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王妃神动天下 > 第121章 做戏就要做全套
    “几位客人先坐着,我去收拾出几间房。”大娘将几个人引入房中,找来小板凳给大家坐下,自己便转身又顶着雨去了院中。

    “幸亏咱们遇到了好人。”左丘茗一边捋着滴水的头发一边望着院中那几间厢房道,“没想到这里就两个人居住,倒是建了不少屋子。”

    老头正提着装有热水的木桶进来,闻言笑道:“不瞒大家说,一开始建那么多本想养些牲畜的,后来还没建成,便屡屡有过路人来借宿,我们就干脆改为房间了,也为过路人行个方便。”

    “原来是这样。”左丘茗闻言一愣,“大叔大娘可真是好人。”

    “嘿嘿。谁出门都难免遇到个不便。”大叔憨厚的笑着给众人朝碗里倒水,“大家喝点热水,柴房还在烧,等会就给客人们沐浴。”

    说着,又转身回到了柴房。

    蓝若水捧着那热腾腾的碗,掌心传来温热的温度,终于暖和了许多。

    转头看着四周,虽然房屋简陋,用具也颇为简单,但倒是十分干净,想来,这大娘也是个勤劳之人。

    “好了,各位客人随我来吧,我收拾好了三间厢房出来。老头子的水也烧好了,大家赶紧过来沐浴,换身干净衣裳。想必大家还未用晚餐吧?那等会出来正好尝尝我老婆子的厨艺。”

    片刻后,大娘过来张罗道。

    除了师傅师娘之外的四个人:……

    三、间、房。

    也就是说,他们今晚要以夫妻的身份,单独住在一间房了?

    之前几天,虽说也是伪装了夫妻身份,但因为有左丘黎的人接应,所以自然是到了据点,该干嘛干嘛。

    现在……

    四个人同时看向最先提出这个提议的罪魁祸首,眼神中充满了怨恨。

    师傅眼观鼻鼻观天,假装看不见。

    甚至拉起师娘的手,堂而皇之的从几人身边走过:“来,娘子,我们去沐浴。”

    四个人脸色诡异,但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满。

    所以,尽管再不愿,也随着大娘分别进入各自的房间。

    每个房间都已放入了热气腾腾的大木桶,然而,不多不少,就一桶。

    蓝若水嘴角微抽,这古代人也流行个鸳鸯浴啥的?

    还挺奔放的嘛!

    但是,眼下这情景要怎么办?

    活脱脱的外面下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

    又不能让左丘黎出去,否则肯定会暴露无疑。

    但是她现在浑身湿透,的确需要洗这个澡啊!

    可是这个屋子,连个屏风都没有。

    而且还那么小,不管左丘黎站在哪里,都离自己不会超过一米的距离。

    这可真是……

    “怎么?喜欢看别人沐浴的人,害怕被人看自己沐浴了?”

    忽然,身边左丘黎带着几分笑意的揶揄声响起。

    蓝若水迅速用食指放于嘴前:“嘘!”

    那样子,简直像机警的猎犬。

    左丘黎却无所谓道:“无妨,这二人都不会武功,外面雨声这么大,听不见。”

    “我也没有武功,我还不是什么都能听见?”蓝若水轻声回道。

    左丘黎一噎,还真的一时无法反驳。

    “而且防人之心不可无。”蓝若水开启谆谆教导模式。

    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左丘黎这种连正常人都不随便相信的人,恐怕也从来不会掉以轻心。

    外面的雨声噼里啪啦,蓝若水眼珠一转:“要不然你先洗?反正总督大人也习惯被人看了。”

    哼,就你会揶揄人吗?

    左丘黎闻言一言不发,只是双眼微眯,慢慢凑近蓝若水,一瞬间危险至极。

    蓝若水心“咚”的一跳,然而还是强迫自己挺胸抬头回望过去!

    就许你放火不许我点灯?

    给我逼急了,我,我……

    “水快凉了,还不快洗。”忽然,左丘黎说完这一句,便转头离开,拿起桌上那把油纸伞直接推门而出。

    蓝若水根本来不及叫住,顿时有点傻眼。

    不过,这左丘黎也是聪明的很,想来肯定有应对之策吧?

    这么一想,瞬间觉得安心很多,麻溜的扒光自己跳入水中。

    恩……好舒服,也不知道公主那边情况如何了,不过,想来路十比左丘黎要老实多了,应该好应付……

    “阿嚏!”另一间屋,左丘茗忽然打了个喷嚏。

    路十见状,赶紧道:“你……你赶紧洗个热水澡吧,别生病了。我……我……”

    一边说着,一边四处张望,想看看哪里可以把自己藏起来。

    左丘茗却是噗嗤一笑,竟是忽然大声道:“好啊,相公,来一起沐浴吧!”

    若水告诉过她,做戏就要做全套。

    当初在寿宴对付大公主时,过足戏瘾的她如今深深爱上了演戏,如今简直就是个戏精。

    正在手足无措的路十,手和足同时一抖,险些站不稳。

    却见左丘茗对他挤了挤眼,又指了指墙,示意他小心隔墙有耳,这才勉强又站直。

    “好,娘……娘子先洗。”路十磕磕绊绊的回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喊娘。

    看着路十通红的脸,左丘茗使劲憋笑,没想到那么高冷的大皇兄,还有个这么害羞的侍卫。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饶过他。

    想着,从袖口中摸出一个绣帕,不过却是皱了皱眉:“啊!有点湿了。”

    路十:

    在脸红成猴屁股之前,接过绣帕死死捆住眼,顺带连耳朵一起绑了起来。

    非礼勿视,非言勿听!

    正从窗外路过的左丘黎脚步一停,接着,却是幸灾乐祸一笑,继续大步走开。

    知路十莫过他,这小子嘴里说的比谁都情圣,然而实际比谁都怂。

    他那些理论,都是从街上话本看来的,没一点实践经验。

    所以,让他俩同居,比自己和蓝若水同居还要安全。

    等等,他在想什么?

    脸色瞬间严肃起来,大步走开,并且在路过师傅师娘窗外时,脚下步伐特意加快,以免又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门“吱呀”一声被他推开,左丘黎朝里走去。

    混杂着潮湿腐朽气味的柴房,令他眉头紧紧一蹙。

    身后,却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转过头,只见大娘的身影出现在柴房门前,见到他时顿时怔住。

    有些怀疑的看向他道:“这位公子,你……怎么在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1/1653363.html