很清楚啊,那这个时间出招,是不是吃住区域负责人不在的期间,尚文书孤立无援?”

    “那你们有没有多了解一下,区域负责人不在的期间,谁临时管理地方事务。”

    “是事务部!”白小升随即给出答案,“而且我是事务部大事务官,你觉得我有权限吗?”

    “退一万步,我没有。但是我可以直接上报给夏侯启总裁,你觉得你们还有希望继续?”白小升笑道,“我跟你秘书说过,集团不可欺,他们肯定当我说了句中二话,但我说的是事实。”

    “若是夏老知道你们在这里搞事情,哪怕是老友张熙的家族企业,你猜,他老人家会怎么做?。”

    白小升眼神一冷,“不知道的话,就回去问问张熙老先生!”

    张羽冬笑容沉降,神色冷峻。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白小升微笑凑过头,跟张羽冬低声说了一句话。

    张羽冬脸色一变,警惕看着白小升。

    “绕这么大圈子,其实你们也不真敢做的太绝,这样夏老以后知道,你们也能搪塞。”

    “现在,我知道了,你们就别想了,收手吧。不然我肯定告密,你们等着夏老怒火吧。”白小升起身笑道,看一眼四周布局,惋惜道,“饭就别吃了,赶紧回去撤销布局,迟了,我的报告说不定都递到夏老的案头了。”

    白小升软硬兼施,不乏威胁。

    张羽冬眼神微变,看着白小升离开,他也匆忙起身,匆匆往外走。

    “白兄,慢走。长则一日,短则半日,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张羽冬,服软了。

    尚文书等人等在外面。

    不及二十分钟,他们便看到白小升跟张羽冬有说有笑走出来。

    那俩人亲密无间,哪有刚才剑拔弩张之感。

    众人一连串被震惊过头了,心里都很难惊起大的波澜。

    他们只好奇看着,白小升、张羽冬俩人热络道别。

    “时间紧,我这边就不留张兄吃饭了。”

    “改日我请白兄,告辞,告辞!”

    张羽冬说完,匆匆带人离去。

    张家不战而退,连饭都不吃了?

    尚文书、赵芊泽、李诗月,惊愕无语,却更多的是好奇。

    “小升……大事务官,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尚文书忍不住问。

    白小升感慨望向张羽冬等人离去的方向,悠悠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呗。”

    “就这样?”

    “外加,小小的威胁!”继承两万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317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