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王妃神动天下 > 第36章 本王不想见血腥
    “啪。”茶壶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茶水洒了一地。

    伴随着的,还有蓝若水的一声闷哼。

    茶水不偏不倚,尽数泼到了她的前胸,手臂。

    显而易见的就是,双手很快的变得通红。

    而这一幕,几乎惊呆住了所有人。

    她们眼睁睁看着蓝若水不仅未躲,反而还朝着身形倾斜的宫女伸出了手,她……竟然是要扶住宫女?冒着被茶水烫伤的危险?

    这蓝若水,是傻子不成?

    而如今,茶水润湿了她的衣衫,让布料尽数贴在她的前胸。

    本就姣好的身材,如今更是显得突出不已。

    这副样子,实在无法不令人遐想。

    凉亭内,一双手狠狠握紧,眉头也紧紧蹙起。

    内心突如其来的一股波动,让左丘黎方才险些直接冲了过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身体里有个声音,在呼唤自己去保护她一样。

    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这到底怎么回事?

    而身边,一个人却迅速站起,没有丝毫犹豫。

    将手中披风一把披在蓝若水的身上,看着她通红的手背,眉间带着浓浓的担忧,左丘浚回头吩咐道:“将冰凝膏取来。”

    披风将自己尽数裹住,遮挡住人们的视线,蓝若水感激的抬头:“多谢太子殿下。”

    愣怔的宫女终于反应过来,直接腿一软跪倒在地,拼命磕着头:“小姐饶命,太子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看着这宫女就直接跪在碎片之上,蓝若水眉头一皱,揉了揉微疼的手道:“快起来,小心扎到。”

    周围,所有人神情各异。

    被一个宫女烫伤,这蓝若水却竟然不仅不惩罚,反倒回过来关心一个奴才的安危?

    匪夷所思,无法理解。

    “呵,苦肉计用的真好。”人群中,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传来。

    听起来像是独自低语,但事实上,这个声音又恰到好处的足以让大家都听到。

    很快,许多人震惊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的确,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解释了。

    这个蓝若水,果然不简单。

    短短几日,就与太子的关系突飞猛进。

    如今看来,太子妃或许真的非她莫属了。

    蓝若水冷冷一笑,然而,却并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打算。

    清者自清。

    和这些内心本就黑暗的人,没什么好辩护的,她们看到的,不过是她们希望看到的而已。

    而且,她本就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她。

    只不过视线却不由朝左丘浚看去。

    倒是不知道,这位太子会如何作想。

    左丘浚面色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

    只是在药拿来后,嘱咐蓝若水赶紧涂抹上,毕竟,他再怎样关心,也不可能亲自动手。

    蓝若水将药接过,快速将两只手涂抹了一下,只是对于手臂等其他地方,却是不肯再抹了。

    “多谢太子,还请太子容许我缺席茶话会,我需要先清理一下。”

    宫内有专门的梳洗房,以及一些备用的新衣衫,就是为防有外人不得不换洗时所做的准备。

    如此好的机会远离这些人,蓝若水自然不会错过。

    左丘浚点点头:“距离正式的午宴还有半个时辰,蓝姑娘别误了便好。”

    蓝若水弯腰行了个礼,转身由其他宫女引着离开。

    身后,茶话会还要继续进行,那个并未被追究的宫女,脸色惨白的躲到一旁,显然还是惊魂未定。

    而其他宫女们,已经开始继续之前未完的上茶事宜。

    却听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你们这些宫女,本王建议你们不要经过那张桌子,否则,若是被什么突然冒出的东西绊倒,会直接磕到那边桌角,本王可不想看到什么血腥的场面。”

    蓝若水脚步一顿,忍不住回头看去。

    凉亭内,左丘黎并未看她,说出来的话也像是漫不经心。

    然而,她却知道,这个男人分明是在帮自己伸冤!

    如今,在场所有人都在这句话后,仔细的看向那边。

    被左丘黎建议不许经过的桌子旁,坐着的正是那位质疑她“苦肉计”的女人,而此时,她正慌乱的将脚使劲往回缩。

    是谁将宫女绊倒,又是谁在引导舆论,再明显不过。

    而最主要的是,在场之人都不是傻子,之前未点出之时,或许未注意。

    但此时,却均清清楚楚的发现,左丘黎口中的不想见血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蓝若水,方才分明是宁愿被烫伤,也要救人,救的还是一个什么地位都没有的宫女。

    小宫女终于反应过来,忽然对着蓝若水的方向磕头大声喊:“多谢蓝姑娘救命之恩!多谢救命之恩,多谢……”

    一声声呼喊,仿佛一声声响亮的巴掌一样,打在每个方才存着黑暗想法的人们脸上。

    带着复杂的情绪,看向依然低头饮茶,仿若什么都没发生的左丘黎一眼,蓝若水摇摇头,转身离开。

    这个男人……哎,她实在是搞不懂。

    凉亭内,左丘浚亦是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左丘黎,终究什么都没说。

    而一旁,一个目光在左丘浚和左丘黎之间游离,半晌,露出一个莫测的笑。

    梳妆房。

    蓝若水将披风解下,回头对着小宫女道:“我自己挑选便好,你先回去吧。”

    小宫女明显有些犹豫,不过想到方才太子对她的态度,还是不敢多说,听话的离开。

    关上门,确定无人,蓝若水才将袖子掀开。

    虽然可能并不会被人注意,但是,她也要小心的保护好手臂上的花纹。

    手臂有些微红,被烫的并不是很严重,蓝若水小心的拿着药膏涂抹。

    事实上,茶水并不算很热,达不到烫伤的级别,但是大抵是蓝若水五感过于敏锐,对于痛苦的感知,也同样超过其他人。

    所以,这一点点的伤,已经让她感觉到很不适。

    好在,玉凝膏虽不知什么制成,但效果很好,且抹上清凉无比,迅速消肿且缓解了疼痛。

    因此,即便知道并无大碍,蓝若水为了舒适一些,还是准备用药将胸口的灼热感也退下去一些。

    外衫本就很湿,蓝若水将其褪下,挂到一旁。

    之后,便伸手解开内衣衣襟,准备用药涂抹。

    然而,刚刚将胸口露出,蓝若水却忽然双眼一瞪,猛地将衣襟合拢,倏地扭头看向窗外:“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1/1653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