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神界红包群 > 第431章 打京都大学教授的脸
    校长办公室。

    一位留着山羊长须,满头华发的儒雅老者和一位穿着袈裟的老僧正与校长张一博含笑交谈着。

    美女班主任河雯则静静的站在山羊长须老者身边。

    “呵呵,河老师和释永义大师能赏脸来我江大做演讲,真是让鄙人倍感荣幸啊!”张一博笑着道。

    “阿弥陀佛,能与现在的年轻人交流古诗词,一起品诗,鉴词,实乃人生一大乐趣。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高僧释永义提议道。

    河子也点点头道:“嗯,大师说得对,我也想早些见识一下如今大学生的文学水平究竟处于何种程度。”

    三人起身而立,河雯却面色不自然的让自己爷爷和高僧先行一步,自己拉着校长到一边。

    “张校长,这次演讲交流其他班级都能去,我们班就别去了。”河雯面带哀求的说道。

    “为什么啊?”张一博惊愕道。

    河雯俏脸微红,将鹿一凡爷爷鹿尼玛是如何将自己输给鹿一凡的事情简短的向张一博解释了一遍。

    “要是让我爷爷看到鹿一凡,以他的脾气,非逼我嫁给鹿一凡不可!

    你想想,我堂堂一个班主任,被逼着嫁给自己的学生,这像话吗?

    所以啊,只要校长不带我爷爷去我们班,不让他和鹿一凡见面就行了。”河雯说道。

    “哈哈哈,原来还有这么奇葩的事情,河老爷子居然会在诗词上输给别人,还把自己孙女给输掉了!有趣有趣!

    河老师放心,我不会带二位去的。”张一博扶了扶眼镜,眼中抹过一丝狡黠。

    河雯拍着自己丰满的****松了口气道:“有校长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嗯,那我先走一步了。河老师,您该忙忙去吧。”

    说完,张一博出门带着河子和释永义朝着综合楼走去。

    “张校长,咱们先去哪个班级啊?”河子问道。

    “当然先去您亲孙女的班级了!您也好视察她在学校教课的水平不是吗?”张一博微微一笑,笑容中满含深意。

    鹿大师啊鹿大师,这次我可是帮你大忙了!

    能不能拿下河老师当小老婆,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三人来到计算机二班所在的教室,此时,正好鹿一凡站了起来,与潘建平理论。

    河子看到鹿一凡的面庞不禁一愣道:“这个孩子,怎么长的那么像鹿尼玛大师?”

    ……

    ……

    “你小小年纪就不尊师不重道,今天我便让你知道知道,为何我是京都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而你却只能是一个小小的学生!

    你!站到讲台上来!咱们今天就好好比一比!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天差地别!”潘建平冷冷道。

    无数目光聚集在鹿一凡身上!

    鹿一凡怒极反笑,还让我上讲台去?

    想打我脸?

    你特么真的是作死!

    李辉也是满腔怒火的对鹿一凡道:“凡哥,这孙子太特么黑了。因为嫉妒你和河老师关系好就这么当众想羞辱你,你可千万得忍住!”

    周龙也道:“是啊是啊,凡哥,小不忍则乱大谋。回头你把河雯老师泡到手,当着这孙子的面亲亲我我,打死这孙子的脸!”

    周围也有同学悄声建议道:“凡哥,你别上去。你别看潘建平年轻,他能当上京都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文学造诣非同凡响,绝不是咱们这些普通学生比的了的。”

    也有人为鹿一凡打抱不平道:“有本事跟咱们凡哥比打篮球,比散打,比lol啊!你丫一个汉语文学的博士生导师跟一个学生比才学,你好意思吗?啊?”

    下面乱哄哄一片。

    学生们声音纷杂,场面有些失控。

    但是鹿一凡却义无反顾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笑道:“区区京都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而已,我还没放在眼里!”

    说着,鹿一凡昂首挺胸,迈开步伐朝着讲台走去。

    “凡哥!”

    “一凡,你想清楚了!”

    “哎哟喂!我的亲哥哎!别上去啊!没看出来这孙子是诚心想让你丢脸吗?”

    鹿一凡没有理会,只是兀自背负双手,傲然走到了讲台之上,毫不畏惧的与潘建平对视着。

    潘建平乐了。

    明知道会出糗居然也敢上来!

    很好!

    鹿一凡却在心中兀自冷笑。

    比才学?

    华夏上下五千年的文华全在老子脑子里!

    老子、庄子、孙子各种子的文学精华都是老子的后盾!

    想倚老卖老,靠文学打压老子?

    那好啊!今天我就让你这孙子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大文豪!

    “如何比试?”鹿一凡淡定的问道。

    “你我各问四个问题,要用古语来回答,谁回答不上,或者回答的不好就算输!”潘建平道。

    “当然,你是学生,我可以先让你提问。”

    “不必了,你先问吧。”鹿一凡道。

    潘建平先是一愣,接着怒火中烧。

    这是红果果的看不起自己啊!

    居然敢让我先问?

    不怕你一道题都答不上来吗?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潘建吧来回踱步,过了三十秒后,抬头冷笑道:“我来问你,何为孝?”

    何为孝?

    这问题看似简单,可真要回答起来,却是非常困难。

    总不能简单的说,常回家看看,帮爸妈揉揉肩之类的答案吧?

    那样回答直接就算是认输了!

    河子、释永义和张一博三人偷偷站在窗外,看到这一幕,也暗暗期待这个狂妄的学生能回答出什么样的答案。

    却见鹿一凡双手背负,目光如炬,屹立在讲台上,环视一周后,傲然道:

    “何为孝?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为孝也!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是为孝也!”

    这个答案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很多学生都有点儿发愣,不太明白这么晦涩的语句。

    但是在窗外的河子、释永义和张一博三人却感觉自己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尤其是河子,几乎是激动的拍手叫好道:“妙!妙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何等精妙的回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0/1653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