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王妃神动天下 > 第94章 酿酒要再等一年
    看到管事的样子,蓝若水顿时不解道:“你们难道把所有这种酒都送往皇宫吗?没有多余的吗?”

    按理来说,卖任何东西都应该生产很多才是,毕竟,这东西也是上品,皇宫贵族那么多,也应该不愁销量才对呀!

    “姑娘有所不知,这种酒的酿造方式十分独特,与我们酒坊大量酿造的酒不同。”管事闻言,率先解释道。

    蓝若水还是不懂:“哪里不同?”

    管事有些犹豫的看了凌千扬一眼,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

    凌千扬却是直接道:“此酒只有一人可以酿造,且数量有限。”

    蓝若水一愣,思索一瞬道:“我虽不知此人是谁,但既然此酒为他所酿造,我们不如去问问他,是否有解决办法吧!”

    “难。”管事摇摇头,既然主子没有隐瞒的意思,便也放心道,“那大娘很难说话,平时就冷冰冰的,不到交酒之时,根本不和我们接触,而且爱酒如命,现在我们毁了她的酒再找她,恐怕……”

    原来竟是位大娘么……

    蓝若水有些意外,一般来说,很少有女人热衷于酿酒的。

    想来,也是个性情中人。

    想到此,不由更加乐观了几分。

    “不试试怎么知道?她能供给你们酒,说明还是信任你们的。如果你们觉得和她谈不方便,我是女人,我可以试试。”蓝若水自告奋勇道。

    其实,自从上次尝了那养动物的怪老头一杯酒,她倒是对酒颇为留恋。

    若不是她会被酒麻痹五感,说不定要去和他买上几坛。

    如今,对这位大娘酿的酒也是颇为感兴趣。

    “你倒是很上心。”身旁,不等凌千扬开口,左丘黎却忽然出声,声音不咸不淡,倒是听不出什么情绪。

    蓝若水一愣,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我这不也是为了让太后喝到满意的酒嘛!”

    而且,公主虽然对为太后准备的寿礼很神秘,但也曾透露过一点,是关于太后所喜欢的酒。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但若是这酒因为品质问题,最终没有入宫,凌千扬会被降罪不说,公主的心意也白费了。

    她知道公主准备的有多辛苦,所以,即使无关凌千扬,她也一定要努力避免这件事的发生。

    只不过,这个理由倒是不方便对左丘黎讲罢了。

    左丘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凌某多谢蓝姑娘。”凌千扬忽然开口,表情难得的严肃认真,“大娘酿酒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我们这就过去吧。”

    距离太后寿宴仅仅只有几天的时间,的确是刻不容缓。

    所以,几人便也没有再耽搁,直接朝那边而去。

    当初便是因为这酒的原因,所以凌家特意在附近建了酒窖,如今走到大娘酿酒之处也不过片刻。

    阵阵的酒香传来,在这夜风的吹佛下,更是令人迷醉。

    毕竟是女人,又是半夜,未免不方便,蓝若水上前敲了门。

    “大娘,凌氏酒坊有急事,可否开下门?”

    “任何事天亮再说。”屋内,很快传来了动静。

    蓝若水不由一愣,这位大娘果然如他们所说般,颇有些冷。

    然而,却是眼珠一转道:“大娘,此事事关您酿的酒有些问题,不然也不会这会打扰了。”

    “吱呀。”门忽的从里面打开。

    蓝若水几乎吓了一跳,这都不来个高能预警啥的吗?

    直接这样,实在没有心理准备呀!

    “我的酒有什么问题?”大娘皱着眉询问,声音除了冰冷,还有一些急切,看起来的确是对酒很上心。

    蓝若水抬头望去,只见大娘穿戴整齐,虽然上了些年纪,但身型保持的很好,完全不失风韵。

    且那脸,虽然经过岁月的风霜,但是依然容颜不改,一看就知道,年轻时一定是个绝顶美人。

    倒是不知道,她发生过什么故事,让她一人独居至此,酿酒为生。

    不过,此时断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蓝若水赶紧拿出方才准备好的细口酒瓶,递上前道:“大娘,您饮一下便知。”

    大娘低头瞧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蓝若水的身后,冷声道:“进来吧。”

    蓝若水一喜,赶紧转过头对大家挤了挤眼,示意大家赶紧跟上。

    玲珑的面容配着活泼的动作,将这悲伤的一晚,仿佛填了几分明亮的色彩。

    凌千扬眼眸不由深了几许。

    屋内,堆放着诸多大大小小的酒坛。

    仿佛,这位大娘真的与酒为伴。

    取出一只碗,大娘将从蓝若水拿过来的酒倒入其中。

    蓝若水赶紧示意管事上前,将银针递过去。

    毕竟,虽然凌氏与她常年打交道,但自己对她来说是陌生之人。

    然而,大娘并没有接,只是将碗抬起到鼻前,伸出一只手在其上扇了扇。

    接着,面色一沉,便将碗重重放到桌上:“谁在我的酒里加了东西,这酒不能饮了。”

    众人皆是一怔。

    果然,行家就是行家,闻闻酒气便知道酒有了问题。

    蓝若水赶紧趁机说道:“没错,这是有人居心叵测搞了破坏,所以我们前来,就是想问问,大娘是否有多余的酒,或者这酒可以如何挽救?”

    “多余的酒从来都没有。至于挽救?”大娘眉头一挑,语气十分不善的质问,“你几时听到过醋可以变成酒的?”

    蓝若水心一沉:“那重新酿造呢?”

    她也知道酿酒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但还是忍不住询问。

    “那你们再等一年。”大娘毫不留情的回答。

    蓝若水不由彻底沉下心去:“真的没办法了吗?”

    话一出,大娘的神情却忽然一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较之方才的冷,似乎多了些难过。

    “没有了。你们走吧。”大娘转过身,很明显不想多谈。

    蓝若水还想说什么,却听那边,凌千扬忽然道:“那我们告辞了,多有打扰,抱歉。”

    纵然不想让哥哥枉死,但做生意这么多年,他早已懂得凡事不强求。

    若是他该经历的劫,也无妨。

    好歹,没有送入皇宫,他这条命是保住了。

    只要他活着,那些杀害哥哥的人,就一个也不会放过!

    蓝若水只好闭上嘴,不情不愿的跟着大家朝外走去。

    难道公主,真的心血都白费了吗?

    夜风吹来,却吹不散愁绪。

    然而,方走到门口的蓝若水却是忽然停下脚步。

    等等,这个味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1/1653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